点名豆瓣 他们到底错在了哪儿?
2016-12-29 15:45:07 来源:虎嗅网 评论:

我很久不登豆瓣了,直到昨天关于“豆瓣电影”掀起了一波“骂战”后,我才重新关注到这个2012年用户就破亿的兴趣社区型产品。

反对豆瓣电影的的观点很明确,即:国产电影(尤其是某城、某渡人)票房不利,口碑不好的原因有两个:

一是这个叫“豆瓣”的社区养了一批“为了黑而黑”的“黑心用户”;

二是这些“黑心用户”崇洋媚外,看不得国产电影好,非要把某城、某渡人等“优秀”国产电影扼杀在摇篮里。

总之,从根上说,中国的电影产业就是被你们这些“黑心用户”崇洋媚外的评论给搞坏的。至于电影本身,这是电影人的事,你们这些“外行人”懂什么?

当然,除了点名豆瓣,猫眼也遭了殃。作为“外行人”,虽然我不清楚这其中有些什么利益裹挟,也不懂从专业上分析豆瓣打分体系的好恶。但今天,作为一个有基本审美品位的电影爱好者,我们都必须客串一把“豆友”,不然“10分”的“好电影”会太多了,而我们总归会管不住自己的“口袋”。

从心理学上看,我们在利用脑海中的知识(大部分是模糊的认知)去评判外部世界(客观且精确的知识)时,经常会由于短时记忆过载导致差错的产生。而差错,又分为失误和错误两类,本质上,反对声音的社评应该归结为“错误”,即:根本不了解豆瓣电影社区的氛围和环境,而去对客观存在的社区文化进行有差异的理解和评价。

媒体人“雪盲”在豆瓣的恶搞,被用作案例就是一个比较好的例证。按照他们的这个逻辑,”HolyShit”在电玩圈岂不要翻译为“神圣的狗屎”?

错误的成因

回归到我们这些“黑心用户”本身,豆瓣电影社区之所以经久不衰,除了产品层面豆瓣有较好的社区运营机制外,这个社区也满足了我们这些“黑心用户”的两个心理需求:窥视和寻求认同。

我们从互联网产品上寻求快感,很大程度上是被“窥视”所驱使。微信朋友圈月活上亿,我们通过朋友圈“窥视”他人的生活、信息和他人对自己的看法,以完成对完美的镜中我的构建。而直播更是把这一心理需求放大,我们看别人吃饭、睡觉、玩游戏,设想自己也经历过类似的生活。

相比而言,豆瓣的层级较社交产品和直播更浅,但也直指了我们对热门电影的好奇和窥视。虽然,大部分人很少去直接评价一部电影,但高的评分,让我们对这部电影满心期待,低的评分,让我们享受了吐槽的乐趣(尤其是权威被颠覆,经典被解构)。

这就形成了豆瓣电影社区独有的文化本身,如同我们在电竞里杀死第一个单位,电竞圈称之为“一血”,电影社区也有很多独门暗语,比如对虚构电影的自嘲,以及对豆瓣电影1星电影的恶搞排名。

另外,我们也在社区型的产品中不断地寻求认同。在某乎,这被细分为每一个UGC的兴趣词条,在微博这反映为我们关注的大号的价值取向,而在豆瓣的电影社区里这归总到大家对美的赞赏和对丑的吐槽。较之共同赞美某一个事物,共同对某一个事物进行吐槽更容易拉近社区成员之间的距离,也容易形成群体认同感。

因此,在对这种电影社区为用户所带来的心理需求完全不清楚的情况下,对电影评论文化的否定和把电影产业的不举,归因到我们这些“刁民”的身上,就是一个极大的错误。

这个错误的成因也极大程度上是由体制的内外脱节导致:不理解规则(对亚文化规则的不理解)、知识匮乏(对电影社区成因知识的匮乏)以及记忆失效(对电影产业到底为什么发展不好的记忆失效)。这三要素构成了这次对豆瓣电影评论文化错误批判的主要原因。

丹麦工程师延斯·拉斯姆森将人的行为模式分为三类,其中,基于规则的模式被称之为“如果….那么…”模式,但经常被人们误认为是简单的叠加,而导致行为差错。类比到此次风波的社评——如果你们去给国产电影差评,那么电影产业就发展的不好。显然也犯了这个错误。

*除《中国经营报》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