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直播遭严管波及斗鱼、花椒等多家知名平台
2016-09-17 13:50:13作者:李立 来源:中国经营网 评论:

直播平台的真正困扰还来自于高成本的带宽,以及短期内难以看到盈利希望。一旦直播从内容到形式再遭遇严管,竞争会变得更加激烈。

在易观国际高级分析师薛勇峰看来,斗鱼更像一家资本驱动的公司,模式相对单一,缺少差异化的竞争力。因此在完成了C轮融资之后,斗鱼更对外强调转型,从游戏直播为主转向多元化综合直播平台。

带宽成本居高不下是导致直播平台无法盈利的重要原因。虽然斗鱼、熊猫TV等直播平台一直没有透露过带宽成本的具体数字,可以参考的是欢聚时代的相关数据。据欢聚时代2015Q4的财报显示,其带宽成本为1.611亿元人民币,折合每月超5000万元。照这个速度,斗鱼、熊猫融资再快仍然拼不过烧钱的速度。

这很像是当年视频网站在过度拼抢版权后,大力投入内容自制时期遭遇的政策监管。王传珍认为,一些大型直播平台有可能解决视听证问题,也有可能通过合作曲线救国。但至少从目前的情况看,申领视听许可证并不容易,新申请单位现要求为国有独资或国有控股单位,并且注册资本应在1000万元以上。政策监管收紧,让本来盈利遥遥无期的直播平台再度蒙上阴影。

行业洗牌中小团队生死难料

真正面临生死存亡的将是中小团队,寄生直播平台赚钱的网红经纪公司也已经开始转变风向,规避政策风险。

据一家专门孵化网红的经纪公司合伙人张宁(化名)透露,公司处于初创期,目前正式签约网红只有20多人。最初,这些网红采取广撒网的工作方式,在各个直播平台上做主播。很多小的直播平台为吸引网红入驻会给予奖励,比如在承诺至少每个月播20天、每天两小时的前提下,平台给每个主播每天奖励100元。张宁管理的这20多个网红此前更多的是在这些小平台上直播,奖励是很重要的一个因素。

预计到今年年底之前,监管机构肯定要把直播管起来,我们现在也在逐渐转型,规避风险。据张宁透露,从上个月起,他已经逐渐将旗下主播转到奇秀(爱奇艺)、新浪直播等大平台上,由于背靠爱奇艺、新浪等本身就有相关许可证的大公司,广电总局要求的网络视听许可证在它们这里并不会构成难以突破的门槛。

在直播行业内,部分创业者在做商业计划书时,会专门辟出一章详细提及未来政策风险的内容。投资人在接触这些项目时,通常也早已将政策风险、证照齐全等非业务因素考虑进去。不排除投资人用自己的人脉资源去帮直播公司跑证

另一方面,小平台的烧钱补贴行为没有持续性,投资人的钱吃紧了,奖励自然会被迫取消。雪上加霜的是,由于资质等原因,小平台跑证的难度通常会更大。在成本压力与政策不确定性的双重夹击下,直播平台预计很快将迎来一轮行业洗牌,小平台被过滤掉的可能性较大。目前,无论大小,直播平台比较成熟的盈利模式无非是靠打赏分成或广告,模式比较单一,且依赖性强,内容收费遥不可及。

当然,政策的落地效果与实施推进的程度也是一个未知数,平台与监管层之间也将进行一场博弈。广电总局监管的力度将直接决定中小直播平台未来的命运,一些平台目前还抱着侥幸心理进行观望。亦有业内人士认为,对于直播这类新兴视听模式,一直是监管滞后,广电总局也在考虑避免一管就死、一放就乱的局面。

随着监管趋严,北京市互联网信息办公室相关负责人表示,在近期管理中发现,映客、花椒、一直播、小米直播、六间房、快手、在直播等直播平台存在用户账号昵称、头像、签名等信息不规范,直播内容包含色情低俗、扰乱社会秩序、破坏社会稳定等违法违规内容。

*除《中国经营报》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