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首页>王亚煌
不平衡发展何以成为主要矛盾
2017-10-19 14:49:29 来源:中国经营网

习近平总书记在十九大报告中指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新时代,我国社会主要矛盾已经转化为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和不平衡不充分的发展之间的矛盾。我国社会生产力水平总体上显著提高,社会生产能力在很多方面进入世界前列,更加突出的问题是发展不平衡不充分,这已经成为满足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的主要制约因素。

笔者认为要准确理解这一讲话,应当首先正确看待我国目前的不平衡发展现状。而我国目前有四个突出的发展不平衡:东西部之间发展不平衡、城乡之间发展不平衡、大城市和中小城市之间发展不平衡、体制内外发展不平衡。这四个不平衡之间的差距有多大,看人口流动就知道。由于发展不平衡带来经济差距不断拉大,在就业岗位数量与层次,以及公共服务供应上也都形成了巨大差距,东部、大城市、城市、体制内的全方位优势越来越强,这就导致了人口的自然趋利性流动,给城市带来严重城市病的同时,也产生了人口的大规模流动问题。

更为重要的是,这种不平衡发展严重制约着我国跨越中等收入陷阱。一方面是经济问题,因为贫富差距直接作用于经济,对经济发展产生不良影响。当初亚洲四小虎之所以陷入没落正是因为其城乡之间发展太不均衡,城乡和居民的贫富差距日益扩大。当经济发展到一定阶段,需要内需来支撑国民经济发展时才发现农村过于贫穷,居民消费不足,内需不振,对经济发展造成致命影响。我们当前也是如此,一线品牌和国内质量较不错二线产品,根本没办法卖给4亿穷人,占据农村市场的仍然是山寨、仿制和伪劣产品。城市房地产旺盛的销售业绩掩盖住了中国仍然还有很多人人均生活成本在2美元以下的现实。

同时,地区之间和体制内外的巨大鸿沟,已经形成了贫富差距在代际之间的固化,这一问题使得劳动者,特别是低收入劳动者的劳动积极性严重不足。当贫富差距变得无法逾越,制度原因又让不论再怎样也无法跨越阶层时,会让低收入群体失去跟随国家与社会一起创造财富的动力。这种消极的工作情绪在社交网络背景下很容易被无限放大,直接影响整个社会的工作情绪。

另一方面则是政治问题,中国的东西部之间、城市与农村之间、大城市和中小城市之间的差距越来越大,利益独享和先上车心态的氛围都直接使得区域矛盾加剧,具体体现出来就是地域攻击行为的频繁。而在2亿人口处于流动状态的背景下,低收入外来者和当地群众的矛盾随之被激化,并在将来可能成为群体性事件的主要类别。

而在中国快速发展,财政大幅度增长的同时,虽然政府在社会福利上投入的钱增加了,但并没有实现平均分配,甚至没有优先照顾落后地区,更多的资金被用在了富裕地区和城市里。东西部地区、城乡之间在教育、医疗上的投入差距不断拉大,这既带来人口流动问题,也带来了分配不均的矛盾,如若不能同步解决发展不平衡的问题,随着经济的进一步发展,被积聚的社会矛盾会越来越大。届时将不仅是无法进入高收入国家的问题,连保持经济增长的稳定环境都将受到严重威胁。

因此,准确认识中国目前社会主要矛盾,并进行适应性调整工作重心,是十九大后各级政府乃至全社会的重要工作内容之一。发展不均衡,从一定层面上讲并不是一个单纯的经济问题,而是社会问题。要有效缓解发展不均衡现象,我们不仅要继续发展经济,还可以从体制与制度层面上解决教育不公平、人口流动不公平等问题。打破各种限制,加强阶层流动,无差别化的提供公共服务。相信通过十九大的调整,通过众志成城的努力,不平衡、不充分的发展最终会得以解决,而中国也可以跨越中等收入陷阱,迈向发达国家行列。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王亚煌

毕业于中共中央党校政治系,专栏评论员。供职于政策研究室,常年从事公共政策研究、海外政策环境评估、医疗与互联网行业政策分析工作,并为企业投资提供政策风险评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