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首页>王亚煌
海外投资的政策风险越来越大
2017-08-31 16:24:52 来源:中国经营网

据媒体报道,委内瑞拉作为中国在拉美的第一大投资目的地,在经历多年政治动乱和经济衰退后,中国企业损失惨重,列入双边合作协议中的项目在两国关系的压力下,有些还在勉强维持;未被列入的,血本无归是大概率事件。粗略统计中资民企的损失已达30亿-50亿美元。

数据显示,2016年我国境内投资者对全球164个国家和地区进行了非金融类直接投资,累计实现投资11299.2亿人民币元,居世界第二位。在中国市场出现饱和,劳动力成本又不断攀升,中国企业也越来越多的选择海外投资的背景下,委内瑞拉的亏损无疑给正在大踏步走出国门的中国企业敲响了警钟。

事实上,委内瑞拉并不是个案,中国企业在海外投资从来没有过一帆风顺。有的是陷入了动乱的泥潭,有的则遇上了政府的反复无常。有些中企倒是勉强把工厂建起来了,但是运营的时候才发现,国外的政策环境与国内完全不同,管理理念也不一样,经营才是麻烦真正的开始。

所以笔者认为中国企业在海外投资缺乏足够的政策风险预估和规避。而随着时局的变化,近些年海外投资的风险实际上也越来越大:中东地区动乱不断,东北亚存在战争阴影,北美在特朗普上台后种族主义抬头,欧洲有泛伊斯兰化的趋势,东南亚和南美则在民粹主义的笼罩下陷入了政府的频繁更迭之中。可以说,目前海外各家有各家的烦恼,投资没有稳赚不赔的地区。

特别是发展中国家,中国企业海外投资的重心就是去欠发达地区和发展中国家。原因一是这些国家未来有大量的基建工作可以去做,而这正是中国企业的强项。二是发展中国家的劳动力价格较低,正好可以对接中国输出的劳动密集型企业。三是发展中国家相关政策还不完善,政府权力较大,只要搞定政府或是搞定领导人,各方面就会大开绿灯。

但是这样的如意算盘却在现实中一次次被打乱。目前大部分发展中国家虽然经济落后,政府权力也比较大,但毕竟是民选政府。在外来经济普遍被妖魔化和保护本土经济思潮大规模抬头的背景下,不仅政府对外资企业的支持很有可能因为民众的反对而无法兑现,中企的海外投资更有可能在政府的更迭过程中,因为环境的突然变化而打水漂。

此外,大部分发展中国家虽然名义上是市场经济,市场是靠经济规律在办事,但是这个市场经济的内涵却与发达国家截然不同。这不仅是因为政府对经济的管理依然强大,更为重要的是政府的财政状况、支柱产业的收入情况对国家经济的影响非常大。委内瑞拉经济的崩盘正是因为石油价格下跌导致的。发展中国家的市场大多是投资驱动型,整个驱动市场的投资根源在政府手里。所以当政府的花钱方式改变,投资倾向改变的时候,整个市场就会出现较大的政策风险。

但是评价海外的政策风险并不容易。政策风险分析的工作量并不亚于经济分析,经济分析是基于已知量,利用公式来计算一条平滑曲线的过程;政策分析则是基于已知量,制造公式来计算不规则突变量的过程。在国外,这种变量因为民粹主义的抬头和民选政府的存在更为复杂。不过可以肯定的是,中国企业惯常喜欢在海外投资时选择与当地某个领导人、某个党派、某套政府班子绑定在一起,而将自己的利益与当地利益捆绑在一起的做法,其承受的政策风险只会越来越大。甚至在很多国家的政治环境不稳定,政府一直换来换去的背景下,一旦发生动乱,其工厂、商店还会成为民众冲击的目标。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王亚煌

毕业于中共中央党校政治系,专栏评论员。供职于政策研究室,常年从事公共政策研究、海外政策环境评估、医疗与互联网行业政策分析工作,并为企业投资提供政策风险评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