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首页>王亚煌
联通混改的示范意义并不大
2017-08-22 15:30:43 来源:中国经营网

随着证监会终于在昨天深夜发布了对联通混改“特事特办”的公告,联通价值780亿的混改方案终于出炉了。证监会公告称“深刻认识和理解中国联通混改对于深化国企改革具有先行先试的重大意义”。确实,联通混改创下了很多新纪录,不仅体量巨大,混改还创新性地使用了“三三制”的募资结构,联通保留36.67%还是央企混改史上原大股东保留股权比例最少的。

虽然看似很激进,但是联通的混改所谓的示范意义却让很多人质疑。最主要的一点是,联通的改革并不是主动改革,不是经营良好情况下为了改善结构和提高效率的改革。联通这次改革背景完全是联通经营不善快扛不下去了。以前每次联通扛不住的时候,国家总会帮联通一把,要么把北电信划给联通,要么在3G上坑移动,到了这一次,实在没有招了,只好混改把联通推向社会。这也使得联通的混改很难被复制到其他领域。因为联通的混改意味着只有效益不好的国企才可能被拿出来混改,那些效益好赚钱多的垄断国企压根不可能被列入混改名单。

同时,联通混改后的公有制资本确实相对偏多,中国人寿的10.22%,加上联通的36.7%,其比例已接近47%,把员工持股算上,国资依然占据绝对话语权。引入民营资本的目的在于通过民营资本改善国企僵化的管理模式,使得其更加灵活,促进盈利。但是如果国资依然占据主要比例,并且管理层仍然是国企模式下的官僚结构时,这种民营资本的进入很容易变成入坑。

其实,国企亏损并不是个新鲜话题,很多国企都处在长期的亏损当中,只不过联通的危机比较明显。官方解释国企亏损原因的说法,一是有些明知利润低却不得不为的,例如涉及民生国家指令必须进行经营的。二是为完成政府各种指标而造成亏损的。三是是受经济结构调整的影响的。四是在传统的“企业办社会”惯性下,国企还承担了部分社会职能造成。这些情况造成的亏损,政府通常都会为其兜底。

而联通显然不属于以上任何一种,其完全属于在竞争中失利。目前通讯领域的竞争空前激烈,已经事实上说明了该行业的产能过剩。这种过剩与对移动、联通等国企的保护,和通讯市场不完全开放有很大关系。而造成通讯市场产能过剩的根本原因是价格扭曲,移动通讯过去是香饽饽行业,由国企来垄断着。但是时至今日,市场发生了很大的改变,一方面是供需关系发生了变化,移动通讯渐渐变成了买方市场;另一方面是产业不断升级,从2G快速进入到4G,甚至马上还要进入到5G。

在这个改变的过程中各家通讯大佬却并没有同步的减产和退出,而是继续疯狂投资,结果必然导致优胜劣汰的集中效应,也就是联通的盈利下滑。而导致这一原因很大程度上是政府对国企垄断领域的市场保护在作怪。为了保护国企既得利益,我们在很多行业上既把上游原材料价格压得很低(包括国家铁塔公司的成立),又把下游产品价格提的很高,话费和流量费用一直维持在国际较高水平。所以虽然产能已经过剩了,但是在利益面前依然会有大量的投资进来,联通现实困境也由此而来。

因此,要解决联通们的困境,当务之急不是混改,而是要彻底放开市场,特别是放开价格。如茅于轼所说,“价格一定要由市场来决定,供过于求、产能过剩,价格得下来,价格下来企业就退出了,所以一定要按照市场来决定价格,有这个价格就决定了我们的经济结构”。而民营资本的进入,相对于混改进入国企来说,直接开放投资环境无疑更进一步,让民营企业也进入到国企的强势领域中来,加强竞争,加速亏损国企的淘汰,也就用不着无止境的输血和复杂的混改了。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王亚煌

毕业于中共中央党校政治系,专栏评论员。供职于政策研究室,常年从事公共政策研究、海外政策环境评估、医疗与互联网行业政策分析工作,并为企业投资提供政策风险评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