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首页>王亚煌
谁吃了老教授的工资条
2017-05-25 15:20:14作者:王亚煌 来源:中国经营网

这两天,一张复旦大学某教授的工资条刷爆了朋友圈。这位老教授的月工资应发15335元,但实际到手只有8272元,而且是薪酬总数。这份工资单随即引起了网友的热议,有媒体数据分析月薪1万,你只能拿到7454.30元,而你老板要付出的是14410元。

那么教授和媒体算出来的差额去哪里了呢?自然是在五险一金等项目中扣了。而对应这条新闻的则是中国社保缴费费率全球第一的说法。中国社保缴费费率达到了40%,甚至已经超越了高福利国家。就连官方媒体也曾经站出来抨击社保缴费率高居不下和逐年增长的现象,认为过高的社保缴费率不仅加重了劳动者的负担,还增加了企业的用人成本,同时对拉动内需促进消费也不利,对于经济增长有巨大的负面影响。

如此说来,表面上看,吃了老教授工资条的应当是过高的社保缴费率。那么社保缴费率是否可以调整降低一些呢?很多人,特别是企业主都有类似的富裕,他们认为将社保缴费率过高的问题政府懒政和不注重民生支出所造成的。只要舆论压力够大,政府就将被迫进行调整,降低社保缴费率。

但是事实却并非如此,社保缴费率过高实际上与我们的历史欠账有很大关系。很多人都是刚参保就退休,更别说实行社保还不到一代人的时间了。而且当前政府要进行事业单位、政府机关的社保并轨工作,如此大量的人员即将要进入到池子来分蛋糕,不保持较高的社保缴费率是难以维持其收支平衡的。很多地区都已经亮起了养老金红灯,如果再降低缴费率,那么怕是社保系统都要维持不下去了。

所以,实际上吃掉老教授工资条的其实是历史欠账和社保支付压力过大的问题。而要有效解决这一问题,最好的办法莫过于提高社保覆盖率。据人社部的数据,弃保人群的比例几乎占到了参保人数的一成。所以提高人们的参保意愿,增加人数来分摊平均压力才是有效降低社保缴费率的关键。

而纵观中国的社保制度,最大的缺失一是透明度,二是激励度。因此一是要增强社保制度的透明度,清晰化利益计算方式。当前社保制度的最大问题,就是缴费者根本不知道自己今天缴费能得到多少收益。在西方国家,这个收益值是直接能看到的,而我们的算法每年都在变,不断在调整,没有人能说得出自己退休时能拿到手多少钱。这就使得群众参保意愿很低,人为地拉低了参保覆盖率,逼迫参保群体不得不提高缴费费率。二是要建立良好的激励制度。当前中国虽然社保缴费公开的费率很高,但是我们要知道这一费率并不真实。很多企业在为新增员工缴纳社保时选择了最低缴费基数,并没有按照员工的实际工资进行缴纳。对于企业来说这能省去很多的人力成本,对于员工来说,也没有感觉到降低缴纳额度对其会有很大的经济损失。官方并没有公开最低缴费基数的比例,从平常了解到的情况来看,这一数字并不会低。而这部分群体的大量存在,使得人均社保缴费远远低于社会同期工资水平,给社保支付增加了很大的压力。

当然,通过法律保障方式提高缴费的覆盖率,将大量的农民工、个体户、待业群体也吸引进入社保里来也很重要。而这些都是让老教授的工资条重新充实起来的办法。说到底,社保需要改革的内容很多,将缴费水平绑定在存在很大水分的社会平均工资上也是一项重要的问题。在中国的平均工资增长速度很快的背景下,权衡失业率、最低工资标准和企业负担能力,综合科学地制定社保缴费基数就显得很有必要。而也只有克服了费基不实、覆盖率低、透明化等制度问题,我们才能让老教授们的工资条不那么难看,到手的工资更多。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王亚煌

毕业于中共中央党校政治系,专栏评论员。供职于政策研究室,常年从事公共政策研究、海外政策环境评估、医疗与互联网行业政策分析工作,并为企业投资提供政策风险评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