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首页>王亚煌
颤抖的是炒房者还是购房者?
2017-05-04 15:12:18作者:王亚煌 来源:中国经营网

看到一篇标题为《颤抖吧炒房者!》的文章,表示北京市的8家银行5月1日后网签业务,首套房利率最低执行基准利率,二套房执行基准利率上浮20%。而粗略算来,这一政策将直接导致购房者利息支出大幅增加,300万的房贷还款差距可达近70万元。

对于政府打击投机炒房者的新一轮限购政策和差别贷款政策,我们是持欢迎态度的,但是这一轮楼市调控政策却与上一轮有着明显的不同。上一轮的楼市调控政策相对来说更为宽松,几乎最大限度的避免了对于刚需群体的伤害。当然其后遗症就是对于限购有了各种漏洞可以钻,假离婚就是因此政策导致的一种社会现象。新一轮的楼市调控则明显紧了很多,却又紧了过头,已经不考虑刚需群体的实际情况,而是把房价稳住当做了头等大事。在这种指导思想下,突如其来的新政打倒了一大片准备购房者。

所以新政后很多购房者是哀声一片,那些哀叹要多花钱的还算是令人羡慕的。有的人直接被踢出了局,失去了购房资格。有的打算换房的人,已经卖了房,却无法买到房。很多换房者凭空将增加几十万房款,不得不到处借钱。更有很多人因此赔上了违约金。因为新政后换房者是按二套房来对待的,所以文章一开始所说的新规定,势必将为换房者又增加一笔额外开支。

现在看来,房价是管控住了,但是相当一部分刚需群体却因此颇为受伤。这样的调控政策就算是控制住了房价的数字,却依然值得商榷。而笔者一直是反对在购买环节上进行额外限制的。因为一是出于市场经济的基本理论,不应当对自由买卖有过多的干涉。二是会导致不公平,因为购买环节的限制只能限制之后的购买者,对以前的购买者,也就是既得利益群体无从约束。三是只限制购买环节,不限制持有环节(存量房产税)的做法,最多只是抑制房价上涨,无法促使房价回归到理性空间。

此外,即使在打击投机者这一角度上来说,新政也未必能得到预想的效果。因为投机者往往是相比普通消费者更具有经济资源,甚至是政治资源的主体,他们在面对政策变化,特别是政策客体覆盖面极大的政策变化时的应对能力也更强。最为典型的例子就是印度的废钞令,这一本来是打击腐败分子的利器,如今看来只能是为老百姓增添了诸多不便,而真正的有钱人和腐败分子却通过雇人、购买种子等政府不限制资源,以及分散投资而将影响降低到最小。

调控政策也是如此。北京在实施限购之后,几年来住房的交易量却并没有少多少。究其原因,很多有钱人和投机者都采取了公司购房的手段。这样一来不仅可以绕过限购政策,房产还能作为公司资产折旧抵充税费,营业税更是直接以转让价与购入差的差价为计税标准,末了还可通过股权转让和公司转让形式避开房产交易税费。到头来,只有刚需在傻乎乎地缴纳各项税费,为限购政策买单。

因此,新政下颤抖地怕不是炒房者,而是购房者。一直一来,我们没有在政府调控上看到一个长期的调控规划与总体的指导思想来实施调控,只是今天看房价高了,给政策加点码;明天看房价又高了,再加点码;后天看买房的人都排大队了,赶紧不让他们买了。这种调控方式的恶果是走一步算一步,对于调控要达到什么目标没有计划,对于如果调控失效也没有预案。

另外值得一提的是,自从调控以来,社会各种怪象可谓频出,笔者认为限购政策难辞其咎。限购这一带有严重自伤色彩的政策,对异地户籍群众、改善住房群众、家庭人口偏多群众都带有一定的利益侵犯,因此其不应作为一个长期政策进行实施,长期的调控与稳定还是该留给房产税来做。应当认识到,对于市场经济,利用税费等手段进行合理调控才是常态,限制购买的行政禁止方式本身是对市场秩序的一种破坏,只能用一时解燃眉之急,不能长期化饮鸩止渴。否则真正的刚需群体被逼上绝路不说,人们还势必会寻求各种规避政策的方式来达到自己的目的,各种地产乱象也由此而生。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王亚煌

毕业于中共中央党校政治系,专栏评论员。供职于政策研究室,常年从事公共政策研究、海外政策环境评估、医疗与互联网行业政策分析工作,并为企业投资提供政策风险评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