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首页>王亚煌
中国应发全民年终奖
2017-01-13 15:11:22作者:王亚煌 来源:中国经营网

又到年末,又到了发年终奖的时间。据智联招聘发布的《2016白领年终奖调查》显示,国有企业年终奖平均值较高,为1.7万,私营/民营企业年终奖均值最低,仅为1.13万元。而和2015年的数据相比,国有企业白领对年终奖的满意度提升最大,以2.46的指数跃居第一。其次是外商/港澳台独资企业白领,满意度指数为2.43。在私营/民营企业就职的白领对年终奖的满意度水平依旧最低,满意度指数仅为2.07。

从历年年终奖数据中我们不难发现,金融、证券、电力、通信、地产、能源等行业明显高于其他行业,对年终奖影响最大的仍是劳动者从事的行业,学历、社会地位或职务高低影响相对较小。而造成这种行业年终奖巨大差距的根源恐怕还是离不开垄断、政府捆绑与企业性质三项。所以我们观察这些年终奖颇丰的企业会发现,它们大多拥有以下特征:在其从事的主领域拥有一定的垄断能力或其主导地位;其提供的服务或产品在社会上仍属短缺;获得了国家的巨额补贴;与当地政府利益直接相关。

笔者认为,巨额年终奖企业们所获的利益来源并不是完全靠自身,而是依靠着国家、政府和社会支撑的。一方面,其从政府那里获得了大量的补贴或税收优惠政策。另一方面,造成其暴利的中国式垄断与美国式垄断截然不同,美国式垄断如微软这样的公司是以自身技术开发或长期市场经济自然吞并竞争后的结果,中国式垄断则主要得益于行业不开放、政府的准入和扶持。这两方面最终落到人上,其获利就是来源于纳税人,来源于普通百姓,来源于劳苦大众。

所以与其给自己发放天价年终奖,笔者认为这些企业,特别是国企更应当给全民发放年终奖。或向国资委多上缴红利,或多投些资金放在提高服务质量上,或降低收费标准和价格,返利于众。企业们在不断攀比年终奖,想让下属员工念自己这个领导的好同时,也该同时看到群众对自己的骂声,让更多的人念企业的好。

更进一步的来说,中国甚至完全可以为每位公民建立一个公共账户,设立与其对应的全民福利基金,每年年底将基金内金额平均发放给所有公民。而这样做并非是没有经济基础的:首先在我国现行的分税制体系中,中央财政占到了大头,这种财政制度使得国家级别的全民红利成为可能;其次,我国的外汇储备找不到合适的释放途径,只能拼命的购买贬值的美国国债;再次,诸多国企上缴的红利很难被群众具象化,国企盈利交予财政的方式从长远来看并不利于国企的市场化改革。最后,全民福利基金还可以广泛吸纳社会捐款,特别是富豪捐款,将其捐款变成群众看得见的利益。

货币福利是经济与社会发展到一定程度之后的必然产物,对于中国而言,全民年终奖不仅可以解决“分蛋糕”的问题,还可以极大的促进内需,加速第三产业的发展,降低对第一与第二产业的依赖,有助于经济转型。而且对于国企红利上缴、政府执政的规范化和利益直观化有着明显的促进作用,当国企干好干坏与自己钱包密切相关,当抓贪官可以直接为自己增加收益时,社会的政治氛围也会越来越好。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王亚煌

毕业于中共中央党校政治系,专栏评论员。供职于政策研究室,常年从事公共政策研究、海外政策环境评估、医疗与互联网行业政策分析工作,并为企业投资提供政策风险评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