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首页>王亚煌
抢票软件缔造不公应全面禁止?
2017-01-05 16:16:05作者:王亚煌 来源:中国经营网

春运买票难的问题没有解决,抢票软件却越来越多了。除了老抢票软件360,今年携程、高铁管家等诸多网络公司或APP都加入到了抢票软件的巨大市场中来,而且还提供有偿抢票,急切回家的人们花费数十元即可享受更高效的抢票服务。

诚然,各路抢票软件的噱头都是帮助人们回家和过年团聚,把自己打造成为了送票到人们手里的天使。而且也确实有很多人通过抢票软件买到了票,对抢票软件一片赞誉。但是这却并不能改变抢票软件只不过是换了新时代外衣的自助网络黄牛的本质,抢票软件本身也是不合理不合法的。

从宏观上来看,抢票软件实质上没有任何作用。就微观来说,抢票软件看似是帮助了一两个人买到了回家的车票,解决了一小部分人买票难的问题。但从更大的维度来看,抢票软件实质上不过是实现了车票资源从一部分人向另一部分人的转移。它本身并没有创造出额外的车票资源,相反一个“抢”字已经说明了抢票软件为个人抢到的车票不过是从其他人手里夺来的而已。这就如同经典老电影《宝葫芦》一样,它所给予主人公的是别人的东西,并没有额外创造东西,那么其并没有什么道义优势而言。

今年在冯小刚炮轰万达为《我不是潘金莲》排片少时,王思聪说过一句很正确的话,电影片场的总资源是固定值,为一部电影排片多,为其他电影排片就要减少了。抢票软件也是一个意思,为一部分人抢到了票,另一部分人就没有票了。而抢到票的通常的又是可以熟练操作网络的,甚至是更愿意花钱来采取有偿抢票的人,那么在火车票尚属政府公共产品延展福利部分(低于成本价)的情况下,抢票软件不仅没有帮助到真正需要的人,反倒成为了劫贫济富的帮凶。

因此抢票软件不仅没有通过技术手段实现公平,反而加重了不公平的现象。具有更多社会资源的人们本身就具备更强获取公共资源的能力,抢票软件的产生更是将两者之间的差距进一步拉大了。在过去传统的窗口买票方式下,白领和农民工、老年人和青年人还是在同一起跑线上竞争的,谁能买到票完全看谁去的更早。而在互联网购票时代来临后,农民工和老年人就率先被甩出了竞争者的行列。在抢票软件问世后,更进一步的,具有较高学历以及计算机能力的人位于了抢票人群金字塔的塔尖。而他们显然不是最急需车票的那部分群体。

从政策学角度讲,在公共资源的分配上,一般来说资源充足时采取市场分配,资源相对充足时平均分配,资源相对不足时采取随机分配,资源相对匮乏时在随机分配的基础上拿出部分资源优先照顾弱势群体分配。举例来说,100个人,有150斤肉时,谁愿意买谁买;有100斤肉时,每人限买1斤;有80斤肉时,抽签摇号决定购买者;有50斤肉时,抽签摇号决定40斤肉的购买者,另外10斤肉的购买权给予病人、小孩等急需群体。

而抢票软件在这里面扮演了一个什么角色呢?还是在资源相对匮乏的情况下,抢票软件却把部分资源的获取权给了优势群体,这不仅违背了铁路总公司一贯“先到先得”的分配思路,更是违背了公共产品平均和随机分配的基本准则。抢票软件理应被政府管理部门禁止。

事实上,抢票软件以其错误的定位和负面宏观作用,早被一些国家和地区列为违法。美国纽约州就规定,使用“抢票软件”抢票者按照案值的两倍进行罚款,最高1000美元,并判处一年监禁,而且同时规定只要使用抢票软件即为犯法,无论动机如何。

但在我们现在的舆论中,却有很多为抢票软件的辩护者。他们的辩护原因也不难想象,他们无非是抢票软件的受益者,是不公平制度下的既得利益者。其实,自从互联网售票开始后,歌颂互联网售票的人就很多,而那些反对者压根就不会上网,更无法通过网络发出自己的反对声音,这其实是很可悲的。如今也一样,熟练使用抢票软件的人自然更有能力和条件在舆论上留下自己的态度,反对者不仅因为自己在网络使用上的弱势难以获得车票,更难以发声,这才最为让人心痛。而抢票软件在这里面更是扮演了强盗角色,是时候让社会反思和全面禁止了。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王亚煌

毕业于中共中央党校政治系,专栏评论员。供职于政策研究室,常年从事公共政策研究、海外政策环境评估、医疗与互联网行业政策分析工作,并为企业投资提供政策风险评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