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首页>王亚煌
建设国家中心城市的核心是什么?
2017-01-04 15:45:01 来源:中国经营网

随着一个又一个国家中心城市被官方确定,国家中心城市之争也日趋白热化。然而在这些国家中心城市雄心勃勃的计划中,有经济的宏图大志,有社会的壮志未酬,但却都缺少对人的关键政策。甚至有些城市还未确认国家中心城市的地位,就已经开始探讨将来人口规模控制在多少多少的量上了。

事实上,城市形成的核心是人的聚集,国家中心城市的建立基础也应当是人。但恰恰我们的城市对人并不算友善。一方面,国内大多数城市沿用传统的人口控制思想,对城市的人口规模采取控制态度,对外来人口也采取普遍的拒绝优先原则。另一方面,目前城乡二元结构并没有彻底打破,国内很多城市在快速发展的过程中并没有解决好农民的城镇化问题,农民身份人口在国家中心城市中大范围就业,却并没有获得相应的公共服务,普遍感觉到了被排斥感。

即便是官方高层,也常有类似的言论出现。例如教育部部长袁贵仁就曾经在随迁子女高考问题上表态,随迁高考的父母前提是当地城市需要这个行业,需要这个群体。这种需要群体论和高端群体论共同构成了当前一线城市发展引进人才的基础理论。对于已经膨胀到一定级别的北上广深,这样的做法或许有情可原,但是对于即将建设成为国家中心城市的郑州等后起之秀,这种思路是绝对要不得的。

如果什么都需要我们去人为的判断行业是否过剩,需要我们人为的管理控制,还要经济规律干什么?特别是行业的过剩与稀缺,属于城市生活服务类别而非产业类的,应该由市场来决定当地城市是否需要这个行业,而不是政府的某个部门或某个人。如果一个人能在这个城市立足,那么就完全可以证明这个城市需要这个人,需要这个人所从事的行业。

对于即将建设的国家中心城市来说,抱有开放的心态接受外来人口就显得尤为必要。从城市自身发展的角度上来说,人口的涌入可以极大提高二线城市的竞争力,特别是年轻人的涌入可以大幅增强其经济活力,创造出更多的价值。从社会公平的角度来说,这也是推进社会公平,缓解矛盾的重要举措。我们必须抵制这种以不需要为名进行的驱逐和利益剥夺,否则当我们有一天跟不上这个社会的脚步,当我们的存在会伤及高高在上的群体的利益时,我们将会成为下一个不需要的群体。

因此,笔者希望看到未来的国家中心城市可以出台系列的户改制度。人口是城市形成的基础,在当前的制度下,无户改则无未来国家中心城市的发展。我们应当看到,大量外来人口已经事实上进入这些国家中心城市居住和就业。政府作为当家长的,岂有无视自己孩子的事实婚姻,死不发证的道理?

而这种政策的延续,大有将人们逼回老家,把农民再逼回农村的意思。没有户改,无论是医疗还是教育,以及各种公共福利和政治权力,事实进入国家中心城市的人们都无法享有。所以官方和媒体经常说的中国城镇化完成了多少的百分比充其量只有一半,当前所谓的国家中心城市也更是只有一半的福利覆盖率。

我们将来是要建设十个甚至更多国家中心城市的。但建设方法绝不能只是把人塞进了城,至于他们的生活则不去考虑。就目前的一线城市来说,一潭死水的户改、守旧狭隘的地方政府已经共同缔造了一幕幕的社会群体性事件,引发了众多本不该发生的社会冲突。更令人担忧的是,长期的无法融入将会使这一群体更加抱团,弱势群体的身份则会使其利益诉求引发的纠纷逐渐增加。这种教训不应被未来的国家中心城市所继承,是招安还是对抗,是无视还是重视,国家中心城市也到了必须做出选择的时候。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王亚煌

毕业于中共中央党校政治系,专栏评论员。供职于政策研究室,常年从事公共政策研究、海外政策环境评估、医疗与互联网行业政策分析工作,并为企业投资提供政策风险评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