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首页>王亚煌
人口流动压垮“最难抢票年”
2016-12-12 16:24:03 来源:中国经营网

虽然中国铁路总公司宣布通过12306网站购票,近六成车票将无需输入验证码。而且节前、节后日均运能将分别增长7.5%、7.1%。但日前360浏览器发布的《2017年春运预测报告》却指出,因受到客运需求增加、节前客流叠加、气象条件复杂等因素影响,2017年春运抢票形势依然不容乐观,并有可能成为“史上最难抢票年”。

不出意外,铁总今年又要背上春运难的黑锅了。关键是铁总每次背黑锅背的很理直气壮,每年到了春运一票难求,群众骂娘正酣的时候,铁总就会有个技术性官员出来放话,称今年春运运力又提高了多少个百分点,中国铁路在不断发展,预计5年后一票难求的局面将不复存在。

然后一个又一个五年过去了,铁道部都不复存在了,春运回家的那张火车票却依然难买。而摇身一变,成为铁路总公司人员的原铁道部职业黑锅背负人,群众骂名承受者,也依然在春运伊始,比圣诞老人还准时的出现在自己的岗位上,继续描述那未来火车票轻松购买的愿景。

实际上怎么可能?我们观察中国春运的发展就会发现,春运一票难求是不可能靠运力的增长就得到改变的。从纯数学的方法,站在原先铁道部的角度来说,5年解决春运铁路出行困难并不是没有根据的。部里的专家们核算了一下社会总需求,又核算了一下铁路客运每年增长的速度,觉得5年完成客运运力的供大于求没什么问题,所以背黑锅也背的甘愿。

但是他们忽略了一个关键变量,这就是社会的总需求量。实言之,中国铁路运力的增长速度不慢了,甚至可以被称得上是人类交通运输业历史的奇迹了。2003年春运,全国铁路累计发送旅客13478万人次。到了2013年,全国铁路发送旅客达到了22450万人次,十年增加了9000万人次。

但是这种增长却被需求的快速增加掩盖了。与铁路客运量的急剧增长相比,是全国流动人口数量更为快速的膨胀。2010年的全国人口普查显示,全国流动人口数量达到了2.6亿,与十年前2000年的数据相比,流动人口增加了近1.2亿。而在流动人口之外,大中城市新落户人口的数量也是极为庞大的,与长辈异地的探亲人口有相当一部分未算在流动人口之列。也正是这个原因,才造成了铁路运力始终追不上社会需求,也使得一票难求一直延续了下来。

笔者一直认为,从表面上来看,火车票一票难求是突出矛盾,但是这并不是根本矛盾。春运从来就不是一个单纯交通问题,而是一个复杂的社会问题,春运背后为什么会有这么多人口在春节期间迁移才是我们真正应当考虑的事,而不是去关注卧铺下铺是怎么改成硬座的。

我们应当认识到,春运的核心问题其实是人口的流动问题。包括落后脱节的户籍管理制度,区域经济、福利、务工机会的巨大悬殊,农村劳动力的大量富余,中小城市实体经济发展相对缓慢等等一系列问题才是春运难题的罪魁祸首。在国内东西部之间、城乡之间、大城市与中小城市之间的经济差距不断拉大的背景下,春运客流量的增长远远大于人口的增长速度,人口流动性不断增强,这些导致一票难求的问题并没有随着时间的推移得到有效缓解,相反更加严重了。那么纵然铁道部也好,铁路总公司也罢,再怎样提高运力都是无济于事的。这就好比那些想靠工资买房的人一样,工资增长速度永远追不上房价增长速度,因为基数实在相差太远了。

笔者认为,一票难求不是铁总的错,相反是政府失职,作为救火队员的铁总背着黑锅已经走了太远,也该随着撤部放下歇歇了。而春运一票难求的问题,从政府来,最终也该回到政府去。只有正确解决农村富余劳动力就近就业,提高二线城市高新企业数量与质量,加速人力输出大省的劳动密集型产业引进等问题,才能真正缓解春运的客运压力。有些人只盯着车厢做文章,想在铁轨上解决国家范围的社会问题,非要用技术性手段来解决日趋严重的社会问题,压根就不现实。如不认识到这一点,抢票难永远都不会改变。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王亚煌

毕业于中共中央党校政治系,专栏评论员。供职于政策研究室,常年从事公共政策研究、海外政策环境评估、医疗与互联网行业政策分析工作,并为企业投资提供政策风险评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