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首页>王亚煌
医生的收入应该设天花板?
2016-12-07 14:10:24 来源:中国经营网

成都有位高调医生炫富,在网上晒万元羽绒服,引来了社会争议。有人认为医生如此炫富会加剧已经尖锐的医患矛盾,而当事人则在接受采访时每年买衣服花20万很正常。社会舆论也普遍认为医生理应成为高收入群体,他们的正常消费行为无需放大和解读。

既然说起医生收入这个话题,那么如今中国的医生收入究竟有多少,是否已经算得上高收入群体了呢?笔者认为虽然医生的收入相对社会平均工资来说并不算低,但也远未达到社会所想的高收入行列。上周笔者正好与北京一家著名三甲医院的几位科主任座谈,谈起收入方知体制、税制都成为了医生收入提高的掣肘。

体制对医生收入的最直接影响是医院的公共属性。正因为医院的公共服务属性,所以中国的医疗价格实际是被限制的很死的。有一种观点认为,号贩子的价格才是医疗价格的真实体现。那么按照号贩子的价格,某科主任的实际挂号市场价值应当起码是500元,但是在医院他的挂号费是14元,中间的差价已不是倍数所能衡量。

这位科主任也承认,自己的技术是社会培养的,理应回馈社会。但是这种回馈并没有给予社会,在巨大的差价空间诱惑下,自然有人来钻漏洞,自己的辛劳回馈给了票贩子,这让他难以接受。更让他难以接受的是,他算了算,票贩子的收入可能比他还要高。当中间非法流通阶段的利润大过了他这个原始创造者的收益,这个体制肯定是存在问题的。

体制对医生收入的另一个影响是与行政挂钩。医院也知道大专家的劳动报酬被严重低估了,所以都开设了特需号,但特需号却往往与行政级别所挂钩。举例来说,按照该医院的规定,副院长一级的特需号是300元,科主任是200元,其余专家一般只有100、80元不等。视不同医院规定,特需号一般专家可提走60%至100%。这种制度正是医院半行政化半市场化的最好表现,医院如若不彻底去行政化,那么行政级别就会始终压过学术地位,限制专家收入的持续增长。

另外,当前医生的大部分收入实际源自于他们给医院赚取利润的分成。这样的制度又带来一个问题,有的科室是很难赚取利润的。他们没有外科、没有病房,甚至连药都开的不多,药品零差价之后就更不用提了。在医院眼里,这样的科室意义不大,而对于在此科室的工作人员,其收入更是只能拿个平均值。所以,中国医疗体制目前缺乏完备的市场化价格机制,这对于高收入和低收入的医生来说都不是好事。

当然,有些知名医生的收入是非常高的。某科主任一年下来收入最高时曾接近百万,可以算的上是名副其实的高收入群体了。但是他却并不兴奋,因为继续向上的动力不足。按照我国目前的税制,月应纳税额度达到8万以上个税税率达到了45%,而应纳税额度在55000元至80000元时,个税税率是35%。这位科主任过去没考虑税负,但他发现如果自己采取安逸的工作方式,一年赚70万,到手大概是50万。而如果自己采取非常努力,甚至忙得要死的工作方式,一年赚100万,收入到手大概是55万。为了这5万块钱,他完全没有必要搞的如此劳累。在发现这个事实之后,这位科主任就贪图安逸了。

因此,在医疗领域,体制和税制实际上严重限制了医生主观能动性的最大瓶颈。他们的收入在此压力下并不像外界所传有无上限的空间,而是存在非常明显的天花板的。这个天花板的存在,不仅会影响我国的医疗改革进展,对于广大医疗工作者来说也是不幸。在未来放开医疗价格的改革,以及税改中,如果不能消除这一天花板,市场就会逼迫医疗继续衍生出各种怪象。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王亚煌

毕业于中共中央党校政治系,专栏评论员。供职于政策研究室,常年从事公共政策研究、海外政策环境评估、医疗与互联网行业政策分析工作,并为企业投资提供政策风险评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