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首页>王亚煌
我为什么说产假长并非好事?
2016-12-02 13:35:04作者:王亚煌 来源:中国经营网

有媒体报道称,西藏自治区人大通过了《西藏自治区生育条例》,明确凡生育子女的夫妻,女方每胎享受365天产假,产假期间依规享受全额工资或者生育津贴。虽然在报道后政府出面表示这还未经过最终通过,但是一年产假还是在全国舆论中掀起了一阵轩然大波,人们纷纷表示向往西藏的超长产假,希望自己所在地区也快速跟进。

不过在各地纷纷出台新的婚假产假制度的同时,上海市政府今年有过一个表态,认为产假过长对女性工作权会造成损害,过长的产假将直接导致资方更加不愿意聘用女性工作。对于这种观点,笔者是持赞成意见的。如不经过科学的讨论与考量,看上去对某人好的政策和做法,实际往往会收到反作用。

最为典型的案例就是最低工资标准的提高,工资标准提高的代价往往是延长工作时间、降低劳动保护或其他福利、强设工作效率标准。而且工资标准的提高有很大可能会引发失业潮,美国曾有数据表明,最低工资每提高10%,年轻非熟练工的失业率就会增加1%到3%。所以设立和提高最低工资标准,看上去是在保护那些劳动能力较低的弱势群体,但实际上在最低工资标准设立和提高后,他们往往因为低学历和低劳动效率而丧失了工作的机会。

产假也是一样的道理。在工作上,对于女性来说,绝大多数工作都并非女性性别必须。换言之,同样的工作岗位,女人可以做,男人也可以做。那么在女性凭空增加了大量产假之后,雇佣方自然会衡量人工成本,而更倾向于雇佣男性,或者已生育并再无生育计划的女性。这样一来,不仅那些未生育的女性在职场上将受到一定的利益损失,而且本来是促进和鼓励生育的政策很可能反倒会使得以工作优先的人们不敢去生育。

所以笔者认为大幅度增加福利需要慎之又慎。我们在面向某一特殊群体增加某福利的时候,应当先考虑该群体是否具有可替代性,是否福利的增加会导致他们被挤出局的情况发生。增加福利之后,我们又应当如何保护他们的权益不被侵害。而不是单纯宣布政策,至于执行的好不好则全怪到社会头上去。

应当认识到,上海之所以站出来表态很大程度上与上海是民营经济较发达的地区有关。若是国有经济较发达的地方,或是以体制内工作人员为主的城市,估计就不会在意这么多。但这势必会衍生出另一个问题,即体制内外的公平问题。我们实言之,很多法定福利在民营经济中是很难享受到的,而体制内却有保障。

长期以往,不仅会导致社会不公平,更会使得体制内外的差距进一步拉大,体制内外对人才的吸引力在这些福利的附加值下也会超越表面上的经济因素而失衡。为什么那么多的青年才俊,宁愿放弃万元工资也非要挤进公务员队伍,正是因为如此。倘若我们可以打破体制内外的差距,相信中国的经济将会有更大的活力。

在产假延长的审议过程中,笔者希望在人大会上是可以听到一些反对意见,甚至是争论的。但是很可惜的是,一旦涉及到民众福利,很少有人敢站出来说话,甚至利益直接受损的企业主也迫于舆论道德压力不敢发声。这已经违背了我们制度的初衷,也不利于科学决策。现在各地都到了开两会,集中修改一些制度的时候,我们希望还是可以看到更多的反对,也希望并不太实际符合现状的大跃进福利,可以更科学地被讨论出合理的结果。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王亚煌

毕业于中共中央党校政治系,专栏评论员。供职于政策研究室,常年从事公共政策研究、海外政策环境评估、医疗与互联网行业政策分析工作,并为企业投资提供政策风险评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