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首页>王亚煌
解析罗一笑事件:为什么反对互联网慈善
2016-12-01 11:29:23 来源:中国经营网

  在互联网刚刚兴起的时候,有句名言是“在网络前,你不知道和你聊天的是个人还是条狗”。因为互联网以其不透明的特性,让人获取到的信息实际上都是对方主动提供出来的,失去了自己的观察和判断,自然无法分辨对方的情况。就如同现在流行的网红,我们看到的永远是对方精致妆容后的样子,至于卸妆后究竟是人是猴我们根本不清楚。

  这两天热议的罗一笑事件也是如此。世人所看到的是患病的孩子,悲痛的父母,高昂的医疗费,但是关于患者的家庭条件,特别是有三套房的事实却被有意无意的隐去了。有人说,对方愿意募捐,有人愿意捐款这都是人家自己的事。即便是王健林,如果想不开要找大家化缘,也不违法。

  但笔者认为这个说法并不正确。一方面是慈善的盘子就那么大,给甲捐的多了,给乙就捐的少了。给有三套房的甲人捐了200万,真正无房无钱的乙很可能就一分捞不着。所以富人或者是准富人、中产去募捐,这种行为实际侵占了公共利益,是应当坚决予以斥责的。另一方面,慈善看似没有门槛,实际还是有门槛的。我们在路上看到的那些乞讨者,他们或衣衫褴褛,或蓬头垢面,这就是他们乞讨的门槛。而要是一个人穿着华丽跪在街上,只能被人抛白眼。这证明慈善中要求被救助和募捐的人实际上是存在一个门槛的,虽无法律明确,但是已经属于了约定俗成。

  罗一笑事件中最大的争议正在于此。背后的推手巧妙的回避掉了这一话题,如同网红脸一样,只把最吸引眼球的一面展示在世人面前。人心都是脆弱的,笃定相信朋友圈谣言的人们,每天转发心灵鸡汤的人们,靠着微信养生生存的人们,都纷纷被打动捐出了善款。从这一点来说,整个事件是一次标准的互联网营销策划。它充分利用了社交媒体的传播力,将人们参与救助的获得感强化了。如果不是后来发生的爆料,整个事件甚至可以算得上是今年慈善的重大事件,并可以被成功复制推广。

  可以预计,虽然罗一笑事件的收场并不美好,但这种操作方式却极大启发了有想法的人们,很可能2017年将直接变成互联网的P2P慈善元年。不过对于这种互联网慈善笔者却保持反对态度,其中大的原因正是上文所说的信息不透明的问题。我们难以通过互联网甄别真假急缓受助者,自然被骗的概率也相对现实更高。而且借由互联网庞大快速的传输特性,其善款很可能将达到天文数字,这也是巨大的隐患,很容易让别有用心的人盯上这块蛋糕。

  反对互联网慈善更重要的一点是真正需要帮助的人,那些生活在底层的人大多数没有互联网的使用能力。就像火车票采取互联网售票一样,在网上抱怨买不到票的人变少了,但是农民工却更难买到票了。因为他们不具备互联网购票能力,他们也不会上网抱怨。据媒体报道甚至还衍生出来一个帮农民工购票的新职业,这正是他们在互联网时代权利更加弱化的表现。

  如果说火车票还是商业产品的话,那么慈善作为面向弱势群体的福利,就更应当考虑弱势群体的实际条件。贸然让慈善事业进入到互联网时代,由于群体之间通过互联网获取信息与资源的能力存在巨大的差异,弱势群体将进一步被弱化,这势必会对慈善事业会产生负面影响。因此,在罗一笑事件的背后,笔者认为是互联网和慈善天生并不应当存在的结合。互联网对于慈善来说也并非加速器,而是陷阱。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王亚煌

毕业于中共中央党校政治系,专栏评论员。供职于政策研究室,常年从事公共政策研究、海外政策环境评估、医疗与互联网行业政策分析工作,并为企业投资提供政策风险评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