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首页>王亚煌
应及时限制高收入行业和人群
2016-11-21 12:03:56作者:王亚煌 来源:中国经营网

  看到侠客岛最近的一篇文章,提到在中国目前的人均收入提高速度变慢的大背景下,一些优势行业和高收入群体的收入却仍在持续高速度增长,这一现象不仅违背了工资增长与经济增长和劳动生产率提高相匹配的原则,更会让社会贫富分化更严重,埋下更多社会矛盾的引子。据此呼吁政府对优势行业过快增长的工资水平及时进行调整,对高收入人群通过投资不动产等手段获得的财产性收入不断增加现象予以干预。

  这样的呼吁在如今的舆论上显得很式微,但是从数据上来看,近几年国内工资差距却是在越拉越大的过程。在市场经济环境下,由于分工不同,创造利润不同,行业收入存在差距是正常的,但是其差距不能过大。一方面,行业收入差距太大会造成社会不同,是对劳动平等制度的破坏,引发劳动者的不满情绪,产生如“占领华尔街”一样的影响社会稳定事件。另一方面,行业收入差距过大还会对人才产生负面影响,让低收入行业人才进一步流失,使得整个社会的精英阶层向高收入行业倾斜。由于这部分人是相对占据舆论和政治优势的,所以这对于舆论的话语权和公共决策都将产生不利影响,更进一步侵害低收入群体的利益。

  不仅如此,如果收入差的现状没有改变,那么就会出现年轻人自焚取暖的效应,明知自己不适合仍要削尖脑袋向核心行业内挤,那么行业、城乡、地区之间的差距还会因为人才的流动而越变越大,这是个恶性循环。而社会的风气和对人的价值评价也会因此而发生改变,当我们评价一个人的才华能力的标准已经不再是这个人在其行业中的成就,而成为了其是否能够进入某行业领域,即在什么行业工作时,很容易产生暴利行业用人关系化的现象,形成利益集团垄断,有才华无门路的人上升通道也堵于此。

  所以在很多国家,政府对于远高于平均收入的高收入行业都会采取限制政策。例如挪威对于石油行业的收入和其公司收入的使用就有一系列的限制,因为如果放任其收入不断增长,全社会的精英都会聚集到石油行业去。由此造成两个恶果:一是石油行业大部分岗位根本用不着那么高学历高能力的年轻人,这样是对教育和人才的一种浪费;二是其他行业会因为得不到优秀人才而失去发展的动力,当石油行业不行之后,整个国家经济可能什么优势都不剩了。

  因此缩小行业收入差距扩大是国际共识,而解决这一问题并不能完全依靠市场经济来调节。因为恰恰是市场作用,才导致了行业收入差距问题,所以调节其差距,理应通过政府干预的方式来实现。

  首先是加大对低收入行业和低收入群体的财政补贴,特别是农林牧渔和广大进城务工人员。政府应从政策上扭转种地不赚钱的现象,不断提高种地补贴,并推进农业产品附加值的提升。此外,政府还应为农民工和低收入群体建立一套收入提高保障机制。政府虽然一直在努力提高社会工资,但不容否认的是低收入群体的工资却始终难以与社会同步上涨,行业收益是其重要原因。因此加大对客观的低收入行业,以及公益类和公共类行业的补贴与补助就显得尤为必要。

  其次是要打破垄断行业的垄断地位,抑制垄断行业利润转化为行业的收入差距。特别是对处在舆论焦点中的国企,其工资决定机制理应有一个独立于政府机构的第三方的评估委员会来加以评判。这其中不仅是国企高管,而且还包含了其一般职工,他们的薪酬应由第三方从企业自身的经营状况、盈利水平、人员构成及其所处的垄断地位等实际情况出发,再和外部竞争行业一般的工资水平展开评估比较,给予合理评估。虽说当前国企高管已经实施了限薪令,但对于其非工资性收入,也要注意并进行限制,否则就会出现高额变相贴补。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王亚煌

毕业于中共中央党校政治系,专栏评论员。供职于政策研究室,常年从事公共政策研究、海外政策环境评估、医疗与互联网行业政策分析工作,并为企业投资提供政策风险评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