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首页>王亚煌
中国何时取消住房公积金
2016-09-28 09:23:00作者:王亚煌 来源:中国经营网

  据媒体报道,日前公布的《全国住房公积金2015年年度报告》显示,“十二五”期间,住房公积金缴存额56970.51亿元,年均增长15.74%,期末缴存余额比“十一五”期末增长129.63%,存在着使用比例低的问题。住房《北京住房公积金2015年年度报告》也显示,北京地区2015年北京地区全年发放住房公积金个人贷款848.86亿元,涉及住房101367套。当年的使用比例仅占缴存职工的1.5%左右。对此,关于取消住房公积金的舆论又开始兴起。

  其实对于住房公积金使用率低而言要相对看待,1.5%的比例固然不能算高,但是与购房背景、意愿和整体市场需求来看,只能算差强人意。而住房公积本身,也在整个社会和时代向前走的背景下显得越来越不合时宜:一方面使用住房公积金贷款买房显得杯水车薪;另一方面还衍生出了诸多公平性上的问题。所以取消住房公积金的意见也并非没有道理。

  笔者认为,住房公积金实际上是我国住房改革时产生的怪胎。其背景是社会单位属性的逐渐丧失,社会从单位家庭制向个人家庭制转型的过程中,单位供给的东西逐步要由个人来承担,为弥补在改革中的损失,单位和国家承担起一部分个人应承担的费用,如取暖费等。住房公积金就是在这一大背景下,在房改时采取的弥补措施。现在看来,随着房价的水涨船高,其根本起不到弥补作用,大部分人领取住房公积金也都是用在了其他方面。而且其反映出的种种不公平也好,难落实也罢,说到底都是源自于其是社会改革不彻底的产物。

  住房公积金如今已经变成了只是覆盖了政府公职人员的保障政策,不论在原本的管理办法中如何体现全民性,但由于没有真正的强制性,其实际上是国家财政直接支持的一种工资外福利。同时,前几年政府在保障房建设资金上的捉襟见肘,很多地方政府都将手伸向了当地的住房公积金,直接使用资金用以进行保障房的建设。由此带来的问题是,大众的公积金被用来建设小部分群众的住房,逻辑上和法理上讲不通。住房公积金在定位上并不是一项全民的基础保障,而更接近于个人定向存款,政府无权挪用。

  在住房公积金的种种乱象下,其本身属性也愈发矛盾。如果将其定义并进一步在法律上明确为覆盖全民的、强制性的社会保障内容,那么其存在就与其他的社会保险相冲突,并会给企业带来巨大人力成本压力。此外,以“住房”为名的福利保险项目,从理论和实际上来看也很荒谬,其越富缴纳越多、越穷缴纳越少的做法,也让公积金背上了“劫贫济富”的恶名。而如果将其定义为了群众自由可选择的公信力储蓄的一种,那么其使用上的自主权应当更大,不应成为“死钱”。同时政府财政也应当从中撤出来,政府无权进行使用公积金。

  所以随着中国经济和社会的进一步发展,住房公积金必然是要取消的,问题是何时取消和如何取消。最好的办法莫过于用住房保障银行来替代住房公积金。而且政府也已经开始考虑借鉴其他国家的住房信贷银行,截停公积金制度,建立覆盖面更加广泛,参与者主动性更强的购房政策制度,建设部也早在14年就开始了对住房保障银行的论证研究工作。

  从目前的设想来看,住房保障银行设立后,将面向全社会范围吸储,利息高于同期商业银行市场化利率,但不能随意提取,同公积金一样仍需购房才能使用和贷款,原先的公积金账户自动转入住房保障银行,住房公积金规定中的政府部门与企事业单位仍为强制缴纳,但比例有一定程度的下调,公积金中的单位缴纳部分可能会取消。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王亚煌

毕业于中共中央党校政治系,专栏评论员。供职于政策研究室,常年从事公共政策研究、海外政策环境评估、医疗与互联网行业政策分析工作,并为企业投资提供政策风险评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