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首页>王亚煌
大学生不如农民工未必是坏事
2016-09-20 14:42:12作者:王亚煌 来源:中国经营网

  据媒体统计报道,大学毕业生与农民工收入的差距,从2005年底约1.8倍,大约已经缩窄到1.2倍。换句话说,大学毕业生十年前收入比农民工高80%,目前仍然高出20%,薪酬差距较此前快速缩窄。对此媒体以大学毕业生不如农民工为骇人标题进行报道,担心学历不值钱会引发新一轮的“知识无用论”。

  其实,笔者倒认为大学生收入不如农民工未必是坏事。这有助于扭转当前的教育热,以及缩小社会贫富差距。笔者导师曾经讲过这样一件事:来国内交流的法国某学者在看到中国家长的疯狂之后,大感不解的表示“你们中国家长为何要把孩子逼到这种程度?难道你们希望人人都当科学家、企业家、高管?这个社会有高层也必然是有底层的,不可能人人都去当律师和医生,总要有人来做服务员、邮递员、清洁工和收银员。你们为什么不让孩子自己来选择兴趣,选择职业呢?”

  法国人当然不会明白,因为在欧洲以及众多发达国家中,一个服务员的工资不见得会比一名律师少很多,一名清洁工的待遇有时甚至比大学教授还丰厚。特别是在高福利高税收国家,人们甚至不愿选择高收入且光鲜的工作,因为压力大、太累、牺牲了过多家庭时间不说,还未必能多赚。在这种情况下,家长自然会给孩子更多自主选择的机会,孩子也能在就业时更多的考虑自己的兴趣爱好。

  但我们的家长是绝不会让孩子去当服务员的。毕竟巨大的收入差距鸿沟摆在那里,明显的社会地位反差也在那里。如果不一窝蜂搞教育,祸害了孩子的一生不说,自己还指望谁养老呢?所以很早就有人提出,倘若孩子不管怎样发展,将来从事什么职业,这个社会都能有其一席之地,能过上安逸的生活且受人尊重时,那么中国教育中的超前教育、过度教育等问题都将迎刃而解。

  应当看到,在改革开放后,中国国内当前社会阶层差距逐渐拉大,相互之间的收入也相差万里。并且在原本属于社会公共服务的教育、医疗、住房需要由个人来解决时,社会的焦虑感愈发严重;同时现如今的社会公共服务却在以税收为导向和政府主导分配的模式下,变成了主要面向权贵提供。在这种情况下,差距在未来依然会不断扩大,而未来的阶层歧视、职业歧视还会变本加厉。所以在种种现实影响下,中国的父母自然会被灌输了一个概念:必须成为精英才能生存,只有精英才能买得起房子、看得起病、养得起老,不是精英连房子都买不起谈何生存。

  因此中国家长对孩子的要求可谓是世界上最苛刻的,所谓的虎爸狼妈,所谓的天才教育都出现了。于是这几年高收费的国际学校火了,各种课外辅导班火了,高大上的兴趣爱好培训也火了。其背后都是在当前社会中,职业差距带来的贫富差距悬殊,家长绝不接受让孩子输在起跑线上所致。

  而如今随着体力劳动报酬的不断提升,大学生工资与农民工工资开始越来越接近,这实际上从社会平衡角度来说是件好事。社会阶层之间收入差距缩小后,不仅有助于择业的更加合理化,还可以提升传统被认为是低端职业的职业尊严以及议价能力。有人说这种收入差距的缩小甚至逆转会引发“知识无用论”,并导致大学生的流失。其实换个角度来看,我们没必要出产那么多大学生,如果社会接纳不了和工资上不去,客观上已经表明大学生数量太多了,那么在市场的自我调节下减少数量自然也就在情理之中。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王亚煌

毕业于中共中央党校政治系,专栏评论员。供职于政策研究室,常年从事公共政策研究、海外政策环境评估、医疗与互联网行业政策分析工作,并为企业投资提供政策风险评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