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首页>王亚煌
全民基本收入制度不适合中国
2016-08-29 13:59:34作者:王亚煌 来源:中国经营网

  虽然瑞士没有能成为实施全民基本收入制度的第一个国家,但是却没能阻挡这一社会制度构想的推广。芬兰政府25日表示,该国明年起将进行“全民基本收入计划”试验,向每位公民发放560欧元(约合人民币4200元)月工资。

  基本收入是指从政府的收入中拿取部份配额作为全民的基本收入,该收入不需要任何条件与资格,只要是属于本国国民者,每个人都可以拿到一笔基本收入。虽然国内学术上对此多是抨击,认为有懒政之嫌,且忽略了人群间不同的阶层属性,与低收入群体对于某些社会服务需求的迫切性,会造成人群之间的相对不公,还容易因为财政的过度支出导致希腊一样的财政危机。

  但是海外的学术上却对此越来越持肯定态度。这一行为看似简单,选择了直接将钱平分掉,而不是放在社会保障里,或是用在教育上和医疗上。不过其却包含了政治学中平等性的思考,也有实用性的考虑。因为直接给国民发钱的在公共支出越来越难公平覆盖到全民的情况下,人们倾向于通过更加绝对公平的手段去解决相对不公平中的错配现象。

  比如我们用财政修建一所医院,看起来是提供了公共服务,但是普通群众实际上从中获得的并不是多数。因为起码在这所医院里看病治病还是要花钱的,想住院甚至是要走关系的,而医院里还有很大一部分面积都建成了高干病房。这样算下来可能医院投资超过50%的部分都在为权贵服务。公路也是一样,用财政与贷款共同修建的高速公路,最后难逃成为个别人牟利工具的命运。至于学校则更为明显。虽然教育部总说义务教育没有重点与非重点,但是在资金投入上却完全不同,那些完全被建设成为现代化的、高科技的,拥有一流师资力量和硬件条件的小学,俨然不是我们寻常人家子女能进去的地方。

  那么这样说来,直接发钱给群众,让他们选择各自需要的社会服务项目,去购买和消费,在更加公平之余还能带动市场。显然也是一种刺激经济,和体现了理性的公共政策行为。从逻辑上来说,其属于社会福利的一部分,只不过是采取了货币的方式进行社会福利的发放。这种好处在于,政府可以从主导社会福利的供给中抽身出来,由民众根据服务的提供质量自己来选择服务供应商。一方面可以开放部分福利为市场化,增加市场活力;另一方面增加竞争也对社会福利质量的提高有较大帮助。

  那么这样制度是否可以引入中国呢?笔者认为很难。最主要的原因是我们国内经济尚在转型期,以高储蓄、高投资、低消费为基本框架的经济模式并没有发生实质性的改变。直接发钱这种高福利行为,需要良好的经济来驱动,最为直接的方式便是高消费和高物价,这也是为什么高福利国家的物价通常都贵的离谱的主要原因。但我们的经济驱动仍然是靠投资来完成的,这意味着财政的主要流向是在基建与一些大项目的建设上,很难再有富余的资金去支撑福利支出,因而从财力上难以支撑继续发钱,贸然从财政支出角度上转型很有可能会导致经济的崩盘。

  另外,政府提供的社会福利具有不可降低的特征,否则会引发严重的社会不满,这也使得在转型期的中国不适合直接发钱这种福利方式。财政收入较好,政府有钱用来发钱,而且一年还比一年多。但是如果明年经济形势急转直下呢?如果财政收入难以为继呢?此时取消或降低,就会引起群众的不满。而要继续保持金额不断的增加,将会成为严重的财政负担。今年发了明年不发,老百姓就要骂娘了。

  而且中国的财政体系也让直接发钱很不现实。最主要的,这钱是中央财政支出,还是地方财政支出?这两年一些地方政府财政收入都出现了下滑的态势,没有中央财政怕是都没法发工资了,发钱更是天方夜谭。但中央财政支出的话,地方又该不高兴了,我们省穷得叮当响不给拨款,却有钱给全民发福利是什么道理。整个财政体系还处在边走边摸索的阶段,给国民发钱这种事也自然不可能提上议事日程了。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王亚煌

毕业于中共中央党校政治系,专栏评论员。供职于政策研究室,常年从事公共政策研究、海外政策环境评估、医疗与互联网行业政策分析工作,并为企业投资提供政策风险评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