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首页>王亚煌
取代文工团的将是市场演出
2016-08-26 11:23:51作者:王亚煌 来源:中国经营网

  在近日国防部例行记者会上,对部分文艺兵或军队歌舞团成员开始下岗的传言,军方回应表示这轮军队改革坚持自上而下、分步实施、统筹推进各阶段改革任务,到2020年基本完成国防和军队改革的目标任务,而对于军队文艺团体的改革,将会适时发布信息。

  事实上,自从习近平总书记阅兵时宣布中国要裁军30万时,人们就普遍认为文工团将会是裁军的重点。因为军队改革的方向是“能打仗,打胜仗”,文工团的存在与整体改革的大方向是违背的。而且国内呼吁文工团取消的声音是比较大的,在韩国国防部2014年宣布废除已实行16年的文艺兵制度之后,国内就曾经出现过一次范围比较大的社会讨论。由此可见文工团被取消的舆论基础已经形成。

  除此之外,文工团取消的社会基础也以具备。这首先要从文工团建立的目的和存在的意义开始说起。在过去较长一段时间里,隶属于各个军队部门的文工团对军队、社会都曾经做出了巨大的贡献。例如下基层宣传政策,充当党和政府的扩音器;劳军慰军,缓解边防与基层官兵的文化娱乐需求。特别是上个世纪,由于群众收入较低,文化市场没有建立起来,文工团还起到培养文艺工作者,丰富整个社会群众文化生活的作用。最直观的体现便是我们观看80、90年代的春晚会发现,绝大多数演员都是隶属于文工团体制内的。

  但是随着整个社会的进步,群众生活水平的提高与文化事业的蓬勃发展,文艺兵发挥的作用越来越小,其存在也已经越来越鸡肋。同样的直观体现是文工团的演员出现在春晚上的人数逐年降低,而归属于演艺公司的艺人数量则在春晚舞台上大幅增长。这是具有风向标意义的,意味着大众依赖体制内的文化生活已经走向了尽头,更加迎合群众口味,以及不同群众喜好的商业化文化娱乐则蒸蒸日上。

  在这样一个背景下,全国原先归属于政府的文化艺术演出团体已经纷纷改制,走向了企业化运作。而部队的文工团则由于受体制所累,不仅没有改制的意愿,反倒是在市场化大潮中财政与市场两头便宜都占,显得越来越格格不入。

  所以文工团现在已经具备了取消的条件:一方面,文艺兵的社会化、市场化严重,隶属于文工团的明星长期在外走穴接活,商业演出不断,不论是对个人来说,还是文工团整体而言,都已经具备了脱离部队和财政,独立生存的能力。另一方面,文艺兵的职能已经可以被社会与市场所取代,随着互联网技术的发展,官兵已经不局限于通过文艺兵来获得文化娱乐。即便是前往较远的边疆慰问演出,也完全可以由一些社会力量来组织公益性的活动,或干脆由演艺公司来代理。这样做不仅成本更低,由于慰问演员的知名度更高,节目更接地气,甚至会更受基层官兵的欢迎。而这种方式也是美国等西方国家通常采用的做法。

  在具备取消条件的同时,政策的变化和文工团的一些弊病也使其有了取消的必要:其一是响应中央“要始终确保军队能打仗、打胜仗”的指导思想,将更多的精力与财力放在作战部队身上,应削减压缩非作战部队的规模;其二由于发展时间长久和工作相对长期固定,在和平年代,文艺兵的军衔提升一定程度上比作战部队还快,这多少引起了军内的不满;其三由于对文艺兵的考核主要在其艺术成就上,对他们其他素质要求就相应低了一些,并给予了部分特权,这直接导致了军容不整、与社会人士冲突、豪车军牌横行霸道等一系列群众所反感的新闻发生,严重影响了军队的声誉。

  而这种改革是有两方面好处的:一是可以彻底解放文工团,激活他们在演出市场的参与能力,活跃文化演出市场。二是也可以不再让部队娱乐市场内部供给,给市场上其他娱乐公司参与的机会,用竞争提高水平。因此文工团未来的发展方向势必是由市场化的演出来取代,这也会给演出市场带来较大的采购与发展机会。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王亚煌

毕业于中共中央党校政治系,专栏评论员。供职于政策研究室,常年从事公共政策研究、海外政策环境评估、医疗与互联网行业政策分析工作,并为企业投资提供政策风险评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