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首页>王学斌
省官之争 1865
2016-10-13 16:59:41作者:王学斌 来源:中国经营网

  1865年8月底,湖北省巡抚曾国荃把湖广总督官文告上中央,一场官场上的轩然大波随即掀起。令两位当事人始料未及的是,弹劾案带出了受贿案,受贿案牵涉到夺情案,本属地方性的权斗却触发了中央人事布局上的政争,案中有案,环环相扣,最终影响了清廷未来几年的政治走向。

  二把手叫板一把手

  有清一代,督抚同城之设置,堪称地方政治一大弊端。督抚制度源于明初,但非常例。清沿明制,通过几朝不断调整,督抚制趋于规范,总督偏重军政,巡抚专司民政且听命于总督。然事实之情形往往错综复杂,尤其是在督抚同城的地区。道理很简单,若督抚二人皆非善类,则相互勾结,各谋私利,难收牵制之效;若二人贤与不肖各一,则君子对付小人而力不从心,小人敷衍君子却绰绰有余;即使二人俱是时贤良吏,由于性情不同,意见各异,亦不易相安甚至水火不容。一句话,制度设计上的弊端制造了无数场政坛风波。因此曾国藩的九弟曾国荃弹劾官文,便是其中缩影。

  1864年底,清廷任命曾国荃出任湖北巡抚。听闻此讯,大哥曾国藩立即修书一封,提醒九弟“湖北军政多出于阍人、仆吏及委员之嗜利者,奏牍则一味欺蒙,深为可叹……沅弟假满出山,与各邻省督抚共事,亦必龃龉者多,水乳者少。”

  曾氏下如此判断,实与湖广总督官文有关。官文,满洲正白旗人,咸丰五年出任湖广总督,在位达十数年。其“无过人之才”,诸事决于家奴,时人称湖广总督府有“三大”:妾大、门丁大、厨子大。如此无能之辈,缘何安坐高位?原因在于湖北居天下要冲,控扼长江,中央必须安排心腹之臣。官文身为满人,且听话,自是最佳人选。官文上任后,与湘军屡生不谐之音。先是官不配合曾国藩战略部署,后险些将左宗棠整死,故“湖南帮”对其绝无好感可言。后来“搞定”官文的,是继任湖北巡抚的胡林翼。起初胡倍感掣肘,心生弹劾之意。幸好属下阎敬铭一语点醒:“夫督抚相劾,无论未必胜,即胜,能保后来者必贤耶?官文心无成见,兼隶旗籍,每有大事,正可借其言以伸所请。”而官文身边幕僚亦建言:“今天下大事专倚湘人,公若能委心以任,功必成、名必显。公为大帅,湘人之功皆公之功,何不交欢胡公,而为一二左右所蔽乎?”于是双方心照不宣,官态度阴骤转晴,胡更是顺水推舟,时常将省库财税结余私赠官文,甚至不惜讨好其小妾,请其母将之收为义女。于是“林翼所言,文无不从;文所请,朝议亦无不从”。不过官胡之交,实乃利益驱使,并非志同道合,故曾国藩断言“彼此不过敷衍而已,非诚交也”。

  果不其然,胡氏殁后,继任者屡遭官文收拾。曾国荃到任伊始,极力表示愿“与督臣官文同心协力,共济时艰”。奈何汝虽有意,彼却无情,曾很快感受到湖北官场之险恶。

  当时湖北布政使唐际盛与曾国荃之挚友黄南坡有过节,曾国荃来鄂,唐生怕其替哥们儿寻仇,于是私自代官文拟一折子,建议朝廷不给曾巡抚印玺,只护卫鄂省军事。官文认为不妥,并未采纳。然唐一计不成,再生一招,居然将此折寄到了湖南,广为散播,造成官文阻挠老九赴任之假象。曾国荃得知此事原委,勃然大怒,与唐从此结下梁子。之后唐又怂恿官文奏请曾国荃帮办军务,从而将军权牢牢收入掌中。此事令曾怒不可遏,“查国家定制,巡抚本应提督军务,从未有别加帮办之名”,于是,曾决心杀鸡儆猴,入鄂才两个多月,便使用专折奏事(此乃督抚与皇帝之间的秘密沟通渠道,可起到控制封疆大吏与进行紧急决策之效),弹劾唐际盛,要求将其“立予罢斥,永不叙用”。同时曾顺带还点了官文一句:“督臣秉性宽厚,年已七旬,大事则任其挟持,小事则听其蒙蔽”,不啻当着最高层扇了官文一耳光。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王学斌

文史作家,出版《大漠荒芜》《别样风流》《民国底气》《教我如何不想他》《最好与最坏的时代》等著作多部,现就职于中共中央党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