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首页>王乐
揭“神药”莎普爱思9亿广告费面纱 浙江证监局追问真相
2017-12-12 13:18:20 来源:面包财经

揭示风险就是守护价值,拆解套路就是保护中小投资者利益。

资本市场天然信息不对称,各种套路层出不穷。在成熟的市场里,有效的做空机制是对套路的制衡,质疑是推动市场净化的牛虻。

但大A股的情况有所不同,尽管有融资融券等工具,但整体上仍然是个单向做多的市场。于是,专业的券商等卖方研究机构往往报喜不报忧,大众媒体由于缺乏必要专业知识,虽有影响力却无处着手。一团和气之下,中小投资者愈发弱势,稀里糊涂中被一茬又一茬的割韭菜。

还好,在移动互联网时代,像面包财经这样的独立第三方研究机构有了发声的渠道,而这种声音也越来越被金融监管部门重视。

一个很明显的例证就是,监管部门对于独立第三方研究机构针对上市公司质疑的反应速度越来越快,监管介入的速度,以小时计。

比如在“神药”莎普爱思(603168.SH)事件上。

12月8日,面包财经发文讲述了“神药”莎普爱思三年多砸下超9亿广告费的故事。当然,这个事情的前半段早就已经是热点了。

当天,浙江证监局向莎普爱思发出了《关注函》,追问相关事宜。







浙江证监局在关注函中直接要求莎普爱思回应面包财经以及其他媒体相关文章中的质疑, 并且直接给上市公司划出了五条重点,其中三条就是来自面包财经的文章。



既然监管如此给力,上午7点多发出的文章,当天就直接发函,要求上市公司逐条回应。那我们不妨把详细的数据再列一遍,以免像上次白云山那样,面对质疑发公告“澄而不清”,结果逼得交易所出手发出长篇问询函。

五年间广告费由0.79亿增至2.63亿 年均复合增长率27%

2011-2015年期间,莎普爱思广告费用支出明显高于净利润。且随着营收规模的扩大,广告费用占营收的比例不但没有下降,反而有所增加。

2011-2016年,莎普爱思广告费由0.79亿元增加至2.63亿元,营业收入从4.09亿元增加至9.79亿元,净利润由0.68亿元增加至2.76亿元,年均复合增长率分别为27%、19%及32%。



与此同时,公司的研发费用却连广告费的零头都没有,且占营收的比例正在逐年下滑。

根据公司公告:2016年,莎普爱思研发费用为2902万元,占营业收入比例仅为2.97%。同年,广告费占营收的比例为26.84%。

以下为公司近年研发及广告费投入情况统计表:



重要股东减持 第二、三大股东合计套现超5亿

减持是证监局关注函的另一个要点。

在上篇文章中,面包财经提到,作为公司的发起人之一、第二大股东王泉平自2016年5月以来,开始持续减持公司股份。其持股比例由原本的16.86%下降至2017年6月1日的10.16%,合计套现约4.35亿元。

但实际上,根据上市公司公告,第三大股东上海景兴实业投资有限公司在这一期间也有减持,且在执行减持计划的过程中,其还由于误操作卖出为买入导致短线交易9500股。

不考虑误操作股份,2016年5月以来,这两大股东合计减持1322.34万股,套现参考市值估计约5.4亿元。

此外,股东的减持计划还在进行中。

2017年9月,第二大股东王泉平发布了减持计划公告,预计减持股份合计将不超过 666.18 万股,即不超过莎普爱思总股本的 2.68%。目前,该减持股份计划尚未实施完毕。

手握35.41%解禁股 大股东还能扛多久?

2017年7月3日,公司大股东陈德康解禁8787.66万股,占到总股本的35.41%。以下为公司限售股解禁时间表:



另外,根据2017年三季报,大股东所持股份中处于质押状态的有1918万股。

第二大及第三大股东已经付诸行动,大股东的心何处安放?

目前,莎普爱思持续停牌中,巨额解禁股压顶,被困其中的中小股民们的心又该何处安放?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