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首页>王乐
南京银行利润迷局:营收暴跌之后,银行会计是如何调出利润的?
2017-09-22 13:22:55 来源:面包财经

若我们进行一下调整,假设资产减值损失今年上半年与去年同期持平,也就是说,成本要增加26亿元,则税前利润要相应减少26亿元,假设企业平均所得税率为25%,那么相应的净利润约为30亿元,这一调整后的净利润与去年同期相比则要下滑近29%。当然,这只是在讲原理,并不是一个准确算法,也不会完全符合事实。银行会计非常复杂,从公开财报上的数据就推断南京银行刻意通过这个方式来调节利润,也是不公允的。

但是,通过历史数据对比,我们可以明显看到,今年上半年南京银行的资产减值数据较此前大幅下滑,且处于历史低位。下图为南京银行资产减值情况:


此前三年,南京银行的营收和净利润增速都处于较高水平,基本上都在20%以上,营收增速甚至保持在35%以上。在此期间,南京银行账面上的资产减值损失也在大幅增加,同比增速保持在35%以上,2014年超过200%,资产减值计提的增速在所有上市银行中处于较快水平。不过,这一情况在2017年上半年出现反转,同比减少了50%,仅为25.48亿元,而去年同期的资产减值损失有51.48亿元。

尤其值得关注的是,财报上显示,在由于贷款和垫款带来的资产损失,从上年的同期的47.36亿,减少到18.77亿。

说到这里就不得不提不良贷款核销那点事。南京银行在半年报中称:公司用足用好核销政策,积极组织开展核销工作,按应核尽核原则加大核销力度,为稳定资产质量起到积极作用。

不良贷款核销并不会直接影响当期利润,但是核销之后减轻了拨备压力,在某些情况下可以间接影响当期利润。

由于前几年计提较为充分,南京银行的拨贷比和不良贷款拨备覆盖率都维持在较高水平。截至2016年底,拨备覆盖率已经高达457.32%。今年6月底,拨备覆盖率小幅下降到450.19%,而拨贷比则从3.99%下降到3.89%。

银行加大核销力度不是什么坏事情,但是和其他措施相匹配,却可以成为调节利润的利器。这恐怕是银行会计们名利双收的“独门秘籍”。

银行“丰年存粮,荒年吃老本”,尤其对于拨备覆盖率比较高的银行,通过各种方式平滑利润也不是什么秘密。实际上今年有不少银行的资产减值损失都在减少。不妨看一下各家上市银行今年上半年资产减值损失的变动对比情况:


还记得开头那张营收排行表吗?两张表对比我们发现了一个很惊人的巧合:资产减值损失降幅最大的三家银行:南京银行、兴业银行和中国银行,恰恰是各自类别中营收降幅排名居首的银行,分别位列城商行、股份制行和国有大行营收负增长首位。

为啥会出现如此巧合呢?难道是三家银行心有灵犀?不愧都是科班出身。

要说监管政策有变,也不大说的通。毕竟,25家上市银行中,还有17家资产减值损失在增加,加大拨备力度仍然是普遍现象。

逾期1年以上3年以内贷款攀升:资产质量真的突然好转?

当然,资产减值损失减少也可能是因为银行资产质量转好。据南京银行公布的数据,其今年上半年的不良贷款率为0.86%,相较2016年底的0.87%下降了0.01个百分点。

不过,更值得关注的是逾期贷款的期限构成,魔鬼往往在于细节。下图为南京银行部分逾期贷款的情况:


不良贷款余额与3个月以上逾期贷款的比值一般可以用来衡量一家银行在不良贷款认定上的宽严程度。南京银行该比值从2012年上半年的2.3一路下滑到2016年的上半年的0.68,尽管目前回升到0.9,但远不及之前的保守力度。

另外,我们可以看到一个非常明显的变化:2017年6月底,南京银行逾期1年以上3年以下的贷款余额急剧攀升。从2016年底的9.84亿上升到20.59亿,足足涨了一倍多。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