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首页>王斌
冯大辉和庞麦郎 两个踯躅在不同世界的理想守望者
2017-05-12 06:18:18 来源:中国经营网

访者侃侃而谈。冯大辉的心情似乎不错,再没说出“就是怂了,不怂就死了”之类消沉的话。

两周后,博望志发布文章《冯大辉(Fenng)又是谁?》,跳出知乎网贴“非黑即白”的评价模式,“讲讲另一个冯大辉”。博望志笔下的冯大辉,谨慎而敏感,爱惜羽毛到有几分易怒的程度。这种特点鲜明的性格,让人不自觉的联想起曾经的一位网红“约瑟翰•庞麦郎”,以及《人物》杂志那篇细腻又颇受争议的人物小传《惊惶庞麦郎》。

冯大辉和庞麦郎乍一看不像是同类人:一位是坐拥百万粉丝、靠刷脸就能融资上千万的互联网KOL,另一位是出身汉中农村、靠网络神曲一夜爆红的草根明星,是处于平行世界中的两个人。但透过博望志和《人物》的两篇专访,又能看到二人性格中的相似之处:敏感、易怒、爱惜羽毛……或许,正是对理想的偏执,使得原本在不同世界踯躅的二人遥相呼应。

不会写代码的CTO与汉中插秧的台湾人

冯大辉和庞麦郎同属于心思敏感的一类人,以至于博望志在采访冯前,都必须要接受他的审视,“有些导向性的表述,不小心便被这位受访者视为僭越。”相较这位互联网圈的文化人,出身底层的庞麦郎对待记者显得更加不客气:“要求查验记者证和身份证”、“提出接受采访要收费”。

而且,据博望志描述,冯大辉心头似乎有一道不能触碰的伤疤:“离职丁香园引发的那起不堪的事件,冯大辉深感介怀。”当时,自称“丁香园码农”的知乎匿名用户称冯“在丁香园任职 CTO,一行代码都没有写过,一行都没有。”此后,冯不但专门发文逐条批驳,甚至到接受博望志采访时还不能释怀:“在沙龙会台上第三次将代码话题作梗抛出”、“两次以不会写代码的CTO自诩,谐谑笑傲,自有适应”。

相比之下,庞麦郎的心病就有几分喜感。《人物》称庞对“台湾身份”有执念,而且“能坦然地说出有违事实的话—即使这能被人轻易戳破”。“猫在旅馆里的庞麦郎依然对自己的过去讳莫如深,以‘这个我现在暂时还不能告诉你’回答所有问题。直到《人物》记者说起汉中是平原,务农相对轻松,他才猛拍大腿,回忆道,‘根本没有!很累!’他身体瘦弱,夏天酷热,还得下田割水稻,再把稻穗一担担挑到晒场。‘简直要我命。’”

喜欢挂黑粉的Fenng与摔记者电脑的大明星

心思敏感的人往往易怒,其他人认为无关痛痒的事可能就是引爆他们情绪的导火索,这一特质在冯大辉和庞麦郎身上展现的也比较明显。面对围观者的恶意,冯大辉往往“会在微博上悬赏,挖掘匿名爆料者,也会在公众号里讥讽不肯赞赏又语出不敬的人。”庞麦郎则会因为电脑屏幕不是触摸的而“突然火了,摔了电脑,机身边缘被磕出一个小坑。”

据博望志分析,冯大辉在从丁香园离职时吃了亏,与他易怒的性格不无关系。但冯的好友Keso(洪波)觉得,“想让冯大辉的行事作风改观,难。”因为冯始终认为一个人说了错误的话,就应该受到惩罚,冯说:“他匿名,他nobody,他就可以不负责任地去做这些事情?他弱就有理了?他没有话语权,就取得某种豁免吗?”冯的另一位好友池建强觉得,冯大辉似乎总是参不透,池只好把对好友的理解,标注为孤独战斗的背影。

在《人物》笔下,庞麦郎的易怒显得更加市侩。他会捏拳,做出恶狠狠的样子,用戏剧性的口吻说:“谁要是算计我,他还没有出手,就被我看透,我就会让他死无葬身之地。”也会由于“偶然发现华数注册名称为‘传媒文化公司’而非唱片公司”彻底愤怒,说:“我又被骗了!简直是个骗子!明明是文化公司怎么可能给我出专辑?”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