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乱象:疯狂融资 监管真空
2017-07-22 08:14:52作者:戴闰秒 来源:中国经营报 评论:

戴闰秒

ICO在最近几个月成为了热词。

目前,最成功的ICO项目是以太坊,其收益率为689倍。正是看到这样的收益率数字,吸引着无数想一夜暴富的投资者们寻找下一个“以太坊”。

但是,ICO疯狂的背后蕴藏了巨大的风险——不是所有的ICO项目在结束后都能得到平台的交易支持。这就意味着,尽管有时候投资者账面上有资产,但无法通过场外交易来变现。

有分析称,更重要的是在监管缺位的情况下,许多ICO纯粹就是骗局。募资公司只是想利用人们对数字货币生态的新鲜感和兴奋感,并抓住目前这类市场缺乏可强制执行的监管保护实行诈骗。一旦融到资金后,那些承诺要推行的计划根本不会落地。

什么是ICO?

ICO全称为Initial Coin Offering,即数字货币首次公开众筹。与IPO类似,只是其发行标的物由证券变成了数字加密货币,并且以类似众筹的方式发行。

项目方通过发行自己的数字加密货币,也就是代币,来获得市场融资。投资者以比特币或以太币来购买兑换代币,兑换比率等则是由项目方决定。

投资者在赌的是,认购的代币能够登录交易市场并升值。新型数字资产升值与否,取决于ICO项目的应用前景。ICO发起者会发布一个技术白皮书,阐释其技术上的创新与突破。众筹获得的数字货币将投入到该技术的后续研发。

一般而言, ICO需要两步:一是以比特币或以太币换项目代币,二是代币登上交易所,投资人可以将手上的代币进行流通。而一个完整的ICO玩法是,先建立一个网站,发布一个“ICO白皮书”,介绍自己发行的虚拟币项目进行虚拟币融资,然后大家抢购加密货币,最后可以在交易所中交易买卖。

“发行ICO的一般是区块链细分领域中的公有链的初创企业。因为联盟链没有代币,公有链才有代币,企业这样做,不仅仅可以获取实际的融资效果、还可以获得一批种子用户,建立自己社区。”巴比特执行总裁段新星对《中国经营报》记者表示。

段新星认为,ICO这种融资手段有一定的创新性,也为初创企业提供了更多机会与便利,但另一方面,融资门槛的降低,比如不用给VC详细的商业计划书、包括未来盈利状况等,因此也会衍生出不少问题。

值得一提的是,与比特币一样,无论是以太币,还是其他平台发行的代币,交易都是全球性的,并且24小时交易,这也让风险与不确定性大大提升。

根据段新星分析,代币有更强的液化流动性,并且存在双重套利空间。“就购买者渴望的盈利而言,一般只要代币登录交易平台,就可以进行二级市场的流通,一二级市场间的价差形成第一层套利空间;而随着企业履行承诺,产品成型或者有技术突破,这时候代币的价值又会有所提升,又产生第二层的套利空间。”段新星称。

造富神话

根据博链研究统计,目前数字货币共计953种,2016年ICO融资金额超过2.36亿美元,截至2017年7月6日,ICO融资金额已达7.76亿美元以上。2017年至今已经完成超过80个ICO项目。目前回报率最高的ICO项目是Stratis,收益率为763倍,最成功的ICO项目是以太坊,收益率为689倍。

国内融资额最大的ICO项目是今年3月发行的量子币,从全球区块链极客群体里换取到价值1500万元的比特币和以太币。量子链第一天“上市”,最高价格达到66.66元,涨幅达到33倍。不过,量子链目前的价格仅为33元左右。

“上面提到的900多种指的是上了交易平台的,那些失败的或者特别不靠谱的都没有上线。所以,世界上到底有多少代币,这个分母是不知道的。况且ICO成功的项目并不多,大多数都以失败告终,属于典型的高风险投资行为。”苏宁金融研究院互联网金融中心主任薛洪言对记者表示。

然而,更多的人看到的是几百倍的收益率,而忽略了高风险。

据金融研究机构Autonomous的一份最新的研究报告,自今年年初以来,新兴科技公司通过ICO融资了近13亿美元。在最近一个月内,ICO融资规模就高达近6亿美元,几乎占到了上半年融资规模的一半。

ICO之所以如此疯狂,是因为以太坊的成功。以太坊发行的以太币已经是全球第二大加密数字货币,暴涨的价值造富了不少投资者。

2014年7月,以太坊ICO推出。以太坊不单是一种数字货币,更是一个多元化的开发平台,同时也是运行在区块链上的编程语言,而以太坊的市值由所有以太坊的代币以太币所构成。

在最初的两年时间里,以太币的价格一直处于低迷状态。最开始时,一个以太币只值20美分。2016年,以太币的价格维持在10美元上下,最高时接近20美元。以太币价格的真正暴涨是从2017年3月份开始,从突破20美元开始一路飙升,在6月12日达到了顶峰,单价突破400美元,国内交易价格也达到2700元。至此,以太币已经是全球第二大加密数字货币。

截至7月19日20:00,以太币在国内的交易价格为1582元。

对于如何判断一个ICO靠谱,段新星对记者分析称,这要考察企业的信息披露状况、资金使用规划、团队创始人背景、团队稳定程度,产品技术的进展、是不是对投资者的承诺在一步步在实现等。

骗局横行

在薛洪言看来,现阶段绝大多数ICO项目都缺乏实质性创新,多是采用拿来主义,把比特币、以太币、瑞波币等几个主流的区块链的优点或特征进行简单重组,再用远大理想扯个大旗,便出来融资了。而这些理想,通常看上去都不能落地。

“比如,有的ICO项目立志改造国内公立医院低效率的运作模式,想把病历、处方甚至各科室内部终端诊疗系统统统搬上区块链,打造一个透明的医疗体系;有的ICO项目想打造国内商品流转的溯源机制,积累大量商家和用户,构建流量平台,大有再造一个阿里巴巴之势;有的ICO项目想打造全球统一的数字资产发行与交易平台,实现数字资产的跨境无障碍流通;然而这些远大梦想的背后是极低的概率,毕竟区块链的发展还处于早起,还没有特别成熟的应用。”薛洪言称。

在他看来,很多ICO企业创始团队的构成单一、就想凭着区区几千万元资金,在两三年内便改变世界,这样的宣传就足以让理性的投资人望而却步。

问题在于,被一夜暴富的深化刺激的ICO圈新晋投资者们,根本无法理性分析。目前,国内ICO项目筹集计划多在2000~4000比特币左右,按照比特币2万元单价计算,募集资金约在4000万~8000万元之间。而ICO代币量占比通常在50%左右,意味着区块链项目ICO阶段本身估值在8000万元~1.6亿元之间。

ICO投资者的想法是在不超过3年的时间内币值可以增值10~100倍,以50倍计算,意味着该项目在3年左右估值要达到40亿元~80亿元之间。

“以太币的成功是基于它真的有区块链技术的创新。而现在的很多ICO,只是把技术拼凑下,甚至就写下创始人团队,连白皮书都没有,就敢出来融资。”薛洪言称。

监管真空

ICO项目由于仅被基于区块链的公司所使用,已有的监管体系和法律体系无法对新技术与新型金融业态进行有效监管。

“ICO支付的是代币,获得的也是代币,缺少金融介入的一个点。即使投资者遭受到损失,也不是人民币损失;说它非法集资,但集的也不是所谓的资。数字货币现在没办法定位,从金融角度很难介入。而且ICO很多项目是国际性的,项目发起方可能在境外,就连投诉都不知道找哪个部门。”薛洪言表示。

在薛洪言看来,以目前这么严的监管环境,就像比特币一样,监管也很快会涉及到这款。而具体的监管措施,很难直接接入ICO的发起方,还是要从目前各交易所切入管理,比如为上交所的项目设定条件、为投资人设定条件等。



*除《中国经营报》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责编:孙明胜 sunmingsheng@cbnet.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