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资人8000多万血本无归 非法吸存犯罪中投资人身份模糊
2017-07-19 10:15:33作者:裴昱 来源:中国经营网 评论:

本报记者 裴昱 北京报道

“近几年来,非法吸收公众存款案(下文简称“非吸案”)进入集中爆发期,数量之大、金额之高、涉众之广、影响之深、前所未有。” 北京京师律师事务所律师杨树英说,但非法吸收公众存款案件中的投资人是否应当认定为刑事被害人,一直存在较大争议。

2014年6月,赵含(化名)投资100万元购买了一款私募产品,跟她一起投资的,还有来自北京、上海、东莞、昆明等地的31名投资人。

他们与北京同鑫汇资产基金管理有限公司签署了《有限合伙协议》,这款产品用于投资“马鞍山中杭电网装备科学园项目”,该项目募集8000多万元,分半年期和一年期两种,预期年化收益率为9%-13%。但2015年4月《有限合伙协议》到期后,赵含等人却没有收到投资本金和收益。

2015年4月《有限合伙协议》到期,同鑫汇基金公司及项目公司、项目方担保人均为支付投资本金和收益。至2015年底,赵含得知,北京同鑫汇资产基金管理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王栋等人因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被立案,目前王栋案已进入审判阶段。

“但按照刑法规定,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的客体不包括个人财产权,投资人没有刑事诉讼被害人的地位,恐怕不能通过提起刑事附带民事诉讼等途径维护自己权益。”赵含表示。

对此,非吸案投资人诉讼地位研讨会在北京京师律师事务所召开,与会专家表示,非吸按中刑事被害人的地位认定一直存在较大争议,

据中国裁判文书网显示,2015年、2016年和2017年上半年全国31个省份的7377起案例中,全国司法机关在法律文书中对投资人诉讼地位的表述也存在严重不一致。

2015年全国非吸案数量1790件,投资人列为被害人案件数量1039件,占58%;2016年全国非吸案数量4269件,投资人列为被害人案件数量2521件,占59%;2017年上半年全国非吸案数量1318件,投资人列为被害人案件数量720件,占55%。

值得注意的是,北京市2016年、2017年没有一起将投资人列为被害人的案件。有的将投资人列为证人,有的直接使用“投资人”这一词汇,将其法律地位模糊处理。

北京师范大学中国企业家刑事风险防控北京中心研究员许浩表示,实践中非法吸收公众存款案件往往被害人众多,卷宗证据材料繁杂,司法机关在法定期限内完成案件办理的情况下,同时保障投资人及其诉讼代理人行使上述的权利存在较大难度。因此,即使司法机关在法律文书中将投资人认定为被害人,实际也很少赋予其相应的诉讼权利。

据了解,实践中,不同的司法机关在法律文书中对投资人地位的表述也存在不一致,有的将其列为被害人,有的则将其列为证人,更有甚者直接使用“投资人”“投资参与人”等中性词汇,将其法律地位模糊处理。

“我个人观认为,非法吸存案件中的投资人属于被害人,因为犯罪行为直接侵害了他的物质利益,造成了直接损失。”研讨会上,北京师范大学刑事法律科学研究院教授刘广三说。

“但是如果定位为被害人,也会带来很多问题,比如重复投资人如何认定。一个人在非法吸存的平台上投入1万元,此后获利1万元,他把2万元本息取出后,再投资1万元,结果无法取回,那么他是否遭受了损失呢?”刘广三说。

中央财经大学法学院教授郭华认为,非法吸收公众存款案件中,往往存在着刑事案件和民事案件的交叉,比如公安机关进行刑事立案之前,有的投资人已经提起民事诉讼追偿本息。这种情况下,虽然犯罪嫌疑人违反了法律规定,但是不影响原来合同的效力。如果非吸罪立案之前已经进行了民事诉讼,或者民事诉讼已经结束,这个民事判决仍然有效。

*除《中国经营报》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责编:孙明胜 sunmingsheng@cbnet.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