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交所内地搅局 抢筹大宗现货交易
2017-05-13 08:53:18作者:熊学慧 来源:中国经营报 评论:

5月11日,深圳前海发生一件足以引起发国际大宗商品行业震动的大事件。

香港交易所总裁李小加宣称,将引入LME(伦敦金属交易所)模式到前海,即将开业的深圳前海联合交易中心(QME)将突破现有的“T+5”等行业规则,采用天天交易、日日交割的交易模式,志在“重构大宗商品市场格局”。

值得注意的是,QME将利用前海自贸区及深港试验区的制度创新环境,“补足中远期现货”交易。李小加称,QME是一个创新型交易平台,将借用LME经验帮助中国大宗商品市场服务实体经济,树立大宗商品中国基准价格。

上述消息一经公布,即在业界引起极大反响。业界人士关注的一个重要问题是,在国内交易场所清理整顿的“6·30”大限将至、政策不明的情况下,香港交易所如此高调推出QME,有何背景因素?这对上海期货交易所、郑州商品交易所及大连商品交易所会带来冲击吗?

大宗商品“搅局者”

李小加详细说明了为什么在深圳前海设立QME及其行业背景。按照李小加的描述,大宗商品是香港交易所发展战略的重要组成部分,采用“两条腿并行”的发展战略,即期货与内地互联互通、互挂互惠,现货则是走出去买(2012年6月花费约138亿元人民币买下LME)、走进去建(QME)。

至于为何选择在前海建QME的问题,李小加称,前海有优越的制度创新环境及深港创合作的区位优势。另外,作为国家经济发展主要引擎之一的华南地区尚无一家全国性的商品交易市场,(香港交易所)必须加快补足短板。

记者在现场留意到,QME已经挂牌,其交易系统处在测试阶段,伦铜3M、伦铝3M等LME基础金属商品合约信息在显示屏上滚动。

而令人颇感意外的是,李小加强调5月11日当天并非宣布QME正式营业。对于何时正式开业的问题,李小加的回应有些隐晦,称是“正在加紧大量基础准备工作”。

李小加说,在眼下清理整顿的大背景下,QME在推出时间、模式、产品等方面将做到合法合规,“助力内地大宗商品市场的长期健康发展”。

事实上,香港交易所自2012年买下LME开始,就一直在谋划进入内地市场。李小加带队频繁与内地有关省市、机构商洽“互联互通、互挂互惠”事宜,并达成一系列重要合作。

至2016年4月,香港交易所迈出了实质性的一步,正式在前海设立“港荣贸易服务(深圳)有限公司”,初始注册资本为500万元人民币。4个月后,其注册资本相继追加5500万元、2.5亿元、4亿元,投资总额则增加到12亿元。

而一年后的2017年4月,港荣贸易变更为QME,股东更变为深圳前海金融控股有限公司及HKEX Investment(china)Limited,持股比例分别为9.99%、90.01%。变更后的公司法定代表人为肖萍,李小加出任董事长。

在这一年的筹备期间,香港交易所则是动作频频。其中一件事是,2016年10月委任有27年期货经历的“教父”级人物郭晓利为QME行政总裁。郭晓利曾任郑州商品交易所总经理、大连商品交易所副总经理等职。

另一个重要事情则发生在2016年10月12日,李克强总理到深圳视察,并参观了QME展厅。李小加向总理介绍称,香港交易所前海联合交易中心是一个创新型交易平台,将把伦敦金属交易所的成功模式移植至前海,帮助中国大宗商品市场服务实体经济,树立大宗商品中国基准价格。

天天交易 日日交割

李小加向李克强总理汇报的事项并非“只是说说”。实际上,香港交易所早有谋划。

QME的注册信息表明,其经营范围包括有色金属、贵金属(黄金除外)、能源类产品、化工类产品、农副产品等大宗商品现货及其相关品的交易组织、资金结算、商品交收、物流等活动提供场所、设施和服务。

此外,QME还提供上述相关商品的批发及进出口贸易、金融中介服务、本外币结算服务及仓储、仓单监管服务、组织开展与大宗商品现货有关的金融产品创新活动等。

而按照郭晓利的描述,QME的交易模式是天天交易、日日交割,且不设涨跌幅限制。而为使QME顺利运行,香港交易所等股东方还将从建立便捷交割仓库布局和行业信用、培育综合交易商、建立利益分享机制及围绕企业需求设计服务产品、模式等方面着手。

记者发现,上述信息有浓厚的LME特色。据了解,LME创立于1877年,全球有四分之三的基础金属通过LME交易。其“经验”包括天天交易、日日交割的个性化合约、遍布世界的交割仓库网络、分级结算的风险管理制度和会员自律管理机制等。

李小加称,QME将引入LME的全套成熟模式,并“重构大宗商品市场格局”。据称,国内现货市场却极为分散,没有统一标准、缺乏有效服务,存在市场发展严重失衡、在国际市场上缺乏足够的定价权等问题。

针对这一现状,QME将会借鉴LME经验,“以服务实体经济为己任,培育以机构客户为主的现货市场”。比如,QME为大宗商品使用者、贸易商、物流商和金融中介等各方提供大宗商品现货交易、融资、仓储物流及供应链管理等一系列综合服务,且能够降低中小产业企业套期保值的成本。

“我们将加快中国大宗商品市场国际化的进程,真正实现国际大宗商品定价的东移。”李小加称,这对于中国发起的“一带一路”战略有着重要意义。“一带一路”沿线涉及60多个国家,预计未来十年中国与沿线国家的贸易额将达2.5万亿美元,其中相当比例将是大宗商品资源,发展潜力巨大。

香港交易所的“野心”很明显,即要将QME打造成创新、合规且以“中国价格”标签联通中国与世界的大宗商品行业的“新标杆”。

记者留意到,QME未来还有“现货与期货互通”的计划,其强调的“中远期现货”及相关灵活的交易模式有期货“套期保值”的重要功能。这是要把稳坐期货行业二十余年、“中国定价”宝座上海期货交易所、郑州商品交易所及大连商品交易所等老牌交易所“赶下台”吗?

比如,香港交易所计划今年在香港及伦敦推出黄金产品,正筹备推出香港首组以美元及人民币(香港)计价的可实物交收的黄金期货合约,目前正待证监会审批。而香港交易所同时也正与市场参与者洽商,为推出该产品做好准备。不过,目前尚没有引入内地的时间表。

李小加对此回应是,QME服务实体,“与内地期货交易所形成互补”。据称,对于企业客户来说,全世界的期货市场其实“都是一个小众市场”,永远只有少数的企业能够通过期货直接去做套期保值。

而目前国内的多数现货交易平台金融属性太强(交割极少)且不规范,QME则希望在内地打造一个能够有效服务实体经济的大宗商品交易平台。“将能促使更多实体企业在前海联合交易中心平台上进行现货交易的同时参与期货市场的套期保值,与期货市场形成互补和良性循环,促进期货市场的机构化和实体化。”

值得注意的是,尽管QME已是“万事俱备”,但尚欠正式开业的“东风”。李小加表示,在眼下清理整顿的大背景下,QME在推出时间、模式、产品等方面将做到合法合规,“助力内地大宗商品市场的长期健康发展”。




*除《中国经营报》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责编:孙明胜 sunmingsheng@cbnet.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