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蛮生长的大宗商品交易平台: 2017或成规范之年
2017-01-01 14:05:35作者:汪洋 来源:中国经营网 评论:

   兑付危机的起因,是泛亚推出的一个叫“日金宝”的活期理财产品。宣传中,该产品“保本保息,资金随进随出”。“日金宝”的原理是,日金宝的委托方为有色金属货物的购买方,受托方则是日金宝投资者。投资者购买日金宝理财产品,也就是为委托方垫付货款,委托方则按日给投资者支付一定利息(资金自申购成功日起每天有万分之三点七五的收益,年化约为13.5%),是同期银行活期存款利率的数十倍,并在约定时间购买货物偿还本金。但实际上,泛亚当时的交易中,每天90%以上交易均为无需现货交割的期货类交易合约,其最大的贸易商品铟的库存量超过国内年需求量的数十倍,如果投资者悉数交割,根本无法以市价售出,而其成立以来的主营业务为吸收公众资金,然后向有色金属产业链上的中小企业发放货物质押贷款。当时泛亚在全国各省设立有众多分支机构,但是却没有一家通过了当地金融监管部门的审批,却仍然在违规大规模招募更多的、新的地方分支机构。

   随着郎咸平、宋鸿兵等知名人士为其宣传站台,泛亚轻松赢得了大量投资者的信任,不少投资者不惜把多年积攒下来的积蓄甚至举债投资到泛亚。

   然而,2015年4月,泛亚的资金链开始出现问题,该产品爆发兑付危机,涉及全国几乎所有省份,共牵涉22万户投资者、430亿元资金。此后,泛亚发布公告承认,泛亚有色金属交易所委托受托交易商出现了资金赎回困难,在委托受托业务合同期限内,部分受托资金出现了集中赎回情况。2015年年底昆明市政府开始成立专项工作组。随后,昆明市人民政府于2016年6月22日发文称,昆明市公安机关已依法对单九良等19名主要犯罪嫌疑人执行逮捕。

   除了大宗交易本身,从大宗商品交易衍生出来的微交易同样存在诸多乱象。广东金德大宗商品交易有限公司总裁助理袁野对《中国经营报》记者表示,国内参与微交易服务的平台没有统一的准入和退出机制,缺少门槛,导致一些根本不具备现货交易资质的公司也在从事大宗商品微交易服务,严重冲击了具备正当营业资质的现货交易平台的正常经营行为,并因此埋下了隐患,扰乱了市场;个别会员单位、代理商唯利是图,虚假宣传,不合规经营,导致一些不必要的投诉发生,严重扰乱了交易市场的正常秩序,影响了投资者的正常投资行为;同行之间的无序竞争,互相拆台,恶意攻击,导致这一新型的移动互联网交易服务出现诸多的非议,甚至影响了行业的发展。

   对于行业存在的乱象,业内资深人士、《鹿头社》创始人罗烜对记者表示,“交易场所放权到各地方政府后,各地方政府效仿天津。众多地方表态,只要天津能够做的,我们也进行尝试。于是小天津渤海商品交易所、小天津文交所、小天津贵金属交易所都起来了。天津对于辖内的交易场所是谨慎的,成立了交易场所相关的管理机构,严格控制风险,但是其他地方并没有这样的基础。”

依法治理是关键

   我国大宗商品市场发展现状充分说明,需要国内期货市场和现货市场利用新的理念、新的技术和创新的手段来构建一种新的市场组织制度,共同构建期货与现货、场内与场外结合的大宗商品交易市场体系,进一步促进市场功能的发挥,为供给侧改革服务。

三十多年市场经济实践已经证明,建设一个市场、发展一个行业,必须要坚持“开放、竞争、包容、法治”的思路。任何垄断的、封闭的、保守的非市场化做法,都不利于市场的形成和发展。    三十多年市场经济实践已经证明,建设一个市场、发展一个行业,必须要坚持“开放、竞争、包容、法治”的思路。任何垄断的、封闭的、保守的非市场化做法,都不利于市场的形成和发展。

*除《中国经营报》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