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角兽对政策、投资环境要求更高 访鑫根资本创始合伙人曾强
2018-04-14 08:41:55作者:屈丽丽 来源:中国经营网 评论:

其次,我们认为这是一个“弘投资”。弘投资的概念是孙正义当年投资中国市场时引入的,指的是当你认为一个市场会发展起来时,比如颠覆性技术在人工智能、大数据、电动汽车这些领域已经形成一个必然崛起的新市场的时候,我们就“闭着眼睛”投每个领域的前三位,放巨大的资金进去。当有一个企业成功的时候,我们的回报就是十倍甚至上百倍,就可以把我们全部的失败投资都收回来。所以,它不是一个简单的VC或PE的投资,而是一种弘战略投资。

《中国经营报》:区别于其他投资独角兽的资本,鑫根资本的差异化定位是什么?

曾强:我们的差异化定位来自于我们过去投资独角兽一线的实践、一线的教训、一线的成功经验,我们把它称之为“云场力”。具体来说,它包括三个方面的内容:

首先,未来差异化竞争不再是板块式的,而是全场景化的、组合式的,竞争不再是局限在某个领域里,比如说我是做人工智能的,是做大数据的,是做VR的,是做生命科学的,是做新材料的等,相反,它可能是把所有的这些技术给整合起来的一个巨大的应用场景。在这种情况下,我们未来对于独角兽的投资,已经不是单一的产业化的布局,而是一种全场景化的、组合式的。

其次,对于独角兽来讲,它是一种全生命周期的金融服务,从它的早期、扩张期到出现走错方向的迷茫期,甚至掉到陷阱里的挣扎期,到重组期,到最后涅槃重生的辉煌期,或者未来开追悼会的死亡期,这个过程是非常快速变化的,所以我们的组织架构,我们的早期、中期、晚期资金结构也要围绕独角兽的生命周期来提供环抱式的服务。

最后,希望我们的母基金能够有更多的创新,希望能够说服地方政府和我们的LP能不能学习软银和南非Naspers,能不能有一些弘战略的投资,通过我们的组合式投资来把握未来的巨额的增长,而不是通过一次两次的失败就把这个项目给否掉。

深度   打造“软银+KKR”的模式

在国内独角兽的生存环境背后,包含了投资这些独角兽的中国资本方的生存处境。来自LP的更严格的管控,更短的退出时间,更需要包容的制度环境等,倒逼中国资本方不断调试自身的定位,寻找最适合自己的商业模式。

鑫根资本就是其中的一个典型案例,按照鑫根资本创始合伙人曾强的说法,鑫根资本的投资策略是希望做“势盈率”+“弘投资”的模式,做中国的软银,然而这需要LP们更大的包容度,对独角兽项目更宏大视野上的判断。

与此同时,独角兽的高失败率是必然的,科技部火炬中心联合长城企业战略研究所发布的《2016中国独角兽企业发展报告》显示:“2017年6月12日,北京中关村创业大街度过3岁生日。3年来这里累计孵化团队1900个,获得融资743个,融资成功率39%,融资超过1亿元的企业40多家,独角兽企业2家。”以此数据测算,中关村创业公司成长为独角兽的概率大约为千分之一。即使成长为独角兽,也仍然面临各种各样的危机,比如凡客、开心网、乐视、摩拜等。

那么,当投资的独角兽出现问题,救还是不救,如何救,救到什么程度?正成为这个时代面临的新问题。事实上,当越来越多的独角兽倒下去的时候,它带来的往往是对过去投入的资金和资源的巨大浪费。那么,是否有一种机制,超越一般法律意义上的破产重组的机制来挽救或重新激活这些独角兽呢?

曾强告诉记者,“鑫根资本的目标是做日本的孙正义加上美国的KKR,把KKR的并购模式整合进来,就是企业在出现问题时为其进行并购和重组。”

在曾强看来,“软银所从事的产业,即未来前沿产业和颠覆性技术,进行弘投资的理念,以及整合颠覆性的企业成为生命共同体这些方式都是我们所认同的,但是我们不可能有他们那么长的退出时间,在中国,很难有十年以上的LP去耐心等待,金融机构有时等待两三年都比较难,所以,当独角兽走到一半,可能会有一堆毛病,大量的不良资产开始出现时,我们希望能像一个环抱式的医生,为这些独角兽提供全生命周期的服务,这就是KKR的模式,该整合的整合,该投资的投资,该重组的重组,这本身也是提高独角兽成活率的一种方式。”

*除《中国经营报》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中国经营报

经营成就价值

订 阅
最新文章
独角兽对政策、投资环境要求更高 访鑫根资本创始...

从《千年雄安》一书出版,到粤港澳大湾区的模式建言;从“金三极”战略助力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到以“马蹄掌”战略打造全球独..[详情]

没有不好的行业只有不好的企业——访广汽集团总经...

新能源汽车产业在外有政策倒逼,合资品牌蓄势待发,内有本土品牌竞相发力的情况下,广汽作为体量庞大的老牌国企,如何在最短的..[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