机器人可以很可爱 但不能太像人
2017-11-25 11:42:31作者:李正豪 来源:中国经营报 评论:

访华硕董事长施崇棠

2017年11月14日,华硕联手腾讯,在中国内地市场推出自家首款智能机器人Zenbo Qrobot。

这个萌机器人有一个中文名字,叫做小布,而在华硕内部,董事长施崇棠一直被人叫做“小布爸爸”。

这个风范儒雅,说话时笑眯眯的谦逊长者,平时都保持着沉静的大学教授气质,但当他站到舞台中央,以高亢激昂的语气向世界介绍小布时,就一下子变成了果敢强悍的另一个人。

对施崇棠来说,小布就是自己的孩子。“孩子”代表了未来的希望,Zenbo Qrobot小布则承载着华硕的未来。

发布会结束后的第二天,施崇棠在北京接受《中国经营报》记者的独家专访,从小布开始,畅谈了华硕在PC互联网时代、移动互联网时代、人工智能时代的演进逻辑。

做人工智能大潮的先锋

《中国经营报》:现在无论国内还是海外,几乎所有企业都在转型。但市场热点又很多,我们看到云计算、物联网、大数据、人工智能、机器人、VR/AR等等热点。在所有这些热点中,你最看好什么?

施崇棠:我现在的领悟是,云计算、物联网、大数据、VR/AR等所有这些东西都是在铺路,最终目标是推动人类进入智能革命时代。举例来说,进入智能革命以后,AR实际上就是人类视觉的延伸。现在智能革命刚刚开始,未来每一个人就好像头上“长”着一根智能天线,可以随时随地获得智能。

人工智能已经存在多年,过去也曾经出现过几波热潮,但最终都没有成功,为什么?因为智能一定要从最基础、最底层的视觉和听觉开始,过去辨识率达不到那种水准,所以过去几波热潮都无疾而终了。现在由于深度学习等算法的进步,无论辨识人脸,还是辨识声音,机器的辨识率甚至已经超越人类,所以这一波人工智能终于成功了。

不过,我认为大家还有一些误解,比如,很多人认为,现在的人工智能已经达到真正的人类一样,这是一个陷阱。大家期望的“强人工智能”就是一个陷阱。最近有个笑话,机器人长得越像人就死得越快,说的就是这个意思,因为大家对这样的机器人期望会很高,最终发现不是那么回事。

现在讲到的人工智能还是比较狭窄定义的人工智能。比如围棋领域的阿尔法狗,确实因为深度学习,真正实现突破,在围棋领域战胜人类,最后连人类的经验也不要了,出现了阿尔法狗Zero。不过,阿尔法狗只是在围棋领域超过了人类。

在AI的普及和推广上,我认为必须务实。最近上市的iPhone X,就先把人脸识别让消费者用起来了。这让Google吓了一跳,Google也认识到,必须务实推动AI,所以最近开始把所有工程师都往务实的方向上集中了。

《中国经营报》:华硕刚刚发布智能机器人Zenbo Qrobot小布,是否意味着人工智能就是华硕未来的发展方向?

施崇棠:AI将影响到各行各业,都必须要尝试应用。对于每个公司来说,不管是程序、流程还是产品,今后都需要考虑在哪些地方可以把AI整合进入,从而增强自己的竞争力。

我们公司最近的改组,也主要是适应AI发展需要。在推进中的智能革命中,华硕希望成为其中的一个先锋,率先体会、引领智能革命的到来,因为这是一个非常大的浪潮。

《中国经营报》:在AI时代,华硕将如何重新定位?或者说未来华硕将变成一个什么样的公司?

施崇棠:智能革命将是一波很大的浪潮,我们将全方位备战。目前通过Zenbo Qrobot小布这样的产品,华硕希望领航整个智能革命。

刚才讲到,“强人工智能”或者广义人工智能是陷阱,人类的智慧、常识、自我意识、情感这些抽象的东西,依靠简单的机器学习是做不到的,所以要建立知识论,然后让机器人拥有知识论,这是未来的努力方向。关于这方面,最新的理论认为,没有办法让那些东西跟人类的身体分离,也就是说,离开人类的肉身就没有办法产生一般所谓的意识行为。

华硕一开始就认识到必须建立正确的设计思维,把AI聚焦和应用于家庭,我们觉得可以把机器人设计得很可爱,但不能太像人,因为那样用户就会期望这个机器人什么都会做,让我们陷入到“强人工智能”的陷阱。

人类谈机器人的梦想也谈了几百年了,我们很想为大家圆这个梦,可以真正让机器人走到千家万户去,这一点也可以视为华硕的雄心壮志,这是小布对于我们很重要的战略意义。我认为至少到目前为止,华硕设计出了在人性化和实用性上融合度最高的智能机器人。小布的定位非常符合华硕的中心理念“奢华众享”,我们要让家家户户圆几百年的梦想。

设计思维推动转型

《中国经营报》:在移动互联网时代,智能手机是华硕发力的重点。现在,在智能手机领域,其中一个明显趋势就是,全球Top5品牌的总体市场份额越来越多了,另一个趋势则是,更多以前没有听说过的新生厂商进入市场。对这两者看似矛盾的市场现象,你怎么看?

施崇棠:这本来就是大家必须要面对的。在智能手机领域,内地是非常厉害的,有很多强手,这与之前PC时代是不一样的。在智能手机领域,华硕是比较慢的。为什么比较慢?因为我们当初认为PC市场没有那么悲观。为什么我们还是要做?因为我们认识到,移动互联网是非常重要的浪潮。

智能手机在每个国家和地区的市场应该有不同的玩法,对于华硕来说,我们在台湾地区做的还不错,在内地市场我们必须面对市场现实,采取聚焦策略走向小众市场,比如用奢华众享等概念来获得更多用户。实际上,类似的情况在PC时代也出现过,PC时代美国市场是最艰难的,很多公司在美国不得不亏损,用其他国家的盈利支撑美国市场,大家必须在不同的市场采取不同的策略。在智能手机市场,内地市场也变成了华硕比较艰难的市场,我们必须拿着望远镜和显微镜,看得更准确一点儿,从而找出自己的策略来。

《中国经营报》:在过去几十年,我们看到计算平台的转移。互联网时代的主要计算平台是PC,移动互联网时代变成了智能手机,人工智能时代计算平台会不会从智能手机转向VR、AR、智能机器人或者最近两年炒得火热的智能音响上?

施崇棠:智能时代计算平台很可能是多元化的,现在智能音箱无疑是最成功的,智能音箱完全看不到人类的形状,避开了“强人工智能”的陷阱。同时智能音箱的策略,我认为主要是无所不在,家庭场景可以放很多个,在每个地方收集语音数据。当然了,智能音箱也有很多挑战。大家都在做智能音箱,所以华硕就不想去做了,这也是为什么我们的Zenbo Qrobot小布会往前多走一步的原因所在。不过,未来究竟哪个将变为真正的平台,家庭里面的重要平台,现在还言之尚早。

我认为,智能手机已经成为人类身体的延伸,也很可能成为未来的控制中心。

《中国经营报》:华硕是全球第一大的主机板厂商和前三大的PC厂商,PC业务是华硕更加根基性的业务,但现在全世界PC厂商日子都不太好过,你认为这里面的核心原因有哪些?

施崇棠:确实是这样,过去的成功很容易产生一种惯性。我在十几年前就有体会,整个台湾地区或者华硕过度依赖英特尔绝非好事,我们应该不断创新,去试图影响英特尔的内部设计,才会有自己的话语权。这也是华硕一直在坚持的事情。我们认为消费者需求总是对的,不管消费者的需求是感性的还是理性的,我们的创新都应该从消费者开始,试图满足消费者的需求,并在商业上找到可行的技术解决方案,就是我们应该具备的创新精神。后来我们把这个叫做设计思维,我们在华硕一直推行设计思维。所以我们的转型还是蛮快的,没有靠着PC业务一“吃”到底。

坚持连续性的产品升级,才是正确的设计思维。我们当初也是从各种不同的角度去考虑问题,从PC Computing(PC计算平台)到Mobile Computing(智能手机计算平台),一直向前进步是没有错的,但装置还是被动的。我们就在思考,应该让这种进步从被动变为主动,把服务变得主动而有人性的关照,所以会推出Zenbo Qrobot小布智能机器人,它同时又是一个标准化的东西,一个可以通过语音随叫随到的安卓家庭计算机及高级音响。

《中国经营报》:现在的语音识别、图像识别、AI等,都对软件创新部分提出了更高的要求,而华硕一直给人感觉在硬件上更强,怎么实现软硬的平衡呢?

施崇棠:我当初在PC训练工程师时,从来都是硬件和软件一起训练,我认为只懂硬件的工程师不算真正懂电脑技术。现在软件工程师比硬件工程师多很多,设计思维也正好调节了这个平衡。软件的角色很重,华硕也不会一直硬硬的只说技术的东西,要实现软硬件的弹性联动。

前面说到现在大家都有智能天线互相连接,强调开放性的共享协作,这对于华硕的软件创新也有很强的补充。比如小布的语音识别部分,我们在海外用的是谷歌,在内地选择了腾讯。我们一起协作去做优化,带给消费者最佳的辨识解决方案。小布的小小身体里有很多技术值得深入探究和不断优化,我们会不断地走在最前沿,即使是在最通用的技术领域也希望能够跑到最前面,同时也会很务实地用设计思维观念去取舍到底值得还是不值得。

即使东西卖出去以后,设计思维也没有结束,我们还要积极了解消费者的使用情况,并在此基础上继续改进产品。东西一卖给你就跟你结缘了。

为永续经营选定接班人

《中国经营报》:我们都知道,进入华硕之前你已经是宏碁高管,因为华硕创业团队你的四位弟子的多次邀请,你最终加入华硕并引领华硕的成长。现在,中国是万众创业的时代,对正在创业的年轻人你有什么经验可以介绍?

施崇棠:因为媒体的美化,我到华硕好像成了三顾茅庐的故事。其实我是华硕的创始人之一,那时候正好宏碁也遇到了一点儿危机还需要我,所以先留下来把危机克服掉,宏碁在美国市场销量稳定了才去华硕。

我认为到华硕以后最重要的事情是招聘人才,那时候宏碁工程师是不准去华硕的,而且华硕还很小招不到优秀人才,我就到台湾大学给学弟们一个个打电话,然后亲自教他们,学硬件的我就教软件,学软件的我就教硬件,到后来华硕技术团队很强,与一开始就着重组建技术团队是分不开的。

我是一个工程师,没有很大的野心,最初我们只想建立一个小而美的公司,只是后来身不由己发展起来了,公司越来越大、员工越来越多以后,很多事情变成了自己的责任,所以后来我把管理也当学问、把艺术也当学问,用做学问的思维方式来经营公司。

《中国经营报》:对公司下一步发展,你觉得华硕整个经验里面最大的优势是什么?

施崇棠:我感觉人才跟文化可能还是最大的优势。我们要不断吸收新的东西。现在大家都在讲迭代,前一代的人就很感叹,一样读完大学出来,但是与新一代之间的差距好像多达十年。我认为前一代的人一定是没有保持终身学习,所以才会被淘汰掉。创新发展需要积累也需要敏感。最具革命性的突破,可能往往是从最简单的概念开始,就像那些得诺贝尔奖的人,通常是在某一个点上突然通了。

在公司内部的转型上,主要的挑战也是对于新生代的培育。很多员工认为培训是公司负责提供的,其实观念要反过来,学习一定要是自己主动的。需要你去强求他进步的,都不是最好的人才。

《中国经营报》:如你所说,华硕从一开始就强调创新,一家公司一直保持创新能力是不太容易的,你是如何让华硕保持这种创新精神的?

施崇棠:一开始华硕还较技术导向,比较偏重在技术上的创新,当然,在业界还算比较领先。也就是设计得更好一些、更快一些。后来,我们才把设计思维作为一种公司理念,推动更全面性由消费者欲求出发的创新。

设计思维在美国斯坦福大学被称为是一门参数导向的科学,实际上也存在艺术的部分,但最终仍可用参数来表达。比如智能手机,人们讨论什么样的手机是美的,可能在参数上来说没有边框很美,但是为实现无边框,可能其他的很多参数都需要做出牺牲。有时候我会想,苹果为什么很少谈自己是全世界哪一个参数是最厉害的公司,很可能是因为苹果为了达到一种整体上的效果,很多单方面的性能参数都做了妥协、做了牺牲,但是整体上用起来是最好的。

《中国经营报》:我们注意到,台湾地区的几大企业基本上都到了向下一代交班的时候了。我们听说你也有了自己的选择,就是徐世昌先生,你对他有怎样的期许?你们什么时候会交班?

施崇棠: 期望肯定是从整个华硕永续经营的角度,保持突破再突破的特质,公司整体是个有机的共同体,徐世昌能否把公司带到另一个里程碑,对我来说是最重要的考虑。我对他的特质和能力有非常充分的考量,也看到了各种可能性,把握度比较高。

徐世昌有很强的优点,也有人工智能的背景,对人工智能的态度比我还积极,现在已经在AI领域切入很深。我们定的是两年时间交班。即便是交班以后,华硕依然是我此生最爱,我还会以义工的角色,继续支持华硕的发展。

深度 AI战略选择关乎企业未来

几乎所有的科技企业,都在探讨AI,争当AI大潮的弄潮儿。不过,不同的公司有不同的策略,不同的策略会带来不同的效果。

比如在基础研究领域,一些提前布局、豪赌AI的公司,已经逐渐崛起。英伟达就是最显著的例子,这家公司GPU押宝对了,已经领先传统芯片巨头英特尔、高通一个身位,成为人工智能芯片领域的明星企业,公司市值已经突破1000亿美元。再如谷歌、百度,希望开发出诸如PC时代的Window系统、移动互联网时代的安卓系统那样的平台,降低大家进入AI、使用AI的门槛,进而推动自身的发展。特别是错失移动互联网时代的百度,All in AI,豪赌AI,尽管走了不少弯路,但总体上来看还是卓有成效的。

在应用AI层面,也出现了智能音箱等全新的产品——目前市面上大概有上百种国内外智能音箱产品。在手机市场上,因为AI的出现,华为等厂商倡导的智慧手机等概念也非常引入注目。

还有一些科技公司,不太宣传自己的AI战略,但也在默不作声地推动AI的普及和应用。比如iPhonX,虽然采用了在记者看来奇丑无比的“前刘海”设计方案,但在引入人脸识别这件事上,记者认为苹果做得非常棒。尤其是其他厂商的人脸识别解决方案都倾向于人脸轮廓的识别,苹果却选择了局部识别这一路径,大大加快了人脸识别的效率,对人脸识别的推广和普及是大大的促进。

华硕也是一家这样的公司。记者仔细观察了华硕最新发布的智能机器人Zenbo Qrobot小布,发现其既具备语音识别功能,也具备了图像识别功能,按照华硕董事长施崇棠的说法,其还可以被看作是一部“可以行走的Pad”,同时,因为具有skepy通话功能,其也具备了手机的功能。通过这样一个产品,华硕既可以传承自己在PC、手机领域的技术积累,又可以试水、推动AI商业应用,实在是一举多得。

业界普遍的共识是,AI将变成水、电一样的基础设施。如果这种共识未来成真,那也就意味着每个个体、每家企业都必须学会拥抱AI、学会应用AI,最终利用AI为自己的生活、学习、工作、企业经营、研发创新、营销推广等加分,才能不至于在AI时代迷失自我。

但企业应该如何拥抱AI呢?难道要抛弃传统、另起炉灶,在AI时代成为一个全新的公司?答案当然是否定的。华硕董事长施崇棠在接受记者专访时多次提到了applied AI(亦即应用AI)的概念,大多数企业就像华硕那样,在自家的传统业务中应用AI,并构建新的商业模式,就可以在AI时代焕发新的生机。

老板秘籍

1. 什么是真正的创新精神?

不管消费者的需求是感性的还是理性的,我们的创新都应该从消费者开始,试图满足消费者的需求,并在商业上找到可行的技术解决方案,就是我们应该具备的创新精神。

2. 如何经营好一家公司?

公司越来越大、员工越来越多以后,很多事情变成了自己的责任,所以后来我把管理也当学问、把艺术也当学问,用做学问的思维方式来经营公司。

施崇棠简介:1952年出生于一个公务员家庭,毕业于台湾大学电机系。1979年与施振荣等七人一起创立宏碁,出任宏碁个人计算机事业处总经理。1994年,华硕创立4年以后,42岁的施崇棠离开奋斗了15年的宏碁,加盟华硕担任董事长兼总经理,重新开始自己的创业生涯。施崇棠一来到华硕就和英特尔叫板,要做主机板领域的世界第一,3年以后成功甩开英特尔和Micronics,实现了行业老大的目标。1996年开始带领华硕向别的领域扩张,涉足笔记本、多媒体、服务器多种业务。此后,华硕又成为全世界前三大的PC厂商,并开始介入智能手机领域。近年来,施崇棠又带领华硕布局人工智能,并取得初步成果。



*除《中国经营报》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中国经营报

经营成就价值

订 阅
最新文章
机器人可以很可爱 但不能太像人

这个风范儒雅,说话时笑眯眯的谦逊长者,平时都保持着沉静的大学教授气质,但当他站到舞台中央,以高亢激昂的语气向世界介绍小..[详情]

做AI投影的大玩家

“这是我个人期待了4年的产品。”谈及最新发布的暴风AI电视投影仪,暴风CEO冯鑫接受《中国经营报》记者专访时强调道。[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