汽车世界“科技”如何改变“规则”
2017-02-27 16:19:56作者:崔小粟 来源:中国经营报 评论:

2016年,中国汽车产业迎来了新品牌诞生的“婴儿潮”。这一年,泰克鲁斯·腾风(techrules以下简称“腾风”),一个并不知名的中国品牌,也试图用航空动力增程式电动技术(tech),改写当今世界汽车格局的既定规则(rules)。

在2016日内瓦车展上,泰克鲁斯·腾风携两款“具有颠覆意义”的超级跑车——GT96和AT96亮相。这两款车应用了创新的航空动力增程式电动超跑技术,最大续航里程超过2000km。其性能也达到超级跑车水准,最大功率高达768kW,在2.5秒内完成百公里加速,极速达到305km/h。

日内瓦车展执行主席安德烈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认为,中国这款跑车所用的航空动力增程技术可能“代表着未来的方向”。

然而,令人惊讶的是,这套技术的发明人靳普是一个不满25岁的“90后”。这个16岁入读清华大学、早早参加工作的年轻人,目前是航天体系内最年轻的高级特聘专家,而腾风一系列神秘的军工背景也与其曾经多项研发技术有着或多或少的联系。

事实上,腾风的电动汽车本质与传统的四驱车不同,按照靳普的说法,它解决了纯电动汽车目前存在的充电不便、续航里程短、“里程焦虑”等问题。目前该款汽车已经在英国银石赛道完成测试、在欧洲落地并获得了生产资质。

面对传统汽车加速转型,新兴电动车持续震荡的局面,腾风将如何打破既有格局,在残酷的商业世界里取得突破?《中国经营报》记者对至玥腾风科技投资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兼技术总监,泰克鲁斯·腾风汽车研发有限公司创始人、董事长靳普进行了独家专访。

汽车工业是唯一一个 能替代房地产成为国家支柱性产业的行业

《中国经营报》: 腾风的技术来源是来自航空航天吗?

靳普:燃气轮机最早应用在巡逻机上,这类技术都是掌握在央企和军工单位手中。腾风的发动机部分是与航天系统合作获得的,这个不能否认。后来我们在它的基础上进行了完善和再开发,现在互相之间是合作关系。

《中国经营报》:既然你善于搞理论和研发,为何不专注于搞科研创新,而一定要自己“跳”出来成立公司搞实践?

靳普:我本科就读于清华大学化学系,在一年多的时间里,我读完了将近60门的理工科课程。因此我很难讲清自己的专业出身。我不是某一个行业里有专长性质的人才。你说的这种人才其实很多,但我还有另外的技能就是把这些行业精英组织起来,合力去做一些他们无法自己去做的事情。我不光是技术方面的专家,我还是方法论方面的研究者。因此,我们现在的团队成员也是各种各样,比如有来自航天发动机专业、火箭专业、生产质量管理、汽车设计底盘工程、信息化、自动化、机电等人才。现在团队将近100人。

搞创新是有风险的,成立这个公司的目的,就是把我发明的很多技术,从理论到实践进行转化。公司一开始成立的时候确实只是给合作伙伴提供解决方案,但用户虽然认可却很少能落地,逼得我不得不自己搞实务。从学术原理研发,到核心零部件研发,到发动机研发,到动力系统研发,到整车研发,最后到后市场,整条产业链我已经走完。

《中国经营报》:你自己本身的学术背景与汽车研发是否有关?为什么选择落脚在汽车行业?

靳普:我算是一个比较心系天下的人,我从小没有为钱发过愁,平时也是个不花钱的人。因此,这辈子我也不会去琢磨如何为钱而奋斗。所以从我的视角来讲,我更关注如何去创造价值。中国改革开放以来,经济增长得快,有一部分原因是房地产发展用力过猛。房地产虽然是国家支柱性产业,但它足以把一个国家毁掉。汽车工业是唯一一个能替代房地产成为国家支柱性产业的行业——因为它有108条产业链,涉及将近100门学科并且对协同性要求非常高,只有发达国家才有足够的技术、生产能力去支撑。中国走市场化道路以来,汽车工业走了“以市场换技术”的路线,但在核心技术层面目前几乎没有收获。中国要跨越中等收入陷阱,就需要有带领社会技术创新的支柱性产业把经济撑起来。中国现在除了有高铁、核电,第三张名片还没出来。

*除《中国经营报》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中国经营报

经营成就价值

订 阅
最新文章
汽车世界“科技”如何改变“规则”

2016年,中国汽车产业迎来了新品牌诞生的“婴儿潮”。这一年,泰克鲁斯·腾风,一个并不知名的中国品牌,也试图用航空动力增程..[详情]

银担合作关键在风险分担

随着经济下行、商业银行坏账增多,国内融资担保公司成批倒闭。商业银行对担保公司偿付能力质疑,担保公司抱怨银行融资担保业务..[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