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首页>陶短房
“金砖”新路标
2017-09-09 09:03:44作者:陶短房 来源:中国经营报

“世界经济每多赚10块钱,金砖国家就贡献了5块钱”,这句话被用来描述金砖国家的“飞跃发展”。自2006年到2016年,金砖国家在全球经济总量的占比已经翻了近一倍,从全球占比12%上升到了23%,超过了日本、德国、英国、法国、意大利和加拿大这些发达国家的总和,和美国相仿。

而对全球来说,“南北关系”是一个最根本,也是最传统的“金砖话题”。随着经济实力的增加,在国际舞台上,金砖国家迫切需要匹配实力的角色和有益于自己的秩序。

金砖国家渴望新秩序

“金砖”最初仅是一个由经济学家提出的虚拟概念,所指代的是进入21世纪初经济高速增长的新兴经济体(中国、印度、巴西和俄罗斯,当时并无南非),但不论号称“金砖之父”的概念提出者吉姆·奥尼尔或其供职的美国高盛公司,当时都仅仅将“金砖”当成一个虚拟的新兴国家集合概念。奥尼尔曾经表示,这些“金砖”未来或许会加强联系,并借助经济实力的提升,寻求经济乃至政治上更大的发言权,然而高盛小组中许多人对此并不以为然,在他们看来,“金砖”之间有太多差异——俄罗斯其实本来就是工业化国家,中国外汇严格管制,巴西金融业高度开放,而印度则恰相反,是国内金融、市场壁垒最多的新兴国家之一,成为一个能发挥合力的实体,似乎是不可想象的事。

2011年三亚峰会,南非成为第五块“金砖”,欧美许多观察家已敏锐地感受到“金砖在发力”,它们在努力整合,以期从西方把持的国际经济、金融秩序中获得更多份额;2012年3月的新德里峰会,与会国签署了各国间本币结算和贷款业务协定,公开提出了加速改革IMF/世行机制,本着公开、择优原则推选两大机构最高领导人等共识,并首次提出了“金砖国家合作开发银行”的概念;2013年3月的南非德班峰会,“金砖国家合作开发银行”、“互助基金”和“金砖国家共同评级机构”被进一步细化,新兴国家不仅要争取现有全球经济秩序下话语权的扩大,还试图建立另一套并行不悖经济、金融体系的决心开始凸显;2014年巴西福塔雷萨峰会,各成员国就“金砖国家合作开发银行”和“金砖国家应急储备基金”的一系列关键问题达成共识并签署协议,意味着金砖国家合作开发银行(简称“金砖银行”)和金砖国家应急储备基金(简称“储备基金”)已迈过艰难的务虚阶段,也意味着“金砖”挑战现有国际经济、金融体系,将不再只是说说而已。

“金砖+”的新路标

本届厦门峰会前,中国推出“金砖+”概念,力图通过“金砖论坛”营造一个“金砖”国家和其他发展中国家密切对话、共谋合作的平台。3月8日,王毅外长在中国“两会”期间的记者会上强烈支持金砖国家发挥更大全球性作用,建议金砖组织应成为代表新兴国家和“南方”国家利益的领先平台,并承诺中国反对单边主义。王毅表示中国承诺继续推动大规模“丝绸之路”基础设施计划,反对“反全球化”的势头。厦门峰会期间,埃及、墨西哥、几内亚、塔吉克斯坦和泰国5国成为第一批“金砖+”国家,出席了“新兴国家与发展中国家对话”的活动,这也进一步表明,尽管近年来“金砖”各国不同程度遭遇经济发展瓶颈、高速增长的势头出现延缓和各国间越来越大的分化反差,但仍然“不忘初心”,即各成员国当初将“金砖”这个概念“落在实处”的最根本目的,是通过“抱团取暖”,共同向工业化国家争取自己应得的、与自身在当前国际社会政治、经济影响力相称的国际经济、金融地位和重大国际经济战略问题话语权,争取更多参与制订、修改全球市场“游戏规则”。

本届厦门峰会的主题,是“深化金砖伙伴关系,开辟更加光明未来”。在峰会举办前夕,许多观察家都曾对金砖国家间能否求同存异,携手和西方讨论国际经济、金融话语权的再分配感到怀疑,对印度等个别金砖国家一度表现出的对“金砖”与“一带一路”间关系的疑虑和对“金砖+”的不热心感到担心。但最终峰会仍然通过了长达43页的共同宣言。在宣言中,5国领导人表示将共同努力,改善全球经济治理,促进“更为公正和公平的国际秩序”。

共同宣言呼吁联合国和安理会进行全面改革,以期更具代表性、更有效力和效率,并增加发展中国家代表性以便能够充分应对全球挑战。这些引人瞩目的措辞和“金砖+”的初步实现、金砖开发银行的实体化(会议期间该行表示,金砖开发银行,到目前为止投资11个项目,2016年贷款15亿美元,今年至今贷款25亿美元,计划明年提供约40亿美元贷款)。

针对部分怀疑“金砖还有几分成色”的论调,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表示,尽管有人认为随着部分国家增长放缓,金砖各国间的相关性逐渐消失,但他仍对金砖集团的发展充满信心。他表示新兴国家和发展中国家的发展不会动任何人的奶酪,而会做大世界经济增长的馅饼;与会期间,习近平主席还明确批评了美国对包括巴黎气候协定等国际条约的抵制,并得到与会“金砖”和“金砖+”的普遍认同。

这些最新动向表明,金砖集团不仅未偏离既定目标(赞比亚财经媒体IOL概括为“携手发展,并为新兴经济体赢得更多国际影响力”),而且一方面通过“金砖+”扩大自身基础,另一方面通过更坦率地反对“反全球化”概念争取工业化国家中支持全球化一方的理解,一如习近平主席在闭幕式上所概括的,“金砖各国领导人决心向另一个黄金十年奋斗”。

对于金砖集团的这些努力,工业化国家中许多人(尤其支持全球化的许多人)抱着矛盾的态度:一方面,他们大多承认现有国际经济、金融秩序和话语权分配早已过时,让新兴国家和发展中国家获得更多份额是大势所趋和时间问题,且他们中许多人对特朗普的“美国第一”和孤立主义忧心忡忡,希望金砖和“金砖+”可以构成牵制,捍卫全球化市场这一迄今对其最为有利的架构;另一方面,他们又不甘心拱手让出自己享用多时的“VIP地位”,希望能拖一时是一时,能少让一分是一分,且都希望自己少让利、其他工业化国家多让。

正因如此,尽管“离天只差一步”,但从近年来世行和IMF两大国际金融体系改革步履维艰可以看出,倘若“金砖”、“金砖+”不能更紧密地团结、更有效地工作,不论是“共同做饼”或“重分奶酪”,都注定不会容易。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陶短房

本名陶勇,旅居加拿大的中国专栏作家。曾长期在非洲定居,对非洲政治、经济、文化情况比较关注。涉猎范围广泛,小说、散文、文化评论等都常常见诸出版物,业余时间还以研究太平天国史闻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