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首页>陶短房
美国弗吉尼亚危机:总统大混战
2017-08-24 14:09:39作者:陶短房 来源:中国经营网

自8月11日起爆发、因美国弗吉尼亚州夏洛茨维尔市决定迁走市中心解放公园(原名“罗伯特.E.李公园”)内南北战争时期南军总司令罗伯特.E.李将军雕像而引起的右翼白人至上群体和自由派人士间的大规模冲突,如今已不仅仅是街头对抗,甚至也不再局限于庙堂政治范畴,而戏剧性地演变为“总统大混战”的场面。

当然,历史上的美国仅在南北战争期间的短短几年里同时出现过两位总统,如今的现任美国总统只有一位,即争议不断、“炮声”不绝的特朗普(Donald Trump)。罗伯茨维尔的骚乱及其背后的族群对立,无疑令这位内外麻烦缠身的总统陷入一种两难的尴尬。

正如许多人所指出的,李将军这个名字在美国历史和现实中,都是个复杂、敏感的人物。

一方面,他是南军名将,曾为分裂势力和蓄奴州战斗到最后,本人曾继承了岳父家数十名黑奴,并被指控追捕甚至亲手毒打过逃亡黑奴;另一方面,作为西点军校最优秀毕业生、最成功校长他在军界享有盛名,南北战争最后期他不顾阻挠率部投降,避免了更多流血和破坏,战后转投教育界又作出杰出贡献,这些使之成为部分美国人(尤其南方美国白人)至今尊敬的人物,也在某种程度上长期扮演着“宽容、和解”的标志。

长期以来,对于李这样曾经加入叛军、但个人又有一定知名度和号召力的历史人物应如何评价,美国国内是有不同意见的。主流意见认为,南北战争作为内战已经结束,对于已承认错误、并在随后为美国作出贡献者应该以宽容为主,而李因为个人有很多追随者,政治、军事等领域又有许多建树,在这些人物中受到的纪念、推崇最多,许多老电影中“李将军”都被塑造成一个“好人”(至少不是坏人),二战中大量生产的M3中型坦克被命名为“罗伯特.E.李”型,阿灵顿国家公墓里也仍然保留着李将军故居;但另一派意见认为,李是奴隶制和种族压迫的帮凶,纪念他无异于否认种族平等的美国“政治正确”,因此不应继续纪念。

在美国各地,是否继续纪念李是由县、市议会自行决定的,亚拉巴马州至今保留着“李县”,许多地方也有以他命名的街道、广场并竖立他的雕像,但詹姆斯河堤坝上的“李将军雕像”就因为当地居民投票反对,在上世纪90年代被拆除,此次夏洛茨维尔市“李公园事件”,也是因为市议会投票通过改名和随后移走雕像而引发的。

众所周知,特朗普的铁杆支持者中就包含不少白人右翼人士,他也曾在竞选过程中质疑过奥巴马(Balack Obama)“并非出生在美国”,如果对此次骚乱中反对迁移李将军雕像者的诉求给予过于严厉的谴责,很可能动摇这部分基本盘的根基;但现实中白人至上分子和新纳粹成为骚乱中最活跃的一群人,又直接造成了街头血案,如果不给予严厉谴责,不但会被民主党人及其支持者再次找到狂轰滥炸的理由,就连许多共和党人也会不满。

正因如此,短短几天内,特朗普在夏洛茨维尔事件上的表态就发生了多次明显变化。

8月12日,特朗普在新泽西高尔夫球俱乐部发表讲话,表示“以最强烈态度谴责这种(指菲尔兹冲撞事件)恶意、偏执和暴力”,但既未提及种族主义,也未提及白人至上,而他的女儿伊万卡稍晚则谴责了“新纳粹”,但同样将谴责范围控制在“施暴者”身上。

8月14日,倍感压力的特朗普不得不松口,指名道姓地批评“新纳粹”、“右翼团结”(Unite the Right)集会,以及在集会和骚乱中扮演重要角色的白人至上组织“美洲先锋”(Vanguard America)。

仅隔一天,回到“主场”纽约特朗普大厦的他再度180°大转弯,称夏洛茨维尔冲突“双方均有错”,更吼出“难道我们还打算把华盛顿(George Washington)和杰斐逊(Thomas Jefferson)的雕像也拆除么?”的话来——开国总统华盛顿和《独立宣言》起草者、第三任总统杰斐逊,都是比李将军更典型、更鲜明的大奴隶主和蓄奴主义者。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陶短房

本名陶勇,旅居加拿大的中国专栏作家。曾长期在非洲定居,对非洲政治、经济、文化情况比较关注。涉猎范围广泛,小说、散文、文化评论等都常常见诸出版物,业余时间还以研究太平天国史闻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