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首页>陶短房
乌克兰话题:打破特朗普-普京“恋情”的一块砖头?
2017-02-23 13:40:40 来源:中国经营网

或许是为了避免“瓜田李下”之嫌,自普京(Vladimir Putin)时代开始以来在国际间十分“活泼”的俄罗斯官方媒体,对特朗普(Donald Trump)的上台也好,上台后极富争议的各种言行和执政表现也罢,都有意无意拉开一定的安全距离,非关得已不轻易开口,更吝于下结论、作评价。

这并不奇怪:选战期间特朗普和普京曾一度大秀“恩爱”,后者甚至公开发出“乐见特朗普当选”的信息,后者当选及就职后,“美俄接近以孤立中国”、“尽早结束对俄制裁”等传闻也不胫而走。但正所谓羊肉吃不到,反惹一身骚,甜言蜜语不过听上去很美,特朗普人还没就职,“操纵选举”、“黑客入侵”等五花八门的负面热点便接踵而至——迄今为止的高潮,便是曾为特朗普亲信的美国总统国家安全顾问弗林(Michael Flynn)因在正式就职前和俄罗斯驻美大使基斯利亚克(Sergey Kislyak)通电话,私下交谈解除制裁问题,且在交谈后未如实汇报,上任仅25天便被逼辞职。

“后弗林时代”的特朗普尽管仍然嘴硬(如18日还照例公开猛喷媒体),但在美俄话题上却明显变得小心翼翼:固然,他一方面邀请俄罗斯参加北约黑海军演,另一方面却通过白宫新闻秘书斯派塞(Sean Spicer)在15日放话,将原先“俄在叙利亚反恐问题上和美合作便可解除制裁”的“宽松条件”,悄然换成了“归还克里米亚便可解除制裁”的“死结条款”。

为什么说是“死结条款”?

根据1994年美英俄乌《布达佩斯备忘录》(Budapest Memorandum on Security Assurance),乌克兰放弃核武,换取其它三国承诺承认并确保“乌克兰在现有领土上的独立和主权”,正是由于这一点,俄吞并克里米亚迄今并未获得国际广泛承认,美国牵头的制裁,其法律依据也正是《布达佩斯备忘录》和《联合国宪章》第二条第四款。特朗普绕来绕去,将解除制裁的先决条件绕回克里米亚归属上,等于回到了制裁出台时的“解除条款”,所谓“特朗普新政”,在这个重大问题上也俨然变回了“旧政”。

之所以如此,是因为对于特朗普和普京间的“爱情”、对美俄关系的“过分靠近”,共和党主流派普遍持不以为然的态度。早在就职前,特朗普任命的CIA局长蓬佩奥(Mike Pompeo)、国防部长马蒂斯(James N. Mattis)就在国会确认提名听证会上明确表示“美俄间找不到太多利益共同点”,公开反对特朗普及其幕僚班子的“亲俄”立场。对此特朗普一度采取“推特外交”、“顾问治国”等方式,试图绕开军情部门和共和党主流派的掣肘,但这些举措反倒加大了特朗普和共和党主流派间的裂痕和矛盾,并最终通过“弗林事件”的非常方式得到集中爆发。

吃一堑长一智的特朗普显然正以一张招牌式硬嘴作幌子(显示自己并没有认输),台面下却开始在许多方面悄然调整,从“野路子”向共和党建制派“本阵”靠拢以求妥协(当然,靠拢并非全然认同),在美俄关系这个曾给他捅过马蜂窝的大漏子上,自然更不会例外。

然而俄罗斯和普京显然绝不会“配合”:2月15日,俄联邦外交部发言人扎卡洛娃(Marya Zakharova)表示,克里米亚“是俄领土”,俄绝不会放弃,也不会和任何外国讨论这一问题;2月18日,俄政府发言人佩斯科夫(Dmitri Peskov)称,将承认乌克兰境内自行宣布“独立”的亲俄“卢甘斯克人民共和国”和“顿涅茨克人民共和国”所颁发护照,尽管佩斯科夫宣称“仅出于人道理由”,但给这两个迄今连俄罗斯自己也承认系乌克兰领土的分离势力如此待遇,不免让人联想“这里会否是下一个克里米亚”,显然丝毫不给特朗普面子;一度“闷声大发财”的俄官方媒体也开始抨击美国和特朗普,2月17日,《共青团真理报》刊出署名文章,指名道姓地谴责特朗普“曾宣称北约过时,如今又领着北约舰队进入黑海”……很显然,对于如此快的“情变”,俄方颇有些不高兴。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陶短房

本名陶勇,旅居加拿大的中国专栏作家。曾长期在非洲定居,对非洲政治、经济、文化情况比较关注。涉猎范围广泛,小说、散文、文化评论等都常常见诸出版物,业余时间还以研究太平天国史闻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