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首页>陶短房
英国:“硬脱欧”能否“软着陆”
2017-01-20 16:37:51 来源:中国经营网

自“6.23”英国“脱欧”公投结果揭晓以来,整个欧洲无数人都怀着复杂心态,等待这出“脱离了剧本”的好戏究竟如何唱下去。

一手导演“脱欧”公投、却把戏“演歪了”的前首相卡梅伦(David Cameron)已“摔剧本走人”,如今的“替补”梅(Theresa May)在接任后长达半年的时间里,对“脱欧”话题一直保持着谨慎和低调,一方面强调“公投结果不可逆转”,另一方面又不断拉长脱欧进程谈判的时间。

1月17日,这一切终于结束了:1月17日,即将动身前往达沃斯的梅在伦敦兰开斯特宫发表“硬脱欧”基调演讲,首次不含糊、不留任何余地地强调,英国将“硬脱欧”——“离开且不会再回去”。

尽管仍然强调“与欧陆伙伴有许多共同的价值观”,但在“硬脱欧”演讲中,梅罕见坦率地谈及“英国和欧陆伙伴的许多根本性认知不同”:海洋法系与大陆法系的差异,对强势中央政府认同感的不同,历史和生活方式的迥异……她甚至不再隐晦“我知道英国在欧盟经常被视作一个怪异的成员”,也不掩饰英国和欧洲在“大联合政府”、移民政策、共同边界等方面存在不可调和的矛盾。当然,她也说“英国只是离开了欧盟,并未离开欧洲”,也强调“我们希望和欧盟以及欧盟内成员国探讨能否建立一种新型双边关系”,但用她的话说,这“都是以后的事”了,如今英国不但铁了心要走,而且既不吃后悔药、也不打算寻求保持一种“准成员国”之类的关系。

这番言论和姿态优雅、坦率而得体,带有典型的英国风格,即“进退都力求体面”。

不应忘记,“脱欧”公投的初衷,是“留欧派”希望借此让“脱欧派”在相当长时间里死了脱欧这份心;而英国“留欧”的要价,则从来都是力争成为一个“享受特别待遇的欧盟成员”。对于这两点,卡梅伦或梅的立场并无差别。但公投结果覆水难收,此时推翻结果等于颠覆英国几百年积累起来的政治游戏规则信任值。不仅如此,欧盟和大多数欧陆成员国早就对“不断闹特殊”的英国很不耐烦,此次英国选民“自主脱欧”,他们也就势“打蛇随棍上”,半年来不断放出“不要拖、拖也没用”的狠话、绝情话。可以说,梅的此次“硬脱欧”演讲,一半是事已如此、不硬也别无选择,另一半则是既然硬不硬都要“脱欧”,那就必须把半年来输掉的面子连本带利赢回来。

在演讲中,梅罗列了十二项“脱欧要素”,包括“确定不移”、“确认法律自主”、“确认边界自控”、“巩固联合王国团结”、“确保平稳脱欧”,以及针对移民、工人、自由贸易……等一系列具体话题的立场、意见,甚至给欧盟、给曾经的“同伙”留下了不失中肯的“临别赠言”。从这些话中可以看到,“硬脱欧”只是别无选择的选择,如今梅及其政府期盼的是“软着陆”,即不要因“脱欧”带来太多副作用。

但有些副作用恐怕是难免的:“十二项”中提及“英国公民在欧盟的权益”和“欧盟公民在英国的权益”,这些在政治上、技术上都将成为棘手难题;鉴于苏格兰当局亲欧盟、疏离伦敦的态度,“硬脱欧”能否真的“巩固联合王国团结”也大有疑问。

对英国的“硬脱欧”,欧盟各国暂时都保持低调,倒是美国当选总统特朗普不吝溢美之词。英美战后关系本就非同寻常,“脱欧”后不论政治、经济英国都会更加靠拢同文同种的美国,自不待言。

除此之外呢?

恐怕还有中国:正如BBC所报道的那样,毕竟世界第一大经济体的当选总统特朗普在不断不断释放贸易保护主义和孤立主义信号,而第二大经济体中国的领导人习近平则在达沃斯大谈自由贸易和坚持全球化,素来“重商”的英国自然知道该怎么去做。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陶短房

本名陶勇,旅居加拿大的中国专栏作家。曾长期在非洲定居,对非洲政治、经济、文化情况比较关注。涉猎范围广泛,小说、散文、文化评论等都常常见诸出版物,业余时间还以研究太平天国史闻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