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首页>陶短房
欧盟:欢乐颂还能唱下去么
2017-01-16 13:31:25 来源:中国经营网

6月23日,英国选民在欧陆一片冷嘲热讽和不看好声中“悍然”通过公投“脱欧”成功,无疑让整个欧盟感到强烈震撼。在此后长达半年时间里,“欧盟大到不能倒”的盲目乐观情绪,转而被“八公山上、草木皆兵”的紧张气氛所取代,“12.4”意大利修宪公投明明和欧盟、和“脱欧”并无直接关系,却仍被布鲁塞尔和许多欧洲人士解读为“对欧盟的信任投票”,而意大利总理伦济(Matteo Renzi)“赌上身家性命”却输了个底朝天的结果,则更加深了某些人“欧盟要完”的恐慌心态。

在这种肃杀的大背景下,去年12月28日WIN/盖洛普一项在线民调的结果,无疑让高唱《欢乐颂》的“大欧洲派”稍稍感到了一丝温暖。

在这项有多达14969人参加的跨国大型民调中,可以看到有63%的各国受访者希望自己的国家留在欧盟内,这个比例较诸半年前,不过上升了区区不到3个百分点而已,这似乎表明,最近半年里,欧盟各国公民对欧洲一体化的不满程度,并不像某些人所渲染和恐慌的那样大、那样可怕。更让人松一口气的,则是德国、法国、比利时三国受访者中希望“脱欧”的比例有所下降(虽然只下降了一点点而已),德、法是欧盟的两大支柱,比利时首都布鲁塞尔则是欧盟的“心脏”和“行政首都”,这三个国家“不出乱子”,欧盟就“料也无妨”了吧?

问题在于,这张看上去“及格”(超过60分)的成绩单,其实是不太经得起细看的:尽管不愿“脱欧”,但越来越多的欧洲选民认为,自己的国家正“朝着错误的方向前进”:英国“脱欧”后,欧盟GDP排名前三位的国家是德国、法国和意大利,而这三个国家对本国和欧盟政策不满的受访者比例,分别高达62%、82%和79%。当然,他们并非最高的——希腊的这一比例竟高达89%。

那么,是什么原因促使欧陆人一面对欧盟怨声载道,一面却又恋恋不舍地“凑合着过日子”?是经济。

“既不满、又不走”的“性格分裂症”最严重国家,莫过于“欧盟两大支柱”的德国和法国。

德国虽然抱怨“为欧盟作出的经济贡献最大、却得不到相应的发言权”,极端反欧洲一体化的“新选择党”(AFD)也正是以此为口实,在两年多来一系列德国地方选举中异军突起的。但乍看起来仿佛“欧盟大锅饭”最大“冤大头”的德国,其实在经济上同时也是最大受益者:作为欧盟中最大的出口经济体,德国利用“欧盟一盘棋”大得市场之便,正如许多经济学家所指出的,德国在欧洲经济一片萧条大背景下“风景这边独好”,很大程度上是借“一盘棋”合理合法挤占“小伙伴”们“养分”所致,在占尽便宜情况下拿出一些红利,不过是些许“回扣”——且这些“回扣”的拿出,还明显存着“借机再多换一些特权”的念头(这从以德国为首的欧盟各抒困计划,对“欧洲杨白劳”们的经济主权是何等无视,对如何确保偿债又是何等不讲情面,就可看得清清楚楚)。

相对而言,这些年法国的日子并不那么好过(否则法国总统奥朗德的支持率也不会创下历史新低,以至于他不得不在法兰西第五共和国历史上破天荒地不寻求连选连任,但欧盟之于法国仍然是利多弊少:作为欧洲制造业大国,法国需要一个更大的“主场”以维持市场基本消化力和宝贵的就业率;作为欧洲农产品出口大国,法国也需要拉上一大批“同志”,在这个贸易保护主义最盛行的经济领域捍卫自己的既得利益。更何况法国毕竟是个大经济体,而在任何“一体化”中,“大户”终究是更占便宜的。

相对而言,两个“中户”——意大利和西班牙,在经济上似乎占不到欧盟什么便宜,前者甚至因为金融危机、有求于欧盟,还惹了一肚子闲气。但意大利毕竟也是举足轻重的高端制造业大国,“一体化”对其仍然是有很大吸引力的,且精明的意大利人摆出一副“糖衣吃掉、炮弹扔回”的“糖衣炮弹应对法”,即既要欧盟的援助、又不要布鲁塞尔的指手画脚(伦济修宪公投的后果正是这种应对法的集中体现),因此仍勉勉强强、别别扭扭地摆出一副在欧盟内部“公忠体国”的凛然神态;至于西班牙,说一千道一万,只要“加泰罗尼亚”五个字,就足以让马德里克服一切不爽坚定不移地留在欧盟内,这不仅是政治、也是经济需要,如果没了加泰罗尼亚、没了巴塞罗那这个西班牙最繁荣的经济区域,后果如何,不言而喻。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陶短房

本名陶勇,旅居加拿大的中国专栏作家。曾长期在非洲定居,对非洲政治、经济、文化情况比较关注。涉猎范围广泛,小说、散文、文化评论等都常常见诸出版物,业余时间还以研究太平天国史闻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