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首页>陶短房
“替代国”问题:欧美日的且战且走
2017-01-12 15:01:00 来源:中国经营网

不知不觉中,2016年已是中国加入WTO的第15个年头,有趣的是,从正式提出申请恢复WTO前身——关贸总协定缔约国身份,同样花了15年时间。

在这“第二个十五年”的关键时刻最引人瞩目的,莫过于所谓“替代国”问题。

12月11日,《中国加入世贸组织议定书》第15款即所谓“替代国条款”便已到期,按照这一条款的规定,WTO各成员国应如期给予中国“市场化国家”的地位和待遇,从而进一步推动双多边贸易的便利化。

正如一些分析家所言,当初把持WTO话语权的工业化各国之所以签字画押,签署了这份在今天的他们看来“很不公平”、“很不合理”的“不平等条约”,在未明确标明“中国满足怎样条件即可获得市场化国家地位待遇”的情况下,便慨然作出“15年后如期给予中国市场化国家地位待遇”的书面、条约性承诺,一是对自己太过自信,认为新兴的中国无论如何不至于在15年内强大到让他们难以想象的规模和地位,觉得届时“即便给个甜枣也无伤大雅”,二是对潜力巨大的中国市场势在必得,希望通过付出“不大的代价”迅速抢占这个十几亿人口的市场,并同样用“不大的代价”换取中国“进套子”、“守规矩”。正因如此,在中国“入世”之初,工业化国家并没有多少人对这个“15款”挑肥拣瘦。

但15年来的发展却完全出乎他们(甚至某种程度上包括大多数中国人自己)的预料。

2001年即“入世”当年,中国GDP总值为109655.2亿元人民币,列世界第6位,次于美、日、德、法、英,进出口贸易总额5096亿美元,同样列世界第六位;2015年中国GDP总量达676708.0亿元人民币,是入世之初的6倍有余,排名则已上升至世界第二,仅次于美国;进出口贸易总额39560亿美元,已跃居世界第一位。中国已不再是入世前后那个仅能生产和出口低端产品的国家,而已成为“世界工厂”,并正在向产业链更高端爬升。

在这种情况下,原本以为让中国“入世”是“舍个小枣换个大梨”的工业化国家不安地发现,他们对中国开放市场,舍出的不是“小枣”,而是“哈密瓜”,而于此同时,他们的产品、品牌和服务却在中国市场遭遇到始料未及的阻力。

应该说,这种阻力的成因是多样化的,其中的确包含一些政策性、保护性因素,但也有工业化国家自己对华实施贸易区别待遇、导致中方“想买的不卖,卖的不想买”的影响,更重要的,则是中国通过15年持续、高速发展,自己已成为本土市场最大、最全、最可靠的供应商,对外资、外国产品和服务不再像“入世”前那样“拉到篮里都是菜”了。

但很显然,旧“规矩”最大的得利者——工业化国家并不太适应、接受这种始料未及的变化,因此不仅在过去几年双管齐下,一方面竭力利用WTO的诉讼机制和中方折腾,另一方面试图跳开WTO框架“另立乾坤”,用规模更小但话语权更集中的次区域平台取而代之,以此建立一个“不带中国玩”的新机制(这实际上是试图回到2001年中国“入世”前的格局),更在“替代国”条款到期前摆出一副“我要反悔”的姿态。

然而正如许多欧美评论家所指出的,今天的中国并非15年前的中国,既然在世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等平台,中国已开始有力地挑战既定话语权架构,那么在WTO框架内他们同样会如此,TTP的遭遇业已表明,撇开中国“另立乾坤”在现阶段已变得几乎不可能且对工业化国家代价更大,而“去全球化”的声浪近期虽在欧美日响彻云霄,但冷静下来的政客和经济界大亨们恐怕谁也不敢冒这个大险。

更重要的是,尽管如前所述,15年前的“替代国协议”存在一些“疑问手”,但这主要是工业化国家自己前瞻性不足、对中国发展速度始料未及所致,且“承诺就是承诺”,如果“签了字可以不算”,依靠承诺建立起的全球市场体系就会受到动摇,而这个体系最大的受益者——工业化国家自己,就会转而成为最大的受害者。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陶短房

本名陶勇,旅居加拿大的中国专栏作家。曾长期在非洲定居,对非洲政治、经济、文化情况比较关注。涉猎范围广泛,小说、散文、文化评论等都常常见诸出版物,业余时间还以研究太平天国史闻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