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首页>陶短房
“一日三暴恐”间有无“恐怖一盘棋”?
2017-01-04 11:02:17 来源:中国经营网

12月19日晚,俄罗斯驻土耳其大使卡尔洛夫(Andre? Karlov)在出席当代艺术中心俄罗斯图片展开幕式并致辞时,被当时并不当班的土耳其警察阿尔廷塔斯(Mevlüt Mert Altintas)连开数枪击伤,随后不治身亡。

当天稍早,远在瑞士也发生了一起暴恐事件,距苏黎世中央火车站不远的一个穆斯林祈祷中心发生枪击案,3名年龄分别为30、35和56岁的男子被击伤,枪手(年约30岁,男性)随后被警方击毙。

伤亡最惨重的一次突发事件则在稍晚的德国柏林发生:一辆大卡车冲入柏林繁忙拥挤、人流密集的圣诞市场(位于卡迪威百货大楼和库达姆酒店之间,接近纪念教堂、旧钟楼等地标,属于城市商业中心的一部分),导致至少12人死亡、48人受伤。

事实上24小时内发生的暴恐或疑似暴恐事件并不止这三起:20日凌晨美国驻土耳其大使馆门前也发生了枪击事件,幸无人员伤亡。

过去一年间,恶性暴恐事件接二连三地发生,且许多都带有国际恐怖组织背景,具有“全球联动”的特色。鉴于此,人们自然而然会将此次“一日三暴恐”和国际恐怖组织联想到一起,并进而质疑这是否国际恐怖组织“恐怖一盘棋”的最新动作,担心接下来还会有更多、更令人恐怖的“后手棋”。

作此联想的并非仅仅媒体或公众,也包括一些专业机构。大名鼎鼎的英国军情六处(MI6)负责人雅戈尔(Alex Younger)日前就警告“当心来自叙利亚和伊拉克的极端组织,比如‘伊斯兰国’,会在中东以外进行系列恐怖活动,其目标可能是英国,也可能是英国的盟国”,柏林圣诞市场“卡车事件”发生后,意大利、法国、比利时等国迅速加强了对圣诞市场等目标的安保,这很显然也带有防范“恐怖一盘棋”的意味。

“恐怖一盘棋”从战略角度看是存在的。不论“基地”、“伊斯兰国”还是别的什么瓦哈比原教旨组织,其共同的特点就是依托遍布全球的清真寺-经文寄宿学校网络,以及近年来新兴的“在线‘圣战’网络”体系,实现恐怖资源(包括人力、物力、财力及其它)的全球性调配和原教旨宣传、恐怖活动的跨国协调、呼应,去年及今年发生在法国、比利时、美国等欧美国家的一系列暴恐事件,都带有明显的“一盘棋”特点。

但仅就此次“一日三暴恐”本身而言,则恐尚不能下此短语。

土耳其发生的枪杀俄罗斯大使事件,枪手在迅速传遍全球的视频中高呼“你们在阿勒颇杀死我们,我们在这里杀死你”和“阿拉胡阿克巴(真主伟大)”,并用左手做出原教旨逊尼派“认主独一”的手势(手指指天),这足以表明他应该是一名瓦哈比极端分子。

尽管如此,目前尚无法判断此人是“独狼”还是有同伙和后台,是有组织有预谋的谋杀,还是即兴所为的“激情犯罪”。不仅如此,尽管枪手喊出“阿勒颇”,但在阿勒颇曾经活动或盘踞一隅的瓦哈比派极端组织派系繁多,有“基地”系、“伊斯兰国”(ISIS)系,还有如今更名为“征服叙利亚阵线”(Jabhat Fateh al-Sham)的前“胜利阵线”(Al-Nusra)系等等,枪手即便“有组织”,也很难说属于其中的哪一个。

苏黎世所发生的枪击案,事发地是一个穆斯林祈祷中心,里面聚集的都是来自北非马格里布国家、东非索马里和厄立特里亚的非洲穆斯林难民,3名受伤者都是穆斯林难民,已死的枪手很可能也来自那一带。将这次案件的性质定为“暴恐事件”毫无问题,但很难据此判明枪手的作案动机,更难断定他究竟有没有恐怖组织背景、甚至究竟是不是原教旨极端分子。

而德国柏林卡车案则更加复杂:事发后德国警方和柏林市政当局先是迟迟不愿确定事件的暴恐性质,继而在宣布抓获一名嫌犯后由内政部长德梅齐耶(Thomas de Maiziere)出面认定“事件似带有暴恐性质”,但很快又有消息称“抓错了人”,随后柏林警察局长康德(Klaus Kandt)表示,他们的确抓获了一名嫌犯,但后者矢口否认系肇事者,“目前尚无法证实他就是开车撞人的驾驶者”(定稿时如此,后来被确认的嫌犯、曾多次涉及恐怖案件的突尼斯裔人阿尼斯.阿姆利Anis Amri12月23日凌晨在意大利米兰被警察临检时击毙)。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陶短房

本名陶勇,旅居加拿大的中国专栏作家。曾长期在非洲定居,对非洲政治、经济、文化情况比较关注。涉猎范围广泛,小说、散文、文化评论等都常常见诸出版物,业余时间还以研究太平天国史闻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