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首页>陶短房
意大利公投的经济后果
2016-12-12 14:36:22 来源:中国经营网

瑞士人寿的投资负责人热罗尼米(Laurent Geronimi)等专家普遍认为,公投失败可能导致意大利加息预期增加和金融风险累积,给这个南欧国家原本虚弱的金融和经济带来更沉重的打击。

尽管将意大利修宪公投目为“第二个脱欧公投”是无稽之谈,但并不能说这一公投和欧盟、欧元区真的毫无关系。

自金融危机爆发以来,欧盟针对需要救助的成员国,几乎开除了如出一辙的“虎狼药”:紧缩换抒困,并通过减少开支、增加税负来确保偿还抒困债务的能力;通过支持亲欧派人物掌握政权、支持其加强权力的努力,确保不受被救助国民众欢迎的“虎狼药”能被照单全收。具体到意大利,2011年11月12日,欧洲理事会曾经通过让央行发表“最后通牒”的非常方式,推动亲欧盟的前欧盟专员蒙蒂(Mario Mont)i取代贝卢斯科尼(Silvio Berlusconi)出任意大利总理,2014年又默认了伦济对同属一党、但更不受欧盟待见的莱塔(Enrico Letta)“趁火打劫”。现任欧盟委员会主席容克(Jean-Claude Juncker,)更是这种“越俎代庖”干预的“发烧友”,此次公投前夕,容克公开呼吁意大利选民“投伦济一票”,并将之称作“让意大利继续找到自己在欧盟‘主要参与者’地位的重要节点”。事实上,“伦济经济学”并不太合布鲁塞尔的胃口,如针对意大利赤字占GDP总量比,布鲁塞尔的要求是“2017年减赤到占1.8%”,和伦济版2017年度预算中2.3%的赤字占比目标间,有着0.5个百分点的差距,但在容克等布鲁塞尔官僚严重,一个更稳定、更集权的意大利政府,至少会更积极地履行包括预算稳定、金融体制改革,以及接纳难民等方面、在意大利社会存在很大争议的“欧盟义务”,且刚刚失去英国的欧盟,也着实经不起“三鼎足少一根”(虽然是最无足轻重的一根)的折腾。

然而公投结果表明,容克和布鲁塞尔又赌输了——为什么说“又”?有好事者统计,自2015年7月起,他们已在四场欧洲范围内举行的公投中“押错了宝”:希腊纾困方案公决、荷兰“欧盟-乌克兰联系国协议”公投、英国脱欧公投,以及此次意大利修宪公投。正如法国财经大报《论坛报》所言,这不仅意味着意大利选民普遍不支持伦济的集权努力,也表明他们对“欧元区逻辑”嗤之以鼻,尽管意大利公投的直接命题其实并非与欧盟事务有关,但布鲁塞尔对伦济方案的支持是公开的、不言而喻的。事实证明,布鲁塞尔的“方便”倘若是基于当事国大多数民众所感受的“不方便”为代价,而选择权又偏偏在后者手里,施加的压力越大,结果就越可能事与愿违。

这一结果会增加意大利经济前途的不确定性,鉴于金融危机仍未过去,金融体系千疮百孔和银行债务问题突出,意大利金融破产的阴影再度变浓,但鉴于意大利经济的“惨状”早就不是什么秘密或新闻,很多风险早已提前被消化甚至透支,因此长线冲击未必如想象中那样大。

由于意大利是欧盟第三大经济体,人们担心欧元区政治、经济会因公投结果而受到冲击,进入一个动荡阶段,短期内投资、金融市场会因恐慌而产生较大波动,并可能因杠杆和投机炒作等因素而被放大。但总的来说,此次公投对欧盟、欧元区在经济、金融等领域的直接冲击,会明显小于英国“脱欧”和希腊“雪崩”。

至于公投结果会对人们的“欧洲一体化信心”究竟会造成多大打击,则不妨作如是观——经历过诸如希腊、英国这样直接性“重拳”的洗礼,意大利修宪公投的杀伤力,充其量不过多一拳不多、少一拳不少的一记“旁敲侧击”。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陶短房

本名陶勇,旅居加拿大的中国专栏作家。曾长期在非洲定居,对非洲政治、经济、文化情况比较关注。涉猎范围广泛,小说、散文、文化评论等都常常见诸出版物,业余时间还以研究太平天国史闻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