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首页>陶短房
意大利公投的经济后果
2016-12-12 14:36:22 来源:中国经营网

应该说,12月4日意大利修宪公投的结果并不算特别出人意料:投票前的民调多数显示,总理伦济(Matteo Renzi)“赌上身家性命”推动的修宪公投被否决的概率较大,结果也果然如此。当然,近6成的反对票率远较前述预测要高,说反对修宪的一派获得压倒性胜利也不为过,这一结果导致伦济“认赌服输”,当即宣布辞职负责,而敏感的金融市场也随之联动。

公投结果揭晓后,隔夜亚洲股市开盘普遍下跌,亚洲市场欧元对没有汇率也跌至1:1.05的年度最低。当天意大利10年期国债借贷利率下跌11个基点并跌穿2%大关,米兰证交所早盘下跌1.9%,其中银行股跌幅高达4.3%,稍后开盘的北美市场,欧元对美元汇率也呈现较大跌幅。

正如法国银行总裁德加尔豪(Fran?ois Villeroy de Galhau)等人所指出的,本次意大利公投实际上是一次针对意大利国内政治制度改革的全民表决,具体内容是是否同意伦济的提议,修改1947年12月22日生效的意大利宪法第138条,将参议员产生方式由现在的普选改为类似德国的让地区委派代表担任,议席从目前的315个减少至100个,并剥夺参议员除修宪和有关本社区利益等其它议题上的否决权,同时修改目前众院选举所采用的比例代表制,让大党更容易“赢家通吃”,而并非如某些分析家和媒体所言,这是“又一场脱欧公投”,公投否决的不是诸如“留欧意向”之类东西,而是伦济试图改变二战后意大利政治“强干弱枝”、中央政府缺乏权威和稳定性的梦想。

代表中左翼联盟和民主党的伦济自2014年2月上台后,在经济上采取了一系列激进的改革措施,包括简化大型工程审批手续(“千天计划”(Millegiorni)、改革银行股东的大会表决体制(由一股一票改为一人一票)、加强经济刺激等,在他看来,这些措施让意大利低迷的经济初见起色(2015年5月意大利录得0.3%的GDP增速,这是债务危机以来首次正增长,为此伦济喜形于色并据为己功,此后以“我带领意大利获得经济成就”为口实,加大了谋求“修宪集权”的力度。就在修宪公投前不到10天,伦济的政治盟友、经济部长帕多安(Pier Carlo Padoan)推动、在众院一读通过了2017年预算,提出年度总预算1130亿欧元,其中10亿欧元投给教育,10亿欧元支持中小企业,6亿欧元作为家庭补贴的适度扩张预算方略,并将2017年财政赤字控制目标定为占GDP总量2.3%(9月下旬公布的2016年度财政赤字为约占GDP总量2.4%).伦济的下台意味着这一系列“伦济经济方略”的寿终正寝,尽管许多人都相信,帕多安是最可能在立法选举前出任“看守总理”(如果伦济不愿自任看守总理到选举之日的话)的人选,但在目前形势下,很难想象墨迹未干的年度预算会原封不动地被新政府萧规曹随。

尽管伦济自信“经济治理卓有成效”,但正如许多分析家所言,自2008年至今,意大利GDP累计负增长了9%,“即便二战都没这么惨过”;失业率与2008年相比下降了约8%,但仍然高达11.5%,为此付出的代价却是同期人均可支配收入下跌12%,平均工资自2010年起减少7%,以及工业生产和国内需求大幅减弱,和政府补贴的大量堆积,人们担心一旦补贴减少,现有的一点点微不足道的“经济改善”也会荡然无存。不仅如此,如今意大利人均GDP已降至和1997年差不多的水平,而赤字却并未见减少(意大利公共债务占GDP总量比高达132%,比法国高出1/3以上),这让很多人感到忧心忡忡,更认为“即便中央集权是可取的,但把权力集中到伦济手里却是不可取的”。正是这种不信任感,导致成千上万除反对伦济集权外别无共同语言的各派意大利民众走到一起,并导致了目前我们见到的公投结果。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陶短房

本名陶勇,旅居加拿大的中国专栏作家。曾长期在非洲定居,对非洲政治、经济、文化情况比较关注。涉猎范围广泛,小说、散文、文化评论等都常常见诸出版物,业余时间还以研究太平天国史闻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