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首页>陶短房
意大利公投:并非对“脱欧”说“是否”
2016-12-02 16:13:42 来源:中国经营网

12月4日,南欧国家、欧盟“三大支柱”里最弱的一根——意大利将举行一场宪法改革公投,许多国际舆论将之视作“又一场脱欧公投”。

其实这是个并不准确的概念:意大利公投的“是否选择题”并非有关脱欧、留欧,而是一个看上去“纯内政”的话题——是否同意修改1947年12月22日生效的意大利宪法第138条。

根据这一宪法条款,意大利参议院拥有315个席位,和众议院一样通过普选产生,参议员享有否决众院通过的法案、并进而迫使政府辞职的权利和能量,这一设置迥异于欧美大多数两院制国家,有效避免了战后意大利再度出现可能导致法西斯主义复活的强势政党,副作用则是令该国政府脆弱不堪、动辄“被废”,据统计,自1946年以来意大利已经历了60次政府更迭,平均一年多一点就发生一次。

现任总理、代表左翼民主党(PD)的伦济(Matteo Renzi)是2014年2月22日,通过在党内“拆台”,挤走同属一党的莱塔(Enrico Letta)登上总理宝座的,也是意大利历史上最年轻的总理。上任后他通过了一系列激进的改革措施,包括简化大型工程审批手续(“千天计划”(Millegiorni)、改革银行股东的大会表决体制(由一股一票改为一人一票)、加强经济刺激等,2015年5月,意大利自债务危机后首次录得正增长(0.3%),伦济以此为功绩,趁机推动选举体制改革,希望将参议院席位减少至100席,由现在的普选产生改为类似德国的由地区代表担任,并剥夺参议员除修宪和有关本社区利益等其它议题上的否决权,及在众院选举中推行更有利于大党“赢家通吃”的改进型比例选举制等。

2015年5月4日,意大利众议院以334票赞成、61票反对通过了修宪提案,但在参院10月13日表决中,尽管赞成修宪者以176对16获胜,但因为所有反对修宪的参议员集体离场,这次投票的效力遭到普遍质疑。此后多次类似投票,情况大同小异。急于获得修宪合法性的伦济迫于无奈,不得不采取被欧洲许多观察家视作“政治豪赌”的险招——推动修宪公投:一旦成功,战后意大利“强干弱枝”的局面将被彻底打破,他也会成为二战后第一个拥有更大权力和更稳定任期的强势总理;一旦失败,他很可能彻底葬送政治前程。

为什么这样说?

在意大利参众两院中,参院里伦济的中左翼联盟占有124席,前总理贝卢斯科尼(Silvio Berlusconi)的中右翼联盟117席,前喜剧演员格里罗(Beppe Grillo)的五星联盟54席,中间联盟22席;众院里依靠选举制度的倾斜,中左翼联盟拥有全部630个议席中的340席(得票率则只有29.54%),中右翼联盟124席(得票率29.18%,和前者相差无几),五星运动108席,中间联盟18席。

仅从这一力量对比看,似乎伦济可以予取予求、呼风唤雨,但实际上,由于伦济采用近乎“兵变”手段强行“超车”上台,本党和本联盟内许多议员对他持抵触立场,为此他不得不转而求助于中右翼联盟(前述宪改闯关都是这样做的),这又转而加剧了本党、本联盟内部的不满。这种奇怪的现象导致伦济勉强能搞定众院,却很难迫使参院支持通过修宪约束他们自己的权利。

近日来,打着“C'è chi dice no”(我们是说不的一群人)旗号的示威者不断举行公开活动,反对修宪,呼吁选民投反对票。这些反对者并非“一群”,而是由许多立场迥异者组成的奇怪联盟。他们中有的人支持修宪,但不支持伦济修宪(理由是伦济“嗜权”、“有专权倾向”),有的人认为自2008年至今,意大利GDP累计负增长了9%,“即便二战都没这么惨过”,因此不论中左、中右、中间派,凡在此期间曾经执政组阁的政党都是“天下乌鸦一般黑”,应该换此前从未执政过的五星运动试试看;还有人则认为“现在的选举制度虽然不好,但也比改了的好些”;更有人担心伦济获得更多权利后,会愈发大胆地接纳“地中海难民”。在“C'è chi dice no”手拉手的示威者中,既有支持格里罗的“深右”,也有不满伦济“勾搭”贝卢斯科尼的“深左”。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陶短房

本名陶勇,旅居加拿大的中国专栏作家。曾长期在非洲定居,对非洲政治、经济、文化情况比较关注。涉猎范围广泛,小说、散文、文化评论等都常常见诸出版物,业余时间还以研究太平天国史闻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