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首页>陶短房
“后卡斯特罗时代”古巴会有怎样的变化?
2016-11-30 16:20:57 来源:中国经营网

  11月25日,古巴领袖菲德尔.卡斯特罗(Fidel Castro)去世,终年90岁。

  诚如部分国际传媒所言,卡斯特罗对古巴人的重要性“怎么形容都不过分”,不论在这位古巴人心目中他是“敬爱的‘司令官’(El Comandante,拥护卡斯特罗的古巴人对他的敬称)”,还是“我们的仇人”,他们都不得不承认,自古巴革命至今半个多世纪以来,卡斯特罗的名字始终是所有海内外古巴人生活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一旦这个名字从世间消失,人们将需要很长时间去适应。

  子在川上曰,逝者如斯夫,死者已矣,生活却仍要继续,正如一位自称对卡斯特罗“不吹不黑”的32岁古巴雕塑家卡萨尔斯(Edgardo Casals)所言,“菲德尔的思想仍然很有意义,但我们年轻人必须面向未来,赶紧找到适合自己的新路”,换言之,现在该开始构想“后卡斯特罗时代的古巴”了。

  一些观察家和国际传媒实地采访和观察了古巴人对“司令官”去世的第一时间反应,并普遍指出,大多数居住在古巴境内的古巴人非常担心,随着“司令官”的去世,古巴将难以对抗特朗普(Donald Trump)当选总统后美古关系正常化进程可能出现的“倒春寒”,难以承受随之而来的旅游、商贸、交通等方面收入,毕竟“由俭入奢易,由奢入俭难”,好容易因“解冻”而获得的新鲜空气一旦再度丧失,会令人十分不适。

  不到24小时时间里,许多观察家抱着不同的、有时甚至是截然相反的出发点,期待“后卡斯特罗时代的古巴”会加速开放和政治改革进程,他们期待新政府能够在市场开放、信息自由、政治体制改革、打破领导干部终身制等方面取得进展,并给民营资本、外资以更多的“准入”机会。他们指出,尽管“司令官”2008年就宣布退休,2011年又“再退”了一次,且近年来很少公开发表政治意见,但今年3月奥巴马访问古巴时他曾站出来发表批评意见,4月又再度发表针对美国的强硬言论,这一度让人担心,“司令官”会站出来叫停或拖慢美古关系正常化,以及古巴改革开放的步伐。如今菲德尔去世,劳尔(Raul Castro)可以更无旁骛地推行一系列改革开放的方针政策,从而给古巴带来新的面貌。

  但也有人指出,菲德尔和劳尔兄弟虽然经常一个红脸、一个白脸,但彼此关系密切,并无原则性分歧,很多时候看似反差鲜明的言论,往往是两人心照不宣的“韬略”,目的是尽可能“面面俱到”,安抚和招呼立场不同的方方面面。如果“司令官”健在,劳尔不必担心所谓“七二六世系”(古巴革命元老)的掣肘,一门心思推动改革和美古关系正常化;一旦“司令官”与世长辞,本人也是“七二六世系”成员且高龄86岁的劳尔为维护自身稳定,弄不好会不得不向保守派妥协。

  但这些正反两面的想法可能有些多虑:2011年和2015年,古巴共产党第五、第六次全会通过一系列人事调整,已基本实现了领导阶层的“无痛换血”,打破干部终身制以及开放个体经济、裁撤国有部门岗位、削减政府补贴、鼓励私营经济、允许私人房屋买卖等《经济社会政策方针草案》中所规定的改革内容计300多项已陆续铺开,这些都得到“司令官”本人的公开支持和直接“背书”,也并未受到“七二六世系”的明显抗拒。毕竟,物竞天择是自然规律,“七二六世系”中最年轻的“老干部”也已年逾八旬,“换血”势在必行。2013年,劳尔本人曾宣布至2018年任满不再连任,并公开确认56岁的迪亚兹-加内尔(Miguel Diaz-Canel)为接班人,古巴国内对开放、改革的速度和程度虽然意见不一,但对改革本身则普遍支持。同样,绝大多数古巴国内人士也依然较为认同卡斯特罗推行的某些理念,如教育医疗福利、社会平等,以及“和美国保持安全距离”,劳尔或任何古巴在任、下任领导人,也必然要在改革开放和“保持本色”间寻找“安全平衡点”,以兼顾安全和发展的需要。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陶短房

本名陶勇,旅居加拿大的中国专栏作家。曾长期在非洲定居,对非洲政治、经济、文化情况比较关注。涉猎范围广泛,小说、散文、文化评论等都常常见诸出版物,业余时间还以研究太平天国史闻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