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首页>陶短房
加拿大 当特朗普成为美国总统
2016-11-30 16:11:22 来源:中国经营网

  11月8日,美国总统大选爆出特大冷门,一路不被看好的共和党候选人特朗普(Donald Trump)以无可辩驳的碾压式选举人团票优势击败民主党候选人希拉里.克林顿(Hillary Clinton),当选美国第45任总统。美国是加拿大唯一的陆地邻国和最大贸易伙伴,意外的结果同样在加拿大吹皱了一池“冬水”

  政要们的尴尬

  特朗普的胜选无疑让加拿大政要们感到十分尴尬:在长达一年的选战期间,他们中绝大多数人不仅曾旗帜鲜明地站在希拉里一边,还屡屡用尖刻的语言揶揄、抨击特朗普。

  联邦总理杜鲁多(Justin Trudeau)就是最典型的例子:就在不久前,他还曾盛赞希拉里“具有领导美国的杰出才能”,更屡屡在公开场合称特朗普“缺乏领导一个大国的气质和资质”。

  如果说,仅仅到此为止虽然有失一位友好邻邦政府首脑在谈论邻国内部选举事务时应有的中立立场和政治局风度,却也还不为已甚(毕竟在全球范围内作出类似“扬希抑川”言论的国际知名政要比比皆是),但杜鲁多总理却还曾多次公开指斥特朗普是个“歧视女性、有种族主义倾向、欺凌他人”的问题人物,这就走得有些远了——也正因如此,11月10日上午,也即美国总统大选结果揭晓后不到两天,在新斯科舍省悉尼市的新闻发布会上,一位记者对联邦总理杜鲁多(Justin Trudeau)提出了一个毫不客气的问题——您打算怎么和加拿大的孩子们解释这样一件事,您曾经说唐纳德. 特朗普是一个如前述般糟糕的人物,但这样一个糟糕的人物却当选了美国总统?

  然而杜鲁多绝非在这个问题上走得最远的加拿大政要:联邦新民主党党领唐民凯(Thomas Mulcair)不仅在斥责特朗普“种族主义”、“性别歧视”等方面更加言辞激烈,甚至直截了当将特朗普称作“法西斯主义者”。

  如果说,政治家和领导人可以很容易地说服自己“这都是必须的”,并如杜鲁多总理回应那位记者般,演绎一番“和不论由谁出任的美国总统建立牢固的工作关系,对加拿大而言至关重要”、“和特朗普主动打交道符合加拿大利益”之类大道理,那么早已习惯于“我们是好人,特朗普是魔兽”二元思维逻辑的许多加拿大人,却未必那么容易转过弯来。

  “替古人担忧”

  特朗普的当选显然令许多人无法接受。

  如果说,美国现任总统奥巴马尽管语带不甘,却仍然在选举结果出台后不到24小时打开白宫大门迎接特朗普,启动政权交接进程,按部就班地开始尽一个行将卸任总统的义务;如果说,败选的希拉里虽然打破惯例,将本应在大选结果成为定局后即刻发表的败选演讲拖过了夜,但终究还是“认输”,那么,一些她的支持者(或毋宁说,特朗普的铁杆反对者),却没那么好的心态和风度,连日来他们打着“这不是我们的总统”标语牌,在美国各地展开频繁的示威、抗议,其中一些更演变成暴力行为和警民对抗。

  这股“认赌不认输”的风气也毫无悬念地蔓延到加拿大。

  在温哥华,自11月9日起,位于市区乔治街、瑟鲁街的川普大厦,以及LGBT团体和“大麻党”经常发起集会的市美术馆门前,反特朗普示威几乎天天不断,最多时聚集了数百人,示威者称希望借此促请“特朗普时代的美国”对他们的诉求采取“包容、平等和同情的态度”,目击者称,许多LGBT人士或同情者、环保主义者和人道主义团体参加了示威集会。

  在多伦多,示威者在13日(星期日)举行了最大规模(数百人)的反特朗普游行,他们从菲利普斯广场出发,自皇后街大学大道高举大选期间希拉里支持者曾经使用过、但也备受争议的标语“让种族主义者再次感到害怕”(Make Racists Afraid Again),高呼着指责特朗普“种族主义”、“性别歧视”、“反LGBT”的口号,一路走到美国驻加拿大使馆,一些参与者还不断对媒体发声,呼吁人们“奔走相告、不要对‘种族主义者和不宽容分子作任何妥协’”。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陶短房

本名陶勇,旅居加拿大的中国专栏作家。曾长期在非洲定居,对非洲政治、经济、文化情况比较关注。涉猎范围广泛,小说、散文、文化评论等都常常见诸出版物,业余时间还以研究太平天国史闻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