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首页>陶短房
特朗普是靠假新闻赢得总统大选的吗?
2016-11-21 14:48:52 来源:中国经营网

  当地时间11月17日,美国总统奥巴马(Barack Obama)在柏林和德国总理默克尔(Angela Meerkel)联合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猛烈抨击“社交网络假新闻”,指责“虚假消息”通过“劫持Facebook和google等社交网络平台的算法”误导读者,从而使之真伪难辨并产生错误的看法。

  尽管这番讲话并未直接提到几天前刚刚举行的美国总统大选,但由于选战期间奥巴马曾在为民主党总统候选人希拉里.克林顿(Hillary Clinton)在密歇根州助选时说过类似的话,许多人相信他这是在为希拉里“大倒热灶”败给共和党候选人唐纳德. 特朗普(Donald Trump)寻找“罪魁祸首”——至少许多美国主流媒体是这么理解的,并很快掀起了随声附和、联想阐发的狂潮。

  然而真的是如此么?

  好在选战不过是刚刚过去没几天的事,人们的记忆力还不至于那么坏,人们不会忘记,如果那些汗牛充栋的“大选段子”真能算作所谓“社交网络假新闻”的话,它们究竟是针对希拉里的多还是针对特朗普的多,是针对希拉里的负面内容过分,还是针对特朗普的负面内容过分?人们记忆犹新的是,尽管“编排”希拉里的段子不少,但大多还是基于一些争议性事件,如“电邮门”、“身体不适是否涉嫌说假话”、“当年做律师时的言行”,等等,而特朗普呢?他在短短几个月间被扣上“歧视女性”、“种族主义”、“欺凌他人”、“法西斯分子”、“大魔王”……等形形色色的帽子,而几大社交网络经营者的“选边”取向,是连他们自己都一度毫不讳言的。如果“社交网络假新闻”真的如此神通广大,那么一败涂地的难道不该是特朗普么?

  正如选后不少美国评论家、媒体人所反思并指出的那样,希拉里的失败原因很多,最根本的原因是沉醉在一边倒的所谓“政治正确”、“主流声音”中不能自已,却忽略了“沉默的大多数”。唐代文学家杜牧在《阿房宫赋》中曾说“士不敢言而敢怒”,套用到此次美国大选,就是“沉默的大多数”在一边倒“政治正确”声音压制下或明明有异见却不敢公开表达,或虽然公开表达却难以让大多数人听见,当他们觉得忍无可忍时,只能用选票彰显他们的愤怒,以及他们真正的力量。

  那么,谁又让那些原本并不占多数、至少并不占绝对多数的所谓“主流声音”成为“主流声音”、甚至“绝对声音”的?不是“社交网络假新闻”,而是“主流媒体真新闻”,以及指责“社交媒体假新闻”的某些政治精英,甚至包括奥巴马和希拉里本人。

  正如11月10日MSNBC早新闻专栏主持人乔.斯卡伯勒(Joe Scarborough)所检讨的,在选战期间,大多数美国乃至欧美主流媒体坚定地站在希拉里一边,并无情地将一些情绪化断语扔在特朗普、甚至“支持特朗普这个疯子的疯子们”头顶上,“扮演了不应扮演的拉拉队角色”。“他们心中早有定见,于是开始到处寻找能证明希拉里胜算92%、93%甚至99.999%的蛛丝马迹,并不厌其烦地刊登、播报出来”,这种做法不仅让“主流媒体真新闻”及其所支持者的公信力不增反减,也让希拉里阵营盲目乐观,在最后关头罔顾团队中个别清醒者(如前总统比尔.克林顿Bill Clinton)“小心‘锈带’(摇摆州)”的忠告,最终输得颜面无光。

  在美国的政体下,现任总统为本党候选人站台、助选是理所当然的,但利用行政首长的平台直接用攻击性言语声称对方候选人“不具备总统素质”、“选民不应选他”,仍然有突破底线之嫌,爱屋及乌、恨屋及乌,如果说8年前同样大爆冷门的奥巴马是靠“零售政治”、靠社交网络的魔法上台,是“第一个云时代的总统大选赢家”,那么8年后他的前对手、现盟友希拉里,则无愧于“第一个云时代的总统大选输家”称号——倒不是“云”出了问题,而是生成“云”的“水汽”——传统主流媒体、“精英政治家”所提供的信息、判断离题万里,皮之不存,毛将焉附?11月10日上午,加拿大联邦总理杜鲁多(Justin Trudeau)在新闻发布会上通报自己前一晚刚刚致电特朗普表示祝贺当选,并“期待其早日来访”时,一名加拿大记者毫不客气地提问“您曾经把特朗普形容为一个大魔头,如今您打算怎样和加拿大孩子们解释,本国总理口中的那个大魔头,居然被美国人选作总统”,相信这样的尴尬,几天来绝不仅限于加拿大这位帅哥总理身上。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陶短房

本名陶勇,旅居加拿大的中国专栏作家。曾长期在非洲定居,对非洲政治、经济、文化情况比较关注。涉猎范围广泛,小说、散文、文化评论等都常常见诸出版物,业余时间还以研究太平天国史闻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