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首页>陶短房
民主之彷徨
2016-11-18 09:56:44 来源:中国经营网

  如果说,二战之前,在世界范围内,是实行“君主”还是“民主”,是推行君权、极权还是民权,曾是令许多国家、许多人争议不绝、困扰不已的问题,那么自二战结束以来,这样的争论在世界大多数地方业已不复存在,尽管“怎样才是民主”、“应如何推行民主”、“民主的模式究竟是一种还是多种”等仍难有一个共识,但很少有国家、政党或重要政治人物敢于公开对民主这个概念本身说“不”——至少表面上是如此。他们会说“不,你们这不是真正的民主”,或“请原谅,我们这里情况不同,实行民主要循序渐进”,等由此类的话,但几乎不会说“我们反对民主”。

  总而言之,如果说“什么才算民主”本身尚不能说存在一个公认的“普世价值”,那么,“民主是个好东西”本身,在战后本已无人敢于正面质疑。

  然而近年来,一种对实施民主效果的质疑声渐渐高涨起来,而这种质疑声并非来自民主的对立面,而是来自民主阵营内部。

  从“阿拉伯之春”说起

  许多人曾回忆称,“民主的最强音”出现在2009年6月4日,那一天,美国总统奥巴马发表了当时被许多人兴奋地称作“里程碑”的开罗大学讲演,呼吁全世界15亿穆斯林“有一个新的开始”,这一呼吁被认为是翌年底席卷西亚、北非的“阿拉伯之春”的开场号角。

  2010年12月17日,“阿拉伯之春”从突尼斯“小贩事件”开始激化,并在几个月间蔓延到西亚、北非许多国家,统治突尼斯23年的本.阿里、统治埃及30年的穆巴拉克、统治利比亚42年的卡扎菲和统治也门33年的萨利赫相继被赶下台。

  这惊人的一幕仿佛应验了奥巴马和时任美国国务卿希拉里.克林顿的预言,喜出望外的欧美国家和许多国际观察家开始欢呼“民主的胜利”、“第一次互联网革命”,一些人为独裁者的被推翻而欢呼,更为“阿拉伯世界终于开始跟上国际化和现代化潮流而欣喜若狂”,并迫不及待地给予声援、赞助和推动,并憧憬着这块“五海三洲之地”的“美好未来”。

  一开始似乎一切都按照“民主了什么都好”的“模板”亦步亦趋:卡塔尔半岛电视台、沙特阿拉伯新闻电视台和阿联酋《海湾新闻》固然高唱“民主之歌”,CNN等欧美主流媒体也加入了兴奋的“民主赞歌大合唱”,各路夺权的英雄好汉更如出一辙地挥舞着手中的旗帜,高喊着“一人一票”,推动着修宪、普选和对前统治者的清算——以至于许多人高兴之余,对“民主人士”手中挥舞的步枪和炸弹视而不见。

  但接下来“民主”似乎变得尴尬:在利比亚,“一人一票”演变成“一枪一票”,这个“民主化”的新国家如今不但军阀林立、割据遍地,甚至连“中央政府”都有了两个;在埃及,“一人一票”的结果是原教旨势力上台,最终世俗派不得不借助“不民主”手段,联合军方将“民主”送回了监狱;在也门和叙利亚,“民主运动”很快露出了血腥内战的本来面目,以至于“民主爱好者”们竟惊讶于“找不到谁才是真正的民主反对派”……更让人尴尬的是,正如一些分析家所坦率指出的,在某些保守的阿拉伯国家,即便顺利实现“一人一票”且不横生枝节,其结果也仍然是原教旨的胜利,即“用民主的手段把专制选上台”。

  此前在世界许多地方,民主化往往和现代化、开放化、自由化相伴而来,并通过对比产生明显的“榜样效应”,“民主爱好者”也一直以此为自豪,尽管存在不同意见,但也不过是“民主需要过程”或“要适合国情的民主”这样的“借力打力”,但“阿拉伯之春”却在冷战后、甚至二战后第一次“全概念”出现了“民主的彷徨”——不是说“民主了就好了么”,为什么会这样?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陶短房

本名陶勇,旅居加拿大的中国专栏作家。曾长期在非洲定居,对非洲政治、经济、文化情况比较关注。涉猎范围广泛,小说、散文、文化评论等都常常见诸出版物,业余时间还以研究太平天国史闻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