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首页>陶短房
美国大选结果:不知所措之后
2016-11-18 09:41:14 来源:中国经营网

  很显然,对于本届美国大选的结果,方方面面都有些不知所措,有些尴尬,甚至有些失态。

  直到最后几天,欧洲主要政要还在不断发出针对特朗普(Donald Trump)的、极不友好的贬抑言论,甚至一度说出“特朗普上台将影响美欧关系稳定”、“特朗普的来访将不受欧洲欢迎”等严格说来有些突破传统外交“语言底线”的“过头话”来,平心而论,之所以会如此,并非仅仅因为特朗普曾多次说出些令欧洲人不快、或被认为“政治不正确”的话,而在很大程度上是因为欧洲精英们在欧美主流媒体、智库和“大数据”诱导下,自信地认定“大嘴”绝不会在大选中胜出,非但如此,自己虽然没有美国选票,却可借这种“隔洋喊话”帮反特朗普阵营助威,并顺便卖未来白宫主人一个人情。

  但如今特朗普偏偏赢了,第一时间许多欧洲政要的反应显然有些失态,如德国国防部长冯德莱恩(Ursula von der Leyen)对媒体喊出“太让我吃惊”的话,法国总统奥朗德(Fran?ois Hollande)嘟囔着“欧洲此刻更需自强”,他的外长埃劳(Jean-Marc Ayrault)更莫名其妙吐出句“严重关切”来。

  当然震惊和失态之后“老欧洲”们还是纷纷冷静下来:一直竭力“一碗水端平”的北约秘书长斯托尔滕贝格(Jens Stoltenberg)自然最为热络,不仅祝贺了特朗普的当选,还强调“在新安全形势挑战下美国的领导作用一如既往的重要”;曾“不欢迎特朗普来访”的英国首相梅(Theresa May)和欧盟理事会主席图斯克(Donald Tusk)则演出了前倨后恭的一幕,前者祝贺之余强调“我们会、且一直会是贸易、安全、防务等各方面牢固、密切的合作伙伴”,后者更邀请特朗普当选总统“在方便时出席欧盟-美国峰会”。最为嘴硬的奥朗德虽然仍在“碎碎念”诸如“任何选举结果在民主国家都是正常的”、“大选结果可能导致美欧关系不稳定”,但终究还是正式表达了祝贺,并毫不掩饰地称“已经和德国总理默克尔(Angela Merkel)通了电话”;至于自身也深陷政治危机的默克尔则显得颇为矜持——强调“准备好与特朗普在共同的民主价值观基础上合作”。

  很显然,不知所措也好,尴尬也罢,作为战后最牢固的同盟群体,欧美之间该维持的关系仍要维持,该打的交道必须打,为此以前说过的过头话该咽回的要赶紧咽回,该打的哈哈也要趁早打。特朗普是个7旬老者,更是个成功的商人,当然不会不懂得“到一个码头说一个码头的话”这样浅显道理,美欧关系不论在美国社会思维定式中、还是在美国战略利益层面都是至关重要的,其中北约又是重中之重,鉴于此,短短的不知所措之后,美欧领导人间会很快尝试着“亲热”起来。

  选战期间希拉里团队不断以“普京(Vladimir Putin)傀儡”、“俄罗斯支持”的“红帽子”给特朗普抹黑,而普京和俄罗斯政府、官媒也的确并不掩饰对特朗普的看好。特朗普当选成定局后,普京不但表示了祝贺,还特意强调“希望和特朗普政府打交道会更愉快一些”。尽管特朗普在当候选人时曾表示过对普京的欣赏,但“特朗普总统”却不免要考虑更多的问题:在当今世界,美俄间合作、对抗并存,共同利益和不可调和矛盾交织,但两相比较,冲突、矛盾的层级更高、牵扯面更广,影响也更大,在这种情况下特朗普时代的美俄关系、政府对俄政策也势必受到很多牵制,或许他不会像奥巴马般热心地在叙利亚方向和普京较劲,但也未必如俄罗斯所期待的,会很快松动对俄制裁,在乌克兰、土耳其等方向,甚至可能会比奥巴马更强硬一些(因为奥巴马实在太过“不强硬”了)。特朗普并非傻子,他不会不明白,普京选战过程中说那些和自己“套近乎”的话,就选举本身而言毋宁说帮了倒忙,且这些与其说是普京欣赏自己,还不如说是他实在太反感希拉里.克林顿(Hillary Clinton)了。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陶短房

本名陶勇,旅居加拿大的中国专栏作家。曾长期在非洲定居,对非洲政治、经济、文化情况比较关注。涉猎范围广泛,小说、散文、文化评论等都常常见诸出版物,业余时间还以研究太平天国史闻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