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首页>陶短房
埃尔多安:总统制“战车”不可阻挡
2016-10-28 10:59:32 来源:中国经营网

  自1985年当选伊斯坦布尔市议员后,土耳其现任总统埃尔多安(Recep Tayyip Erdogan)在任何可以用投票表决来裁定的问题上可谓所向披靡:号称“土耳其选举史上第一强人”的他,自1994年起他总共参加过三届立法换届选举、三次地方选举、一次补选、两次公投、三次改制后的大选,竟无一次失败。

  然而惟有一件事是例外:修宪。

  修宪的执着

  尽管自2003年首度当选总理至今,13年来他长袖善舞、软硬兼施,不遗余力地“温水煮青蛙”,将主导土耳其共和国政治生活大半个世纪的凯末尔主义梁柱拆尽,削弱得面目全非,“7.15”未遂政变的真相至今扑朔迷离,即便事实一如埃尔多安所言,这的确是一起“军方在境外势力操纵下的阴谋”,政变方的笨拙、虚弱、不堪一击,也从反面折射出被戏称为“无冕苏丹”的埃尔多安,已在土耳其树立了何等的权威和控制力,而一直扮演“凯末尔主义保护神”的军方,对埃尔多安已几乎构不成什么牵制力——其它势力就更不用说了。

  然而惟独在一个关键问题上,埃尔多安却始终难以如愿——甚至选票也帮不了他。

  这就是修宪。

  为避免土耳其重现专制政体,土耳其宪法规定土耳其实行内阁制,总理由牵头组阁的政党推举,总统任期7年,由间接选举产生,不得连选连任,只是礼仪性的国家元首,并无实质权利。2007年,第二次就任总理的埃尔多安推动修宪公投,同年10月21日公投通过,总统改为直选,任期则降为5年,但可连选连任一次,这在当时就被普遍认为是他有意谋求总统之位,并未雨绸缪将总统“虚变实”的一种手段。2014年8月10日,埃尔多安在土耳其首次总统直选中当选总统,随即不断放风,称“总统权力不够”,当时观察家普遍认为,如果2015年6月立法选举中,他的正义与发展党(AKP,尽管理论上总统是“无党派”的)获得过2/3的议席,埃尔多安将推动修宪,正式改国体为总统制,从而成为实至名归的土耳其最高统治者。

  不料由于异军突起的左翼库尔德政党——人民民主党(HDP)和比AKP更右翼、更宗教化的民族运动党(MHP)夺走大量议席,立法选举中AKP虽仍是第一大党,却自2003年以来首次丧失议会简单多数(HDP、MHP和资格最老的土耳其政党共和人民党CHP合计占据292席,超过总共550席的议会半数),非但公投无望,甚至有可能丢失组阁权,在这种情况下,老谋深算的埃尔多安只得暂时搁置修宪设立为自己量身定制的“超级总统”念头,转而把保住执政地位当作当务之急,通过强调“安全需要”、不断加大打击库尔德武装力度和渲染“稳定威胁”进行政治豪赌——赌其它反对党无法组建联合政府;赌这样一来就必然不得不在短时间内举行第二次立法选举,且AKP必能抓住这一年内的第二次机会“翻本”;赌在选举投票前土耳其一定会“出大事”,迫使选民再次“乱世思明主而非民主”,让自己在隆隆爆炸声中卷土重来。

  果不出他意料,三大反对党间的重重矛盾导致组阁失败,当年11月土耳其再度举行大选,AKP利用国民对“安全问题”的恐惧和反对党的内讧,获得317席,再度成为单一执政党。尽管如此,由于距离触发公投所需的330席还差13席(公投的门槛是议会3/5席位的支持),埃尔多安还是难以顺利发动修宪公投。

  在这种困局下,被称为“埃尔多安的影子”的前总理达武特奥卢(Ahmet Davutoglu)心力交瘁,于5月24日辞职,由对埃尔多安更加惟命是从的耶尔德勒姆(Binali Yildirim)接任,这在当时就被认为是埃尔多安希望给修宪“提速”的强烈信号。“7.15”政变平息之初,埃尔多安为减少自己铁腕打击异己行动可能遭遇的阻力,对争议较大的“修宪”、“宗教与世俗化”等问题暂时避而不谈,但几乎所有人都认为,这不过是权宜之计。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陶短房

本名陶勇,旅居加拿大的中国专栏作家。曾长期在非洲定居,对非洲政治、经济、文化情况比较关注。涉猎范围广泛,小说、散文、文化评论等都常常见诸出版物,业余时间还以研究太平天国史闻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