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首页>陶短房
美国大选第三轮辩论:选情在半梦半醒之间
2016-10-21 14:52:22 来源:中国经营网

  当地时间10月19日,美国总统大选候选人“3+1”电视直播辩论的最后一场,在内华达州拉斯维加斯大学举行。

  正如一些分析家事先所预料的,这是全部三场总统候选人间“面对面”辩论中,共和党候选人特朗普(Donald Trump)感到最舒适的一场:主持人华莱士(Chris Wallace)来自福克斯周日新闻,而福克斯不仅是传统右翼传媒,也是迄今少数仍明确和希拉里(Hillary Clinton)保持距离的主流媒体之一,特朗普虽照例抱怨了“麦克风不灵”,但至少不用忍受如第二场“一对四”般的无奈了。

  这次的讨论主题事先宣布为“债务、移民问题、经济、最高法院法官人选提名问题、外交政策方面的若干问题”,至少在第一段的30分钟(全场90分钟,分3段,每段又个分成15分钟的两小节),可谓本届美国大选期间“最像正常总统候选人电视辩论的时段”。

  在债务和经济问题上,拉斯维加斯辩论台上的特朗普显得更像一个传统共和党人:强调减税,主张减少政府和公共开支,并抨击对手试图给富人加税的政策是杀鸡取卵,这一焦点问题上希拉里似乎处于守势,这并不难理解——毕竟自里根时代以来“新保守主义”在经济话题上已深入美国人心,且过去八年执政的都是民主党,在这个话题上过多纠缠对“干活的人”并不利,而“无官一身轻”的特朗普反倒可以无所顾虑,“大嘴到底”。

  在移民问题上特朗普仍然坚持自己对非法移民的强硬立场,但试图用一种较为轻松的方式表达出来,他将不受欢迎的某些拉美裔移民用蹩脚的洋泾浜西班牙语称为“bad hombres”(坏人),称自己会让他们离开美国,并加强边境控制“直到可以确保他们不再回来”,这遭致希拉里的奚落和不少网友的调侃(有网友在Facebook上戏称“特朗普弄不好就只会这一个西语单词”)。虽然看似火爆,但这个问题其实并无太多辩论余地:特朗普之所以能以大黑马姿态从共和党内提名混战中突围,在移民、难民问题上过激、但不乏铁杆支持者的言论和姿态功不可没,此时此刻他自不能得罪这些“基本盘”;同样,民主党过去8年来一直靠取悦有色人种和少数族裔拢住票仓,本身缺乏这两大人群元素的希拉里,更不敢在这一问题上造次冒险。这种局面决定了两人在移民、难民问题上只能是各说各话。

  最高法院法官人选提名问题是民主党过去八年来最受争议的话题之一,而外交政策方面希拉里和特朗普各有软肋,前者国务卿任上在诸如“班加西领馆事件”和推动“阿拉伯之春”等方面近来饱受争议,而后者从无外交工作履历,选战期间屡屡在这个话题上露怯。此次两人在这两大话题上的交锋乏善可陈——希拉里老练而过多地使用“闪转腾挪”的律师专业技巧,竭力回避可能令自己尴尬的“命门”;而特朗普则似乎明显吃了“专业知识不足”和“专门经验匮乏”的亏,拳拳发力,却总也打不到点子上。

  辩论后半段照例又滑入了和前两场辩论如出一辙的“口水对喷”模式,“你是普京的傀儡”、“你才是普京的傀儡”这种近乎小儿科的相互吼叫,除了让各国围观者多获得一些制作表情包的素材,恐怕也不会有更多积极意义。在这个层面上双方都不能说是赢家,已明显具有优势意识的希拉里“宁少说莫错说”,在大多数时候且战且退,而特朗普在较前两场更宽容的“气场”下则更频繁地祭起插话、打断主持人等招数。

  单论这一场的胜负似乎并无多少意义:从民调和媒体意见角度,希拉里早就“无悬念大胜”,辩论前CNN给出49%对39%、YouGov给出52%对39%希拉里占压倒优势的民调结果(甚至最不亲希拉里的福克斯新闻数据也对特朗普不利),而各路媒体也一反传统上至少表面“中立”的惯例,纷纷公开宣称“必须选希拉里、不能选特朗普”,不但一些右翼媒体倒戈,甚至连Anna Wintour这样的纯时尚杂志也史无前例地公开呼吁投票给希拉里,理由是“她不一定是最好的,但特朗普一定是最坏的”,本次辩论中,特朗普居然被问及“如果你败选会否认输”,对此特朗普未予回应,辩论尚未结束,“特朗普拒绝在败选后认输”的“标题党一句话新闻”便传遍网络。由于厄瓜多尔使馆断了阿桑奇(Julian Paul Assange)的网,如今维基泄密也暂时帮不上特朗普的忙,更何况共和党内仍不时有人打冷枪、使绊子(最新一例是初选败北的卢比奥Marco Rubio,他公开呼吁“不要让维基泄密爆料太多”,理由是“今天倒霉的是对手,明天弄不好就是我自己”)。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陶短房

本名陶勇,旅居加拿大的中国专栏作家。曾长期在非洲定居,对非洲政治、经济、文化情况比较关注。涉猎范围广泛,小说、散文、文化评论等都常常见诸出版物,业余时间还以研究太平天国史闻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