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首页>陶短房
希拉里-特朗普辩论:关心与乱
2016-10-17 15:29:24 来源:中国经营网

  美国总统候选人电视直播辩论自1960年9月26日尼克松(Richard Nixon)-民主党的肯尼迪(John F. Kennedy)辩论首开先河,自1976年9月23日福特(Gerald Rudolph Ford, Jr.)-卡特(Jimmy Carter)辩论开启“3+1”(总统候选人3场,副总统候选人1场)模式,自1988年起改由中立、非营利机构“总统辩论委员会”(CPD)承办后,大体沿用着一脉相承的规则,其中第二场辩论被认为是“重中之重”,因为和第一、第三场的“话题制”不同,第二场采用所谓“市政厅辩论式”,即占总数一半的问题来自盖洛普民调挑选的、尚未决定投票取向的“摇摆选民”,剩下的一半则由主持人临场提出,通常会尽量选择公众和媒体最关注的话题。不仅如此,照不成文的管理,第二场不仅主持人会尽量挑选无倾向性的人选,甚至现场观众也是如此。鉴于这些尚未打定投票主意的“摇摆选民”往往是最终胜负的关键,两位候选人总是会使出浑身解数竭力争取这些选民的青睐,在辩论中煞费苦心地包装本方政治主张,并不遗余力抨击对方的,且这“第二场”也往往是三场中阐述本方竞选纲领最全面细致、指摘对方竞选纲领最无孔不入的一场。

  然而本届似乎是个例外——希拉里(Hillary Clinton)和特朗普(Donald Trump)将更多精力放在了“竞选州长”风格的个人攻击,和大而无当的政治正确上。

  个人攻击方面无须多言:此次辩论前特朗普几年前一次对女性侮辱性言论被曝光,特朗普被迫公开道歉“消毒”,对此希拉里自然不依不饶,而特朗普则情急智生,搬出比尔.克林顿(Bill Clinton)的“拉链门”来“推档”,力图用对方丈夫的“不说却做”来反衬自己“光说不练”其实也算不得很糟,甚至索性拉出几个“比尔的女人”来玩现场秀。而特朗普当然也毫无悬念地反戳对手“邮件门”,而对手则借炫耀“杀死拉登(Osama bin Laden)”的“丰功伟绩”顾左右而言他。这一部分本该是“花絮”,却占用了90分钟“比赛时间”的相当一部分,谁胜谁负,见仁见智,但有一点是可以肯定的——这一部分双方格调都不高,得分也相当有限。

  “政治正确”方面,作为政治老手,希拉里显然准备得更充分。辩论伊始她就借一位教师的提问正面阐述了“四大目标”(为每个人提供资源、从学前班到大学的全教育体系支付、全体美国人“真正的团结”和“为下一代、下下一代人工作”)、“一个口号”(克服分歧,让我们一起越变越强),并在辩论中不止一次地阐述“美国价值观”。当然,突出自己“政治正确”的另一端,是揭露对手“政治不正确”,在这方面希拉里可谓“火力全开”,竭力试图将对手塑造成为“美国价值观的敌人”。

  与之相比,一贯“大嘴”的特朗普在这方面显得零碎无序,似乎一直忙于应付两位主持人和希拉里的“三打一”,而无暇正面、系统地来一番完整的“主题阐述”,尽管如此,他仍然在招架推档中尽可能为自己的“政治正确”进行“微创整容”,原本争议极大的反移民、反穆斯林措辞变得明显温和,“尊重妇女”被他反复挂在嘴边,而“让美国人变得更有安全感”和“创造就业机会”、“增加美国竞争力”这些“政治正确”台词也源源涌出。

  事实上“政治正确”也有绝对、相对之分,前面提到的这些属于任何美国政治家都不得不顾及、任何色彩的选民都会认同(至少嘴上认同)的“绝对政治正确”,而“相对政治正确”则是本党铁杆选民眼中的“正确”、对方铁杆选民眼中的“不正确”,通常这类话题在第二场辩论中会被有意无意淡化,因为如前所述,第二场的主旨是争取“摇摆选民”。但此次的情况有所不同,两位候选人似乎较近几届任何一对大选对手都更关注本方基本阵营的感受,希拉里在辩论中连篇累牍地为奥巴马(Barack Obama)“全民医保”背书,甚至要对手为阻挠、诋毁“奥巴马医保”道歉,而特朗普则反复强调减税——众所周知,民主党一直支持全民医保,并不惜为此增加税收,而共和党则长期坚持低税收、低福利路线,在这个问题上,双方可谓畛域分明,互不妥协,而大多数美国人对此也早有定见,最终无非看哪一种“相对政治正确”在本届占据上风而已。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陶短房

本名陶勇,旅居加拿大的中国专栏作家。曾长期在非洲定居,对非洲政治、经济、文化情况比较关注。涉猎范围广泛,小说、散文、文化评论等都常常见诸出版物,业余时间还以研究太平天国史闻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