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首页>陶短房
美国人的“克林顿”情结
2016-09-13 10:21:21 来源:百度百家

  7月24日起在美国费城召开的民主党全国代表大会本应是希拉里.克林顿(Hillary Clinton.)的一个节日:在经历了8年前出乎意料的挫折,和8年漫长等待后,她终于可以历史性地成为美国首位主要党派总统候选人,名正言顺地竞逐美国历史上首位女性总统,从而以总统而非“第一夫人”身份重返阔别16年之久的白宫了。

  然而人算不如天算,党代会开幕前两天,维基泄密突然爆出的“新电邮门”让无数民主党支持者对希拉里“粉转黑”,尽管她不出意料地照样获得了前述种种“战果”,却因为再次让公众强烈感受到其“政治不诚信”而显得黯然失色,甚至连仅存的党内选举对手桑德斯(Bernie Sanders)照例建议跳过“唱名投票”程序并呼吁支持者转投希拉里的票,也被自己的拥趸喝倒彩。正如《芝加哥论坛报》编委会成员、著名媒体人佩奇(Clarence Page)所言,突如其来的“新电邮门”让民主党代会成了一场闹剧,也让“胜利者”希拉里饱尝尴尬之苦。

  但乱哄哄的党代会也并非毫无亮色,一片嘘声中仍有两位演讲者的发言赢得满堂彩,一位是素来以口才见长的现任第一夫人米歇尔.奥巴马(Michelle Obama),另一位则是希拉里的丈夫、前任美国总统比尔.克林顿(Bill Clinton)。

  在7月26日晚间的演讲中,为妻子“站台”兼“补锅”的比尔.克林顿巧妙地渲染了希拉里“人性化”的一面,恰如其分地回顾了两人的恋爱经历,甚至煞费苦心地透露自己首次求婚遭拒的“小花絮”,力图让听众们相信,自己的妻子兼“最佳好友”是“天生的领袖、优秀的组织者,我一生中所见过最好的改革者”。他甚至拿自己举例称,“我个人经验表明,听从希拉里的建议是十分管用的”。

  其实对于“克林顿一家”,美国人的心态是非常微妙的。

  许多民调显示,尽管有“拉链门”等不甚光彩的纪录,比尔.克林顿仍然是美国战后最受欢迎的前任总统之一(仅次于里根),之所以如此,首先是因为在其8年任期内,美国巩固和扩大了后冷战时代所确立的政治、经济、军事全方位优势,并且在经济、民生等诸方面拿出了冷战后最为耀眼夺目的答卷,其次则是他作为民主党籍总统,首次在当代真正表现出些许(当然不可能是全部)“全民总统”的色彩,在一些关键话题和重要岗位上能做到摒弃党派成见,也能在实用主义原则指引下及时修正自己此前不合时宜的观点、政策和做法。如果说,“拉链门”事发后仍然尴尬任满剩余任期时的比尔.克林顿未必令当时的美国人感到十分满意的话,那么经过小布什-奥巴马两位、四任期后,感受到更多现实挑战、压力和困难的美国人,才更加体会到“克林顿时代”的弥足珍贵,和比尔.克林顿作为一名美国总统的价值所在。

  同样,不少美国人对希拉里.克林顿也颇为欣赏,因为她既以所谓“民主党内的共和党人”著称,令传统上更亲共和党的工商界大亨们感到“她是自己人”,又非常善于调动民主党传统支持者——妇女、少数族裔和中低收入者的人气,且善于包装和造势,每每给人以“天生领导者”的第一印象,正如一位笔者朋友、曾经的希拉里狂热支持者所坦言的,许多他身边的朋友都坚信,美国既然已有了首位非洲裔总统,那么迟早必定会有首位女总统诞生,而“这个人舍希拉里.克林顿其谁”。

  问题在于“两个克林顿”的粉丝似乎并不重合,甚至在很多时候是彼此矛盾的。

  不少比尔的支持者甚至在其任职期间都颇不满时任第一夫人希拉里.克林顿所扮演的角色,及其发挥的作用,一位美国朋友称,如果此次费城党代会上比尔所谓“我的经验是听希拉里的建议十分管用”是肺腑之言,则“不少比尔迷当初的反感不无道理”(他们当年戏称希拉里是“幕后总统”,而这种“垂帘听政”的感觉在美国社会并不那么受欢迎,因为美国人会认为自己投票选的是总统,并没有选第一夫人来治理国家),反之则“比尔在说谎”。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陶短房

本名陶勇,旅居加拿大的中国专栏作家。曾长期在非洲定居,对非洲政治、经济、文化情况比较关注。涉猎范围广泛,小说、散文、文化评论等都常常见诸出版物,业余时间还以研究太平天国史闻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