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首页>陶短房
韩进:一叶而知天下秋?
2016-09-07 14:49:27 来源:中国经营网

  由于前几年对全球航运市场形势严重误判,韩进在扩大运能、更新船只方面步子买的过大,导致连续6年亏损,截止去年底,共欠韩国产业银行(KDB)、韩亚银行(KEB)、韩国农协银行(NH)、友利银行、KB银行、韩国进出口银行等债务约计6.6万亿韩元(59亿美元),负债与股东权益比达到惊人的近850%。今年上半年起,韩进不断放出“大韩航空(韩进子公司)注资”、“和马士基合并”、“和现代商船(韩国第二大海运公司)合并重组自救”等方案,其中最后一个方案因获得由KDB牵头的债权人集团支持而一度备受瞩目。但正所谓成也萧何、败也萧何,8月30日,KDB突然宣布“无法接受”韩进的重组方案(韩进仅由大韩航空注资4000亿韩元即约3.57亿美元,却希望KDB牵头的债权人集团同意韩进延期偿还总计10200亿韩元、约合9.1035亿美元的债务),将在该方案拟订到期日(9月4日)停止对其支持和提供资金,这在一夜间让韩进股价暴跌26%,8月31日,面临资金链彻底断裂的韩进不得不申请破产保护,韩国法院随即宣布冻结韩进全部资产,并责令其必须在11月25日前提出新的重组计划,文章开始的混乱一幕随即发生。

  在度过最初几天的混乱后,部分已支付欠费的阳明集装箱被允许提取,惊惶和混乱有所缓解,但正所谓“一叶而知天下秋”,人们当然不会天真地认为,危机已经过去。

  正如知名船运分析博客Zero Hedge所分析的,韩进事件可能产生“人们始料不及的全球性效应”:由于海运业及其上下游产业都具备高杠杆和严重依赖资金链的特性,一家大公司资金链断裂会迫使上下游因“没有时间等待余震”而采取如此次扣船、拒绝放行般的断然措施以止损,这势必导致对全球供应链的“瀑布效应”,甚至造成全球物流的严重混乱。

  韩国国际贸易协会和韩国海事事务所表示,9月1日起原由韩进覆盖的许多航线运费飙升,原本釜山-洛杉矶40英尺集装箱运费为1100美元,9月1日起升至1700美元,同比上涨55%,海事事务所称短期内釜山至北美和欧洲航线运费平均分别将上升27%和47%,这意味着韩国出口成本年增加4407亿韩元(约3.93亿美元)。

  在北美,传统的零售业旺季为美国“黑色星期五”起,包括加拿大“节礼日”和美加两国圣诞-新年假期的短暂几周,此时正逢为这个“大日子”备货的关键时刻,韩进事件迫使美国零售业领导者协会(RILA)致书美国商务部及美国联邦海事委员会(FMC),称此事“显然会带来重大负面影响”,并令美国货主遭到巨大挑战,更可能“对北美消费者和整体经济构成威胁”。一些北美零售巨头则被认为可能是最大受害者,包括沃尔玛、Target、JCP、家得宝等,截止目前这些零售巨头普遍表示谨慎,如沃尔玛和Target发言人均表示“正观察事态发展”,而家得宝等甚至表示“问题不大”、“跨太平洋航线并非只有韩进一家承运商”。但果真如此么?

  丹麦海运咨询公司SeaIntelligence Consulting的CEO詹森(Lars Jensen)认为,如果韩进的破产保护程序拉得过长,其全球船只运营网络很可能崩溃,并对整个集装箱船运业构成阶段冲击,而韩进作为“大到不能倒”的巨头,破产保护申请不但需在韩国、也需在欧洲和北美提交,这可能导致部分货主要花上几个月时间才能收到自己的货。

  有分析家指出,韩进的破产对净出口占GDP总值50%的韩国经济将构成沉重打击,而由于THE Alliance中有太多“日本元素”,且这个匆匆成立仅几个月的联盟,主要成员多系去年至今年原四大航运联盟“大洗牌”后被挤出前两大联盟的“落伍者”,或多或少和韩进“同病相怜”,韩进事件对同样严重依赖出口和海运的日本经济,也会形成很大冲击。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陶短房

本名陶勇,旅居加拿大的中国专栏作家。曾长期在非洲定居,对非洲政治、经济、文化情况比较关注。涉猎范围广泛,小说、散文、文化评论等都常常见诸出版物,业余时间还以研究太平天国史闻名。